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杜咏维一边跑、一边脱掉白袍追上宋蜜儿,大吼,“宋蜜儿,你给我站住。”

可是眼前的人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看着宋蜜儿冲出医院大门,冲到马路边,完全不顾红绿灯就这样冲了出去……

“蜜儿!”在川流不息的车辆即将撞上莽撞的宋蜜儿的同时,杜咏维吓得心脏停止地一声大吼,及时将冲出马路的她拉了回来,握紧她的手臂,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失去控制地吼:“你在干什么?不要命了吗,你简直……”

撩女朋友污的污情话

杜咏维说不下去,只能紧紧地抱紧了她,几乎融入骨血,“不准你再这样,不然我会吓死。”

宋蜜儿似乎也是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良久,她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是……

推开杜咏维,她生气而伤心的大吼,“你骗我!你说医院有事,可是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你什么都知道了是不是,你调查我是不是?”

跟他在一起越久,她就越明白自己爱的人是一个不平凡,甚至有点危险的人物,只是她没想过他会调查她,甚至瞒着她做这样的事情。

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p

“蜜儿,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宋蜜儿掉着眼泪摇头大吼:“谁要你救他,你凭什么救他?你是他的谁?”

“宋蜜儿!”杜咏维生气了,抓住她,“他不是我的谁,但是他是你的父亲!”

宋蜜儿脑子一震,整个人傻了,是呀,那个人就是她的父亲,可是那又怎么样?“是呀,他是我的父亲,可是你见过这样的父亲吗?抛下体弱多病的妻子和幼小的女儿,爱上了外面的女人,就连妻子死的时候他也没有来见最后一面。”

直视杜咏维,恶狠狠的说,“我恨他,我恨死他了,是他让我母亲伤心过度身体成疾去世的,我为什么又要担心他见他最后一面?我不要、我不要!”

杜咏维心一窒,生疼,柔声了下来,“不,你其实不恨他,不然这么多天以来你也不会坐立不安,今天还到这里来……”

“我不是,我只是想看他怎么死的!”宋蜜儿残忍地说,拒绝承认。

“是吗?如果你只是想让自己的心舒服一点,我不会跟你争辩。”杜咏维伸手整理她失神而狼狈的碎发,心疼的说,“但我知道,我认识的宋蜜儿、我爱上的小甜心,她不是一个这样残忍可怕的人,她只是太想念她的母亲,才会恨死她的父亲,无法原谅父亲只是怕对母亲产生罪恶感,她很善良。”

他的话,一字一顿刻进她的心里,让她霎时间崩溃无助,扑进他的怀里大哭,泣语,“你为什么要救他,为什么?为什么要瞒着我救他?”

其实当从黑巽口里得知数据的时候,他也很矛盾,但是……

“因为他始终是你的父亲,如果看着他眼睁睁死去,什么都不做,你会更加痛苦,我不希望我的小甜心苦恼,她这样天真开朗、傻里傻气,不应该为这些东西烦恼,对不对?”

“呜呜呜……”宋蜜儿继续大哭,“咏维……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

“不用知道。”杜咏维吻着她的发,“一切都过去了,手术很成功,他会好起来,但是我跟他们达成了协议,他们以后都不会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咏维。”像个小可怜般,宋蜜儿紧紧抱着他,泣不成声,“我爱你,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没有你……”

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别停

“不会没有,你的身边,永远有我了。”杜咏维疼惜的说。

良久,不顾路人的眼光,两人就这样紧紧相拥,宋蜜儿突然觉得自己太坏,霸占了全天下最好的一个男人,这样的她,会不会被嫉妒遭到报应呢?

“咏维……”

“嗯?”

“能不能把你之前的话再说一遍?”

“你的身边永远有我了?”

“不是,再前面。”

“他们以后都不会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了?”

“不是啦,还有。”

“你很善良?”

