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一笑:“那边儿坐,喝茶。”

钱满拉着林香坐下没多久,就有穿工作服的女侍者端上来一个托盘,盘子上全是精致的茶点。

突然,包厢的门关上了,林香有些害怕。

钱满宽慰她说:“别担心,我只是需要个伴陪朋友喝早茶。”说着给林香递了杯茶过来。

林香下意识接过呡了一口,听着钱满跟朋友吹牛,她一刻都呆不下去了,这时才知道奇怪自己怎么就愿意跟钱满上来。

她突然感觉身体越来越热,控制不住地贴在钱满身上。

林香手足无措地四下望去,目光一下子聚焦在茶杯上……

她就是从喝了那杯茶后才觉得不舒服的,那杯茶,分明是钱满给她的。

林香简直不敢置信,他竟然给她下料,这肯定是有计划的。

她开始后悔了,想死的心都有了,却发现脚上绵软无力,站起来都费劲。

林香拿起外套就走,钱满竟不拦她,只是玩味的看着她。

林香紧赶慢赶地出了百芳楼的门,没再回头看一眼。

她走着走着,突然脚软跌下,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林香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人从后面抱住。

“走这么快干什么?嗯?”钱满的声音带着粗气,他的头搁在她脖子上,咬了下她的耳朵。

“你为什么要在我的茶里面下料?”林香恨得牙根痒痒的。

都说兄弟妻不可欺,钱满明明知道她是张志明的老婆还对她下手,这人得有多坏。

“什么?”钱满却是瞪大了眼,不可思议的样子:“你被人下料了?”

林香一点都不相信他,奋力推开他就跑,她知道钱满不会放过她的。

也是运气好,恰好被她拦下一辆出租车,钱满骂了句“靠”跑去开车,她叫司机加速就跑没影了。

她迷迷糊糊的给司机报了个地址就躺下了,司机怕事,把她送到地方后见喊不醒她,车钱也不要了,扔下她就跑。

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在医院,然后有个人过来问她说:“林香,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我去给你叫医生。”说完就跑了。

陈杰?他怎么在这儿?

林香费力的坐起来,医生恰好赶到,劝阻她说:“你还是躺着吧,我给你检查检查。”

一番检查后他跟陈杰说:“她没事了,药效过了,回家休息就行。”

林香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她失去神智前居然是赶到老陈家里去了,恰好陈杰出门看到,就把她送到了医院。

林香感觉浑身不舒服,上厕所换下病号服的时候,总觉得似乎发生过什么,但又不确定。

知道林香家里没有人,担心林香回家后还会不适没人照顾,陈杰非要林香跟他回家,说他还在休息,正好可以看着。

这老板人太好了,林香很感动,只是看到老陈的时候她很不好意思。

她对陈杰产生了异样的感觉,觉得陈杰长得帅,人又好,要能做她老公就好了,可她又跟老陈那样了,心里难免觉得膈应。

老陈每次看她的眼神都像要吃了她一样,真让老陈得逞的话,她跟陈杰的事就想都不要想了。

这么想着她就更不好意思了,自己都有老公的人了还想这些有的没的。

下午的时候张志明给她发了条微信,说晚上要加班,凌晨才能回家,在陈杰的挽留下,她就在老陈家吃了晚饭,呆到晚上十点才说要回家。

陈杰一听起身说:“那走吧,我送你回家。”

林香脸一红,也不拒绝,甜甜地朝陈杰点了点头。

车开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了,陈杰陪她等到电梯才离去。

林香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暖暖的。

有钱到陈杰这种程度还这么有风度的男人已经很少了,她不知道陈杰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总觉得陈杰看她的眼神里有些什么,心情不由得有些激荡。

电梯往二十二楼走,林香出来拿钥匙开门,门刚打开,突然一阵风扑过来,然后她就被人挟持着推进了屋里,被扔在沙发上的时候,她瞧见那人的脸,吓得心都凉了。

“嫂子,你好呀!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刚刚那个男的是谁?”

