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思燕,1981年10月23日生在北京北京海淀区,我国大陆女演员。 一九九七年拍攝“水晶之恋”的广告宣传进到演艺圈。一九九八年拍第一部戏《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而被观众们了解。二零零三年出演《少年天子》中乌云珠一角而爆红;二零零五年因出演古装神话剧《聊斋》和《欢天喜地七仙女》而得到 普遍关心;2008年参演民国剧《最后的格格》;二零零九年出演的民国剧《玫瑰江湖》和情感剧《孽缘》及其二零一零年出演的青春偶像剧《爱要有你才完美》和神话片《天师钟馗》均得到 另外段收视率总冠军。

  2007年霍思燕参演第一部影片《我要成名》,凭着此片入选第二十六届我国香港金像奖最佳新人奖和我国港台电影金紫荆奖最佳新人奖,并得到 国产电影导演协会最佳新人金奖;二零一零年凭着《迷城》入选上海市电影节最佳女配角奖;二零一一年凭着影片《梦游3D》入选日本东京电影节最佳女配角奖。

  2014年与演员杜江完婚并于9月19日生下一子,同一年11月再出拍攝的爱情偶像剧《爱情面前谁怕谁》开播。2017年10月出演生活剧《再见,老婆大人》。2016年2月21日霍思燕主演的电视剧《草帽警察》在央视电视剧频道开播;4月份报名参加综艺节目《跑男》;五月9得到 第二届中国与美国国际性上海电视节最佳女配角奖。

  霍思燕和王宝强关联揭密 女生追男生太积极被拒

  霍思燕一向给人青春年少的觉得,尽管中后期转型发展性感迷人线路,可是依然被不少圈内男明星青睐。无可奈何霍思燕针对甄子丹十分偏爱,在制作宣传片时,分毫不忌讳向一旁的甄子丹求爱,暗示着了解甄子丹晚了两年,否则就一定会嫁个甄子丹,己婚的甄子丹显而易见把持不住,已很令人满意自身的婚姻生活而回绝霍思燕的一往情深。

  霍思燕好像对告白无法自拔,曾自暴化妆造型师“商谈”她和王宝强,将盛行圈里的大牌明星自用补水面膜“膜派活炭补水面膜”交到王宝强,使他去讨霍思燕“欢喜”,可是王宝强“不高兴”,或许霍思燕并沒有意识到每段亲身经历中积极的她并不被喜欢.

  霍思燕和朋友王宝强1998年便了解,两个人协作过三次,提到对相互的体会时,霍思燕表明:“我与王宝强早已相遇了十年,但大家离感情自始至终還是差一步。”

  王宝强:我是北京市“事佬佬”

  作为天津人,王宝强在银幕或荧幕上的地区特点好像并不那麼显著,可是王宝强表明,他实际上挺“北京市”,挺“事情”,“她们都要我事佬佬,便是非常爱张罗,比如演戏时这个地方该放什么,那个地方该怎么做,我常常会说一说,嘿嘿。”昨日,由于霍思燕不经意中谈起是她详细介绍王宝强来演这一部戏的,节目主持人就拿他们开启了玩笑话,两个人坦陈,早已了解了十年,是关联非常好的盆友,但仅限此,霍思燕说:“大家离感情差一步”。演戏时也有些人想商谈她们,霍思燕就玩笑地表明,“如果我们五十岁了都都还没婚娶,那我们俩就在一起。”想不到,王宝强回她,“那么我49岁一定先找人完婚。”问及王宝强现实生活中钟爱哪些的女生,他有点儿过意不去,霍思燕在旁边替他说道:“王宝强不愿寻个圈里人,他期待他演戏时,自身的恋人能够陪在母亲身旁。”那他合适找什么人?霍思燕说:“粉絲挺适合的,嘿嘿。”说得王宝强不太好当众说“不”,只能埋首,“对,对!”

  霍思燕:大伙儿交往像亲人

  霍思燕看起来精巧精美,非常像江南女子,但实际上她也是个纯正北京大妞。针对可以演《风车》,霍思燕说:“由于我是北京人,以前拍戏的情况下必须留意说准普通话水平,尽量减少一些北京老字号的话音,但在《风车》摄制组里要的就是这个北京市味,因此觉得很亲近。但是长时间没讲过,我感觉自身的老北京话都是有少量疏远了。并且这也就是我继十年前的《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后再扮北京市戏。”但是,演戏期内,霍思燕却遇人生道路大关,她的一位家人得了病重,拍完戏这一家人也过世。追忆那一段亲身经历,昨日霍思燕谈及王宝强及同摄制组大家对她的关怀,小表情里表露的全是感谢,“我认为拍这一部戏,大伙儿交往得好像一个大家族一样。”

  个性化很“北京市”的霍思燕私底下是个直性子,善解人意轻快的女孩,她的“善心”从她养动物这种关键点能够看得出,早期她自编了一个潮服知名品牌,而衣服裤子的设计灵感与设计方案都来自于她养的小宠物。昨日王宝强也衣着她设计方案的衣服裤子,上边的花纹图案便是宠物犬咬的肉骨头。霍思燕说,她家里数最多时养过六条狗,第一条狗是王宝强家的小狗狗生的,有一次小狗狗得病,她气得泪水都往下掉。霍思燕在《风车》中苦追王宝强十几年,十分固执,她表明自身在现实生活中尽管没法做到像剧中人那般,但实际上她也是一个十分重视情感的人,“假如找到适合的情感,因为我会以便它而固执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