提起YSL很多人都不陌生,不少男生为自己女朋友准备礼物的首选,而女孩子们更是陶醉在YSL的口红、香水中无法自拔。虽然说现在的YSL在彩妆领域更被大家所熟知,但其实YSL的创始人伊夫·圣·罗兰在服装方面的成就才是无人可及的。

伊夫·圣·罗兰出生在一个上流社会的家庭中,是男爵的后裔。他的家境富裕,父亲从商拥有保险事业及电影制作事业,因此从小在家中就可以经常从晚宴上接触到许多时装服饰,这些华美的服装带给他的是高品位的审美。四岁的他就已经成为了母亲和阿姨的参谋,年轻女士们参加晚宴的服装饰品,都要经过他一一鉴赏建议。七岁时,他拿起蜡笔、剪刀、卷尺,为自己的玩偶开始创造衣服,而到了九岁时,他的生日愿望已经不是拥有新的玩具和想要的任何礼物,而是说:“让我的名字出现在香榭丽舍大街的霓虹灯上吧。”

超强的动手能力和优质的审美让伊夫·圣·罗兰距离自己的愿望越来越近,十七岁时他参加了国际羊毛事务局的设计比赛,获得第三名,也是在这个比赛中他认识了当时二十岁的卡尔·拉格斐,也就是后来香奈儿的“老佛爷”,他们因为这一场比赛而成为好友,此时的他们并不知道他们之后的人生会那么紧密的交织在一起,紧接着十八岁的圣罗兰以一套不对称的黑色鸡尾酒宴服夺下第一名,《VOGUE》杂志采用了其设计。

圣罗兰高中毕业,《VOGUE》主编对这个能设计出不对称黑色鸡尾酒服的年轻人记忆犹新,他推荐圣罗兰去了Dior的创始人克里斯汀·迪奥的门下,已在时尚圈内崭露头角的他完全可以达到迪奥先生的标准,于是在他二十岁的那年Dior三分支一的时装都出自圣罗兰的设计。1957年的10月24日,随着迪奥先生的去世,21岁的圣罗兰临危受命,接下即将举行的发表会,圣罗兰利用黑色毛绸设计出饰有蝴蝶结的及膝时装,因此一炮而红,被称为克里斯汀·迪奥二世,因此成为Dior的首席设计师,此时年仅21岁。

然而好景不长,1960年时,随着阿尔及利亚战争的爆发,当时在时装界已经有一定位置的圣罗兰被迫入伍,不善团体生活、性格内向的他,表现出了相当的紧张和不安。于是他宣称他精神崩溃了,接着他被送到精神医院进行治疗,在两个半月的治疗时间里,医院使用了大量镇定剂来阻止圣罗兰离开,虽然后来他还是获准出院但是却这一生都离不开麻醉药,而因为药瘾,使圣罗兰经历过酗酒、嗑药、自杀的生活。

出院之后的他生活无法恢复原样,还遭遇了事业上的滑铁卢,他不再属于Dior的首席设计师,甚至,没有任何人愿意救济他。但这时他曾在迪奥先生的葬礼上结识的一位贵公子皮埃尔·贝尔热却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在圣罗兰事业的低潮期,皮埃尔为他募集资金,甚至变卖了自己的公寓和名画,帮他成立了属于自己的公司YSL。

成立个人品牌之后,圣罗兰的设计风格与在Dior时完全不同,他所创造出的时尚单品一度令上流人士震惊,表达出强烈的反叛精神,如今潮了半个世纪的吸烟装便是其中之一。穿上吸烟装的女性,既有男性的英气,也有属于女性的柔情。圣罗兰生前的知己与缪斯女神穆斯贝蒂·卡特鲁就曾亲自诠释过吸烟装,虽然在那个思想被严重禁锢年代女性穿裤子并不被大众所接受,但这更能展示出圣罗兰是做出了怎样一个伟大的革命。

圣罗兰是设计上的天才,但在管理公司上他却一窍不通,因此从从品牌的商业运作,到资金管理,再到圣罗兰的私人别墅,全部都是皮埃尔一手包办,甚至在生活上圣罗兰也被事无巨细的照顾着,他们俩的感情早已超越了友情。看上去圣罗兰和皮埃尔两个人已经融入了彼此的生活不可割舍的时候,一个人的出现却打破了这一局面,这个人还不是别人,而是香奈儿老佛爷卡尔·拉格斐这辈子唯一在媒体面前承认过的爱人贾可。

当时圣罗兰和皮埃尔的感情正处于瓶颈期,他需要新的灵感,就这样贾可抛弃了卡尔,圣罗兰抛弃了皮埃尔,两个人走到了一起。但贾可是一个风流公子,他从来都是希望能够吸引到所有人的目光,圣罗兰和他在一起的快乐短暂但刺激,贾可让圣罗兰沉迷于纵情、酗酒、嗑药,这些都是贾可的拿手本事。不过情场老手贾可也没有和圣罗兰纠缠太久,贾可只跟伊夫疯狂了很短一段时间就有了新的猎物,甩了身体和精神都几乎崩溃的伊夫,留下一堆烂摊子。

他终于还是回到了皮埃尔身边,这个用一生来温暖他的人,圣罗兰66岁时,他告别了这个带给他无限辉煌的时尚界,回归普通的生活,72岁时,他因癌症去世,在巴黎举行了葬礼,而陪在他身边的,仍然是皮埃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