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课。

狄然好动,精力旺盛,体育课选的是室外活动量比较大的网球课,李东扬被她拖着来陪打,没一会就谎称腰酸腿疼躲去厕所抽烟。狄然摘下遮阳帽,脸蛋红扑扑的渗着汗。

几个女生投来目光,把头埋在一起说了几句话后走过来。

“狄然,李东扬找你。”姜雅迪斜着眼睛睨她,“他说在体育馆厕所等你。”

狄然在球场的遮阳板下面休息。

她额角眼眶全是汗水,慵懒地眯着眼睛:“你当我傻?”

李东扬从来不会找别人叫她,更别说是和她有过节的姜雅迪。

姜雅迪见她不上当,刻薄笑了笑:“有李东扬还和别的男人上床,你说你贱不贱?”

她这么说,一定是知道了昨晚的事。

狄然抿着嘴唇,眸光变得清冷。

她抬起眼睛,忽然被迎面而来一个耳光扇在脸上。

姜雅迪漠然:“这一巴掌是替李东扬打的。”

狄然站起来,脸上是波澜不惊的平静。

她抬手猛地一巴掌还了回去,在姜雅迪脸还没转回来之际又反手一巴掌打了个对称。

“你打谁呢?”她嗓音冷冷的,将手里的网球砸到姜雅迪胸口,“替李东扬打,你凭什么?”

姜雅迪捂着脸,眼神带着恨意:“你别以为有李东扬喜欢你就能目中无人了,等哪天他不喜欢你了,有多少人排队等着给你落井下石,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狄然又给了她一巴掌。

姜雅迪头发散在耳边,凌乱不堪,被狄然打懵了。

“少做梦了。”狄然挑眉,“李东扬就算不喜欢我,也不会喜欢你这种人,恶毒、嫉妒心强、一无是处,你配得上他吗?”

她看姜雅迪怨毒的目光,指着自己的脸,无所谓道:“想还手?来。”

姜雅迪没有动作。

狄然冷冷道:“打啊。”

女生听着她刺耳的言语,咬着殷红的下唇,眼睛通红。

狄然转身走了。

——

狄然扛着网球拍朝男厕所走,表情冷漠。

李东扬提上裤子,接过一边人递来的烟。

一个男生风风火火跑进来:“狄然朝这边过来了。”

李东扬把烟点了,不羁地笑:“怕什么,她还敢闯男厕所啊?”

几个男生随后也跟着把烟点上,和他有一搭没一搭聊天:“她在外面那么乱来,你不生气吗?”

男生说的是昨天狄然在三中门口说陆川甩她的事情。

李东扬夹烟的手指稍微一顿,牙齿咬着烟蒂,笑着说:“她爱玩,我生什么气?”

男生问:“狄然真怀孕了?”

李东扬淡淡地说:“这种事闹着玩的,你信啊?”

正说着话,在门口小便池解手的男生发出一阵叫声,紧接着是皮带交错扣起的声音。

一个男声气急败坏地说:“狄然你走错了,这是男厕所!”

李东扬“靠”了一声,伙同着身边的人手忙脚乱将烟头按灭,扔进厕坑。

他正在裤子上擦着手,狄然就拐了个弯径直过来了。

她朝李东扬面前一站,一排五六个男生站得笔直,不敢动弹。

她摊开手:“谁的烟,拿出来。”

没人作声。

李东扬说:“那是别人抽的烟味。”

她扯过李东扬的手指放在鼻子下闻,李东扬辩解:“岳鹏刚才给我递了烟,我没抽。”

狄然靠近他:“张嘴。”

李东扬见瞒不过,只得承认:“我是抽了一口,但……”

“张嘴。”狄然冷着脸。

李东扬只得张嘴,狄然凑近去闻他嘴里烟草的味道,然后挨个去搜那些男孩子的裤兜,掏出烟盒一个个比对味道。

给李东扬递烟的男生见瞒不住了,主动承认:“然然,烟是我给的,这学期就给了这一次。”

狄然冰冻的神情丝毫不松动,她走到那男生面前,轻声道:“其实我闻不出来区别。”

男生愣了,狄然下一秒将网球拍怼在他小肚子上,他痛得弯腰抱着肚子哀嚎。

“没下次了。”她说,“谁再哄李东扬抽烟,我弄死他。”