林香紧张的抓着自己的衣服,问钱满说:“你想怎么样?我警告你,你最好快点出去,我老公就要回来了。”

钱满坏笑着逼近,说:“骗谁呢?你以为我不知道张志明今晚加班?你跑哪去了?我在这等了你一天了。”

林香只觉得浑身寒毛直竖,这男的太有毅力了,他这次来肯定不安好心。尤其经过早上的事后,她再不把钱满当成可以幻想的男人。

“你管我去哪了,你赶紧给我滚,要不然我喊人了。”

“你喊呀!我又没拦着你。不过等你喊,我就把你扒光了扔出去给人看,看谁比较丢脸。”钱满笑眯眯的,一点都没把林香的威胁放在心里。

“那我报警。”林香说着就拿手机。

钱满抢过去狠狠摔地上,手机顿时稀巴烂,林香瞧着脸色一变。

他摔完了靠过来压在林香的身上,一手扶在林香的腰,强行压制林香的反抗。

林香挣扎了没效果,想喊救命又不敢,等被他触上,嘤咛了一声脸就红了,按着他说:“不要……你不可以这样……”

她的话还没说完,钱满一使劲,她顿时就没了力气,就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脏砰砰作响,像有条小鹿在撞。

钱满的技术太好了,林香瘫软在沙发上,面色艳红,气喘吁吁。

“这么配合?你想了?”钱满像老狐狸一样笑了笑,竟是起身跟林香说:“陪我上厕所吧,憋死老子了。”

林香点头又慌忙摇头,脸涨得通红:“我不去。”

钱满哈哈大笑,也不怕她逃跑,竟是自顾自进了厕所。

卫生间的门关上,林香魂不守舍地坐在沙发上,正在发呆,突兀的,“啪嗒”一声,锁开了,但,却不是厕所的锁……

下一刻!

“老婆,我回来了。”张志明的身影从门口出现,他一边换鞋一边解领带:“吃饭了吗,饿不饿?要不要出去吃点儿宵夜?”

张志明的询问声不间断地响起,而林香几乎是在看见他进门的一瞬间从沙发上猛的站起身来,放在身侧的手微微颤抖。

“老……老公。”林香咽了咽口水,余光不自觉地往厕所看去,紧张道:“你怎么提早回来了?”

“事情做完了,赶着回家陪你啊。”张志明笑了下,眼底带着疲惫,搂过林香,“吧唧”一声,大大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怎么,不乐意啊?”

“没有,怎么会呢。”林香也装作温柔地挽住张志明的胳膊,把他往房间里带:“你今天工作一天,还加了班,太辛苦了,我给你按一按怎么样?”

林香紧张地心脏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要是被张志明发现……

她简直不敢往下想。

“老婆你真好。”张志明顺手放下公文包:“你先去房间等我一下,我去上个厕所,很快就回来哦。”

“厕所”两个字刺激得林香浑身一抖:“不要……”下意识开口,林香意识到说的不对,马上改口撒娇道:“不要嘛,人家好不容易想给你按一下,你怎么一点面子也不给我……”

“不是不给面子,老婆,我是真的有点想上厕所……”说着就往卫生间的方向走。

林香急疯了,不敢明目张胆地拦他,太刻意反而会让张志明产生怀疑。

她突然叫道:“老公,你快来看我买的衣服……是,是你喜欢的款式哦。”她这是提醒钱满自己老公回来了,并给钱满制造机会溜出去。

如果是白天,钱满就是到访那也没什么,光明正大的出来都没事。但这大半夜的,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家里,孤男寡女的,怎么都说不清。

“好,我一会儿看。”张志明嘿嘿一笑,握住门把手,轻轻一扭……

林香的心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她眼睁睁地看着张志明进去,里面传来哗哗声。

浑身的紧绷让林香有些发抖,她忍不住也往那边走了几步,正在想里面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却突然听张志明大叫一声:“老婆!”

“啊!”林香条件反射地惊呼:“怎……怎么了?”

