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不想面对,但是闻讯而来的一期一振还是从路过的付丧神口中,得知了一些相关信息,再看着被湿淋淋的药研抱着昏迷的审神者,大概就能知道事情经过了。

“你们……跟我过来吧。”

看着弟弟们,一期一振无奈的带着他们离开原地,这时候药研已经抱着审神者跑去了手入室了,所以一期带着弟弟们也跟着去了手入室。

因为审神者的变换,这时候并没有开始出阵,所以手入室里面没有一个人。

药研将审神者放在床上,他跳下水里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些问题——

例如,水面上骤然飘起的淡淡血色。

是有哪里磕着了吗?

药研戴好手套,同时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打理好,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把兄弟们都赶出去,开始检查。

被赶出去的厚等人看见了小跑着过来的乱,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总不能解释说是不小心让大将掉水里了而自己却在发愣吧?

厚已经做好了当一个壁纸的准备。

“一期哥,怎么了吗?怎么都忽然来了手入室?”

乱站在阶梯下面,手放在身后,歪着头疑惑的问,眼神飘向了厚,厚默默的转头,当一个合格的壁纸。

飘向退,退还在啜泣,一手抱着小老虎一手揉眼睛。

飘向秋田,秋田无奈的和他对视,然后跳下去拉过乱,躲在一旁小声的说了下来龙去脉。

于是乱表情复杂的看向手入室里面。

被老虎撞进了水里?

骗刀呢?明明昨天还和他打的那么起劲。

“好了,乱你和我过来一下吧。”

一期看两个弟弟嘀嘀咕咕的,出声把一脸疑惑的乱拉到了一边,在保证其他人听不见的情况下才开门见山的说了自己的来意。

“乱,放弃吧。”

乱心下一慌,脸上却还是努力维持着疑惑的表情看着一期,一期叹了口气,抬手在弟弟发质良好的脑袋上摸了摸。

“乱,那个人已经不在了,不需要你这么大费周章了。”

乱一愣,呆在原地。

一期哥……知道了?

一期看着弟弟,眼底浮上些许心疼。

乱这么做的原因,其实还是因为第二任审神者。

那个人,就和现在的审神者一样,有着一张无害的脸,但是他的内心却早已腐烂。

因为喜欢,所以强迫他们去做一些事情。

哪怕,双方皆为男子。

利用契约,威胁他们,很多弟弟们都被他下过手,但是因为他的阻拦而被迫放弃。

可这也无法阻止那个人的恶行。

肆意的挥霍本丸的财产,强迫他们穿上一些暴露的衣服,去学习一些色情的舞蹈,还规定了他们的言行。

在他的手底下,他们仿佛都失去了作为“人”的权利。

但是乱却不甘心。

他一次次的违抗审神者的命令,在暗地里利用短刀的侦查,经常在夜晚进行刺杀,可是都被审神者布下的结界所伤。

这也引起了审神者的注意。

审神者似乎很生气。

他并没有将乱直接拖去刀解,而是在他的眼前,一点点的,肆意妄为的破坏着他所在意的东西。

例如他最喜欢的衣服。

再或者,是他最在意的兄弟们。

他们没办法了。

因为上一任审神者的经历,时之政府将这里看管的更加牢固。

一旦出现了想要暗堕的刀剑都会被发现。

所以他们选择了另一条道路。

在时之政府的人来到这里的时候,他笑了。

利用自己四花太刀的身份,去接近那些自称是“非酉”的审神者,然后装作“不经意”的透露出本丸的情况。

他的计划成功了。

他救出了乱,但是明白,乱的心里已经有了阴影了。

第三任审神者,是女孩子,所以并没有引起乱的警惕。

但是现在的审神者,却又将乱的恐惧再一次引发出来了。

审神者来这里的那几天,乱一直在做噩梦,那些日子的经历一直在不停的回放着,要不是药研拦着,可能他第一次见面就砍上去了。

但是昨天晚上,他还是忍不住下了手。

好在,审神者似乎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弱。

在他赶到的时候,双方皆为平手。

乱离开了,审神者却发现了躲在一边的他。

也许,太刀真的不适合夜晚吧?

在走出来的时候,他还有心思去自嘲。

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审神者面前说出了那些话,回来之后他却一点都不后悔。

如果想要伤害他的弟弟们,他绝对不会手软!

乱咬咬牙,在一期的劝说下,渐渐的放下了对现在审神者的执念。

也许,是因为上一任审神者给他了一种“审神者不一定都是坏人”的感觉吧?

尽管并没有什么交集,但是还是能带来些许慰藉呢。

看见乱眼底的血色渐渐的被压了下去,一期好歹是松了口气,转头的时候恰好看见了药研打开手入室的门。

“药哥?主人怎么样了?”

秋田离门口最近,第一个围上去,有些紧致的询问着,意外看见了药研黑沉沉的脸色。

“怎么了……吗?”

秋田有些害怕的后退一步,这时候退已经走过来了,同样看见了药研的脸色,害怕的抱紧了小老虎。

药研看见两个弟弟的举动,猛然发觉可能是自己的表情吓到他们了,努力恢复平时的表情。

“秋田?退?你们怎么不过去?”乱好奇的看着退后几步的兄弟们,跟着一期凑了上去。

“大将……时间不多了。”

药研出口就是一个重磅□□,一期不愧的哥哥,在其他四人还在呆愣的时候最先问道“时间不多了?什么意思?”

“大将……身体内部严重亏损,就算有灵力支撑着,可能……也熬不过明年夏天了。”

药研干涩的嗓音像是一个锤子打在每个人的心间,这时候即便是乱都没有了想要说些什么的念头。

“不,不可能的吧……”

就算没有什么好感的乱都有些心塞,撇过头,原本像是天空一般湛蓝的眼眸此刻就像是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雾气。

“药研,退,秋田,乱,厚,”一期深呼吸,慢慢的念出站在这里的弟弟们的名字,然后在他们疑惑的目光中缓缓地将自己的决定说出来。

“先不要和其他人说这件事,哪怕是审神者,也绝对不能被发现!”

五个人下意识就点点头,一期看着弟弟们,摸了摸五虎退的脑袋,然后转身离开,其余人对视一眼,都回去做自己的事情。

屋子里,被下了死亡通知书的积羽,慢慢的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