她凉凉的目光瞅了李东扬一眼,李东扬去拉她,被她一巴掌拍开。

狄然出了男厕所,李东扬跟在身后:“今天是烟瘾犯了,昨晚没睡好……”

他音调低低的,带些撒娇的情绪。

狄然闷着头走,他又嬉皮笑脸去翻她眼皮:“姑娘家家一点脸都不要,刚才看见什么了,长针眼没,我看看。”

狄然左边脸泛红,被打出的那个巴掌印反了上来。

李东扬脸上笑呵呵的神情凝滞,他顿了顿,问:“谁打的?”

狄然推开他。

李东扬猜出了个前因后果,揪住她不让走:“谁打的?我问你话。”

“谁打的你要干什么?”狄然看他,“你能干什么?能离我远远的?”

李东扬嘴唇蠕动,狄然说:“不能。那你问这个有意义吗?”

——

体育课下课,陆川在洗手池洗脸。

初秋天高云淡,云层均匀铺散在天边,洗手池积了一汪脏水,映着浅蓝的天色。

陆川用T恤擦了脸,接过张海峰手里的篮球去器材室还。

器材室是体育场后的一个小屋子,与天色一样用油漆涂成浅蓝的铁门栅着,一个女生倚在门上抽烟,将陆川的去路堵住。

女生染成黄色的头发用黑色的橡皮筋挽在脑后,涂抹了粉的脸白得和脖子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两种颜色。她带着美瞳,画着浓重的眼线,眼睛大得出奇,五官精致得像娃娃,神色却木然。

陆川在离她三米远的地方站住。

女生把烟掐了:“你和那女的什么关系?”

陆川把球扔到墙根下面,在转身离开的那一秒听见女生在后面问:“她说的是真的?”

她嗓音低哑,是烟抽多的后遗症。

女生脚下积落六七根烟头,又顺着扔下去第八根:“你睡她了?”

张海峰走过来,低声问:“敬敏找你干什么?”

陆川蹙眉:“昨天的事。”

张海峰回头看了一眼,那女生像尊雕塑一样靠着门板,发丝微乱,被风吹得盖住眼睛,软软垂着的手臂尽头握着一个空烟盒,她手指骤然缩进,将烟盒握紧掌心。

“川哥。”张海峰示意他看。

陆川嗓音冷淡:“我知道。”

——

狄然一天没理李东扬,李东扬跟在她屁股后面哄了一天。

她这种行为在附中女生的眼里是该被千刀万剐的。

附中学生家境都很不错,但却不都是混吃等死的富二代,初升高附中的分数线很高,但凡能考进来的在成绩上都不会太差,生源本身就要比起其他高中强上很多。

当然,也有混吃等死的富二代,比如李东扬。

李东扬在学校很受女孩子喜欢,不仅因为他本人长得帅又绅士,还因为他爸是国内有名的房地产商,钱多得能绕地球好几圈。

李东扬有五款一模一样颜色不同的兰博基尼,据说是某年他过生日狄然送了他淘宝299五条包邮的糖果色领带,为了配领带的颜色,他把兰博基尼的外漆刮了涂成亮亮的糖果色——暖姜黄、薄荷绿、宝石蓝、少女粉,还有他最喜欢开的风骚红。

而狄然家里干什么的没人清楚,学习不行,脾气还臭得像茅坑的石头,偏偏李东扬就喜欢这块臭石头,从初中就围着她转,甚至不惜蹲级陪她重读两年书,不然他的年龄今年该上大学。

狄然放学进了学校外的奶茶店,李东扬蹭过去:“给我也买一杯。”

狄然胳膊肘怼他胸口,让他滚,李东扬毫不在意,笑嘻嘻和店家要了一袋冰。

狄然没理李东扬的请求,只给自己买了杯波霸珍珠奶茶,坐在小桌边放下书包拿出作业。

李东扬弹她脑门:“抠死吧,小平胸还喝什么波霸。”

狄然把头垂得很低,飞快抄着借来的作业。

李东扬趴在桌上,借着角度看她的脸,还有点发红,他把冰袋贴过去,敷在她脸上。

狄然别开脸:“你滚行不行。”