往后余生唯美图片

“呜呜呜!不是啦,你怎么这样,你明明说了,这是第一次说,你为什么不再说一次。”

杜咏维失笑,抬起了她泪痕交错的小脸,黑眸深深凝视着她,认真得不能再认真,“听着。小家伙,我只说一次,听清楚了。”

俯身,他的唇印上她的,“我爱你。”

【全书完】

第1章(1)

她,佟宝宝,是佟家的老幺。

上个星期吹完蜡烛、切完蛋糕以后,就正式迈入十六岁了。

十六岁,是大多数人认为少女情窦初开,脑袋里装满了对爱情不切实际的幻想,满是粉红色泡泡的年纪。

一般来说,家里的老么都是受尽宠爱的,当然,佟宝宝也不例外,只不过,她很清楚父母、哥哥姊姊对自己的疼爱中,还夹杂了大量的同情与怜悯。

怎么说呢?大家应该都听过丑小鸭这个故事吧?她佟宝宝,就是佟家唯一的一只丑小鸭。

她的爸爸叫佟磊华,企业家二代,身高一百八,因为带有四分之一俄罗斯的血统,五官深邃,相貌俊美,年轻时还被商业杂志评选为国内十大贵公子之首。

妈妈叫夏莲,自小就是个美人胚子,在父母全心的栽培下,从小就请了名师教导她钢琴、小提琴、插花、舞蹈……多才多艺,再配上那张梦幻般的美丽脸蛋,十七岁那年就被佟父成功拐走,一年后挺着肚子步入礼堂,正式成为佟夫人。

恩爱的佟氏夫妻,以实际的行动来证明他们的爱情不会因为时间而蜕变,十年之间,她的父母一共制造了六个完美的孩子。

佟宝宝有三个哥哥;佟子津、佟子洌、佟子浩,他们完全传承了佟家的血统,高大,俊美,头脑聪明,体格健美,从小到大因他们而引起的骚动与混乱,完全不输给粉丝追逐巨星的震撼场面。

她还有三个姊姊;佟子绢、佟子绮、佟子绫,完全继承了妈妈夏莲的美丽;艳、美、娇、柔,占尽了所有女人的优点,从幼稚园起,三人就有数不清的仰慕者,随着三朵花年纪渐长,追求者几乎挤爆了佟家的大门。

至于佟宝宝呢!她在三姊佟子绫满七岁的那一年出生,妈妈在生她的时候是难产,情况相当危急,连医生也没把握能同时保住大人和孩子。

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别停

据说那一晚,优雅俊美、风度翩翩的佟父完全不顾形象地冲入产房,紧紧握住妻子的手,不停地喊着她的名字,苦苦哀求她撑下去。

在历经十四个小时的折腾后,佟家第七个孩子出生了,为了纪念母女均安,佟父特别将她跳过族谱的排列,取名为「宝宝」,亦即佟家的宝贝。

除了名字上和三位哥哥、三位姊姊不同之外,佟宝宝的长相、身高也和佟家其他人有着天差地远的距离。

她的身高只有一百六,和一般人比起来并不算太矮,但是生在男子平均身高一百八十五,女子平均身高一百七的佟家,她就像魔戒里的哈比人,硬生生矮了所有人一截。

隔着布料摩擦顶弄

说到身材呢!佟宝宝上头三个姊姊,连同妈妈都是前凸后翘、妖娆多姿的魔鬼身材,她们的平均罩杯是D,就算她再怎么努力抬头挺胸,小小的B罩杯在几位波涛汹涌的美女面前,简直就像还没发育的小孩一样。

至于她的容貌呢!眼是眼,鼻是鼻,嘴是嘴,五官凑在一起,绝对是清秀佳人一枚,可一旦摆在比明星还耀眼的佟家人身边,那只能说是路边的杂草一棵哪!

全身上下,佟宝宝唯一胜过妈妈和三位姊姊的,就是那一身雪白无瑕、嫩软光滑的皮肤了。

「宝宝,瞧你这一身嫩滑雪白、媲美婴儿的皮肤,真教人爱不释手呢!」夏莲最喜欢一边摸着佟宝宝的手臂,一脸温柔的说着。

佟宝宝明白在每个母亲的心中,再丑的孩子也是宝,但也不必把她形容得像是只值几块钱的豆腐吧!