“你上厕所怎么没冲水?”又说:“老婆你都弄到马桶外面了……”

“……哦……我,忘记了……”狂跳的心终于慢慢地恢复正常,虽然不知道钱满藏在哪里,但林香的一颗心总算是归了位。

“哗啦啦”的冲马桶声,没多久,张志明就出来了,他笑嘻嘻地来抱林香:“快快快,老婆,去穿我喜欢的衣服。”

说完,张志明就进了房间:“老婆我等你哦。”

隔了好几秒钟,林香才回过神来,僵硬地挪动脚步,木头似的回应张志明:“好……我,去洗个澡,就换。”

说完,提着手提袋进了卫生间。

锁上门,打开灯,林香疯了一样四处寻找钱满,甚至打开窗子朝外看,突然,身后一股力将她拉了一把,下一刻,林香倒进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你……你藏哪儿去了?”林香快吓死了,她顾不得被钱满占便宜,压低声音道:“我以为你……”

“以为我从窗子跳出去了?”钱满闷声笑起来。

“还笑!你想死是不是?被张志明发现,他会杀了你的。你刚刚藏哪了?”林香说这话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心里怎么想的。

钱满哑然失笑:“就躲在浴缸里,他没开灯,也没掀开浴帘看。”

林香大松了一口气,心里无比庆幸当初自己坚持装了浴缸,当时还为此和张志明吵了一架。

这时,钱满朝她抬了抬下巴,示意:“快去。”

……林香奇怪道:“去哪儿?”

“洗澡啊。”钱满勾唇,修长的手指从洗手台上挑起那套趣味衣服:“你自己说的。”

“不……你这人怎么这样,没轻没重的……”林香涨红了脸。

“你确定不洗?那我可帮你脱了?”钱满笑眯眯的逼近。

林香拿他没办法,知道要是闹起来的话,谁都落不着好,想到自己什么便宜都让钱满占过了,在这地方最多让他过过眼瘾,谅他也不敢做太过份的事,于是打开花洒,慢慢地拉开长裙的肩带。

裙子滑落在脚边,穿着黑色网袜的双腿更显得修长。

林香羞涩地不敢看旁边的人,站在花洒下,温热的水喷洒在洁白的身体上。

钱满眯着眼,突然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一边说:“咱们鸳鸯浴怎么样?”

“不要……”林香小声惊呼:“我老公……就在外面,你可别乱来,别逼我喊他。”

钱满一点不怕她,长腿一提就走进水中,搂住林香,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再说了,这样不是更刺激吗?”

他说着,抬手拧了沐浴露,在林香的肩膀上开始揉搓起来。

钱满站在她背后,当真什么也没做,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帮林香擦着沐浴露,只是,他有意无意地贴在林香的身上。

沐浴露被揉出泡沫,将林香整个包裹,下一刻,又被热水冲刷。钱满蹲下身子,将泡沫打到林香的腿上。

“我,我自己来。”林香想蹲下去,钱满一手阻止她蹲下。

“乖……”钱满循循善诱:“我帮你。”

“不要。”林香低声惊呼。

所谓鸳鸯浴,洗着洗着就变了味,水还在哗哗的流,水流下,却没了人影。

“隔音效果怎么样?”钱满握着她的腰。

“嗯~很……很好。”林香微微喘息着。

隔音层是特意加的,当初本来想把父母接过来一起住,又怕那个的时候声音大被听到尴尬,没想到,她跟张志明没用到,反倒是……她居然被钱满撩得想了。

浴室里,花洒开到最大,水声遮盖住一室的面红心跳。

就在两人情难自禁,就要步入正题的时候......

“哐哐哐——”敲门声响起:“老婆,你还没洗完啊?”

林香猛的一缩,她惊慌失措,却被钱满摁着起不来。

“宝贝,再等等……你让我来一下再说。”钱满嗓音发沉。

林香哪里会肯,她之前也是鬼迷心窍才让钱满轻薄,现在她老公来了,自是不再愿意:“我不,你放开我,你再这样我喊救命了。”

钱满见她作势要喊,忙捂住她的嘴。

门口的张志明见她不说话,以为出了什么事,急道:“老婆你怎么了?”说着使劲拍门。

钱满见情势紧急,唯有放开她,威胁说:“你要敢喊救命,我现在就弄你让你老公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