“听说你扇了姜雅迪三巴掌,这么凶?”李东扬按住她的脸,语气温柔下来,“你别生我气了,以后我寸步不离跟着你。”

“你去说我看不上你就没人找我麻烦了。”狄然拧他手背,不讲理,“或者你去整容。”

“又不是没说过,说了谁信?除非你离我远远的,你能吗?不能就别生没用的气。”李东扬用她先前的话堵她,又思考了一下,“不过整容倒是可以考虑。”

他捋了下头发,脸趴在桌子上,五官扭曲扮了一个鬼脸:“整成这样?这样就没人敢暗恋我了。”

狄然没忍住笑了,他从她手里接过笔:“来,我帮你抄。”

狄然咬着吸管吸吮珍珠:“抄一星期。”

李东扬答应,低声下气的模样。

狄然又说:“还有,你这星期不准写作业。”

这是要让他自己罚站,可以说是惨绝人寰了,李东扬晃晃脑袋:“去给我买杯喝的。”

狄然故意给他买来最便宜的柠檬水,把他酸得嘴合不拢,按着狄然的头直打她。

狄然笑得肚子疼,趴在桌子上看他抄作业,夕阳余晖顺着奶茶店二楼的落地玻璃温暖倾洒进来,将李东扬的头发晒成漂亮的棕色,狄然看着他英俊的脸颊,动手去玩他左手中指的戒指。

李东扬脱了给她玩,她拿起来对着光线照,将橘黄色的落日隔成一个圆圈圈。

“新买的?”狄然问,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个戒指。

李东扬心不在焉:“陪我妈逛街随手买的。”

戒指内圈有一个刻上去的英文字母R,狄然问:“R是谁?”

李东扬手下动作顿了顿,垂着眼睛,笑道:“如如。”

“又交新女朋友了?”狄然哼着把戒指丢给她,“好事是她们的,坏名声我担着,凭什么?”

“想要好事还不简单。”李东扬脸上表情平静。

狄然把他校服外套拿过来,垫在桌子上趴着。

姜雅迪和潘静姝坐在角落里桌上,她脸上盖了厚厚的粉底,挡住脸上的红痕,握着奶茶杯的手心出了汗。

她回头看李东扬,恰巧他抬起头向她投来警告的目光,凉飕飕的,和他平日绅士礼貌的样子全然不同,冷得让她在温暖的初秋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哆嗦。

“李东扬下午找你说了什么?”同伴问。

姜雅迪没讲话,潘静姝手指拨弄吸管:“你以后别惹狄然,李东扬多在乎她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就看不上她。”姜雅迪面有不甘,“论长相论成绩,学校比她强的一抓一大把,她凭什么?”

她说着停了下来:“静姝,你和李东扬不也从小认识吗?你们家里也挺熟,他怎么就不喜欢你?你哪点比狄然差?我不明白她给李东扬灌了什么迷魂汤,婊.子。”

她最后两个字咬得极其小声。

周围人多,仿佛害怕被人听见,与自己姣好的容颜和优雅的举止不相匹配。

姜雅迪又问:“狄然家干什么的?我怎么从来没听同学说过。”

潘静姝蹙起柳叶形的眼眉,轻声说:“你别问那么多。”

姜雅迪耸耸肩膀:“我就好奇嘛。”

潘静姝收拾东西起身:“我家司机来接我,我先走了,别忘了这周末陪我去做头发。”

姜雅迪和她说拜拜。

潘静姝将椅子推回原位,不经意向窗外看,愣住。

奶茶店门口的那颗葱翠的榆树下面,站着一个男生。

潘静姝一直觉得陆川的身姿很好看,无论在什么时候,他永远是一副笔挺的姿态,脊骨直立,仿佛天塌了也压不弯,而就算天塌了真的压弯,他也是一副平淡的冷静的模样,那是比身姿更让她着迷的东西。

水泥地上夕阳划出了一道分界线,将那地界划成半明半暗。陆川站在树荫下暗色的一面,仰头看着奶茶店的落地玻璃,傍晚日落之前仅存的光影在上面映出远处的天空和云朵,将那里照得亮堂堂的,

潘静姝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陆川视线所及之处,一个短发女孩慵懒地从桌子上爬起来,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

狄然将外套朝李东扬头上一扔:“走了,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