「宝宝,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在乎外表的,总有一天,你的真命天子一定会出现的!」三个姊姊总是轻拍着她的脸,一遍又一遍地想以「内在胜于外表」这种虚幻的言论来说服她。

「是啊!我们家的宝宝最可爱,不能让外头那些坏男人给骗走,干脆乖乖留在家里,哥哥们会养你一辈子。」三个哥哥们也总是这么说。

「好。」不管他们说什么,佟宝宝总是扮演着最乖巧温驯的角色。

她心里明白,再怎么抱怨,再怎么不服气,相貌这玩意,是打从出生的时候就注定好的,哀怨又有什么用?倒不如认分地当一株与世无争的小小杂草。

不管外人怎么看,不管其他人怎么说,就算天真要塌下来了,她还有强大的爸爸妈妈,优秀的哥哥姊姊们会先一步为她挡着,这,也是另一种幸福,对吧?

「我,佟宝宝,要当一个快乐逍遥、无烦无恼的米虫。」拿起原子笔,佟宝宝在日记本上洋洋洒洒地写下十六岁的心愿。

砰、砰!

隔壁持续传来的碰撞声,让她烦躁地将日记本阖上。

「混帐!哪个王八蛋会选在半夜搬家?存心不让人睡觉吗?」佟宝宝抓起两个枕头埋在脸上,却依然阻挡不了那持续了近一个小时,乒乓碰撞的声音。

撩女朋友污的污情话

佟宅位于山腰间的豪宅区,为了确保该区住户的安全与品质,每一个社区不会超过五栋房子,与佟宅为邻的豪宅因为主人经商失败,负债累累,从去年搬走后,整间房子就这么空了下来,直到一个星期前开始有工人进出,据说是有人将它买下来了。

「嗤!再怎么急,也用不着半夜就搬过来吧!」佟宝宝哼了一声,更用力地用枕头盖住自己的头。

上个星期,父母出发到欧洲,欢度他们第N次的蜜月,大哥、二哥、二姊是工作狂,此刻正在美国和佟氏的董事们开会,讨论明年的企业并购计划,三哥则泡在自己学校的研究室已经一个星期了。

快穿之娇花难养(高H)

大姊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和经纪人在全世界巡回演出、赶通告,而三姊呢!是社交界的女王,夜夜笙歌,不到清晨是不会回来的。

唉!佟宝宝唉声叹气。若是他们任何一个人在家,一定会不客气地登门抗议,绝对不会像她一样,只敢躲在房间里咒骂抱怨。

就在佟宝宝慢慢习惯隔壁的噪音,开始昏昏欲睡的时候,砰的一声巨响,瞬间又将她炸得「神清气爽」。

「王八蛋!真当我是好欺负的吗?」再也忍无可忍,佟宝宝怒气冲冲地下了床,像头斗牛般笔直地冲了出去,打算和隔壁的恶邻理论。

一路冲到恶邻的门口,佟宝宝用手指头死压着电铃不放,持续不断的铃声在夜里听起来格外刺耳,但她才不在乎。

「没公德心的家伙!你既然不让我睡好觉,我今晚也绝不会让你好过的!」佟宝宝咬牙切齿。

「铃……铃……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她压得手指头都麻了,耳朵也快聋了,但里头一点回应也没有,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房子里头到底有没有人?如果有人,为什么不来应门?如果没人,又是哪来的噪音?难道是……闹鬼?!

联想到的那一瞬间,佟宝宝吓得立刻抽回手,整个人更是没用地倒退了好几步。

呜呜……她干嘛这么冲动,现在是大半夜,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如果里头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到时候谁来救她啊?

「算了、算了,回去带着耳塞,一样睡得着,今晚不和你计较了。」她自言自语,先前的怒气早已像泄了气的皮球,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就在佟宝宝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了,她吓了一跳往后跳,一手捂着胸口,一脸紧绷。

出现在厚实雕花铜门后头的,是一名年约三十岁左右,身材高瘦的男子,他的相貌斯文,是一个褐发褐眼的外国人,而且他身上还穿着一套……燕尾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