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是需要隐私的,没见我在看病吗?”

“我……我……我……我……对不起!我没注意到。”

那小护士瞥卢畊弘一眼,想到刚才一幕,脸红红的。

伍苇静板起脸来说:“走之前你把地板清理干净吧。”说完她再瞪卢畊弘一眼,脱起衣服来。

她的白大褂已经不能再穿了,不知道有没有浸到里面去,要那样就麻烦了,她没带裤子替换。

白大褂一去,她玲珑有致的身段便显了出来,看得卢畊弘狂咽口水,显然刚才还没满足。

“哦!”小护士应了声,从办公桌上抽了几张纸巾自卢畊弘身边小心翼翼的过去,然后弯腰擦起地上的污物。

她后背正好对着卢畊弘,一弯腰臀便显了出来,护士裤很薄,又是粉色的,卢畊弘不仅能看到她底裤印出的痕迹,甚至能隐隐辨认出她底裤的颜色,似乎是白色的。

他想到小护士在清理的是自己的东西,竟是瞬间又来劲儿,直挺挺的立了起来对着小护士的臀,正好被伍苇静看到,伍苇静惊讶的看着卢畊弘,卢畊弘都没好意思跟伍苇静对视。

小护士走了她才揶揄着跟卢畊弘说:“我看你挺强的啊,才这么会儿功夫就恢复了。”

卢畊弘腼腆的说:“不是一回事。我这样是没事,只是真的要弄,每次到门口都不行。”

伍苇静点点头说:“经过刚才的试验……你这应该是心理问题,不过还不能确诊。”她拿钢笔敲着桌面沉吟半晌跟卢畊弘说:“这样,我有个办法应该能帮到你,不过在这里不是很方便。等我下班以后,我带你去个地方。”

卢畊弘答应说:“好。要不,我等你下班吧,反正我今天休息。”

伍苇静说:“行。”完了笑眯眯看卢畊弘,越凑越近,卢畊弘还以为她要对自己做什么,正紧张呢,却听她说:“你是不是喜欢刚才那个小护士?她叫潘小米,新来的实习护士,还没有男朋友,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介绍?”她吹在卢畊弘脸上的气息香香的,弄得卢畊弘的心痒痒的。

卢畊弘虽然意动,还是慌忙摆手说:“不行不行,我都三十了,那小姑娘最多十八九岁,不合适。”伍苇静知道他单身。

伍苇静格格笑说:“你们才差十一二岁,现在的小姑娘就喜欢大叔,没准她喜欢你呢,要不然她看你怎么老脸红?”

卢畊弘也不知道自己伤到哪根筋了,听见伍苇静这么说,竟然有点生气,继而冲动的跟她说:“我不喜欢小姑娘,我喜欢像你这样的成熟女人。不瞒你说,其实你是我的理想型,要不是你已经嫁给徐岱川的话,我都想追你了。”

“你瞎说什么呢?”伍苇静被他弄得慌了手脚,推他出去说:“你在外面等吧,现在离下班不到一个小时了,我一会儿找你。”

卢畊弘到门诊大厅坐着,心还是扑通扑通直跳,没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