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苏醒 太阳已经高高的挂在中天,雨后的第一个晴天,大地一扫阴霾,青石板路泛着清冽明媚的光泽,大街小巷摆摊的生意人早支张了桌子,摆几个小凳子,开始吆喝着做生意,此时早起干活的人肚子开始咕噜噜的叫饿,酒楼饭肆裏,小二忙活着端茶倒水、上菜上点心。 外面一片热闹,本是用饭的时间,皇帝的寝宫裏却静谧的针落有声。 一顶厚厚的锦帐隔绝了外面的世界,原本打算只是小歇一会的东方煜搂着宝宝真的睡着了,不过他睡的并不沉,旁边有一点动静就能醒过来。 梦中总有人在他的耳边低语,温柔、低沉的声调有安抚心魂的力量,让他睡梦中仍躁动的心获得一时的平静,还有谁总是轻柔的亲吻他的双唇,哺过来的除了苦涩的药汁还有甘甜的茶水,虚弱的身体,受挫的神经在一遍遍的抚慰下获得些许安宁。 林宝宝睫毛颤抖着,眼珠微动,眼看就要醒过来。虽然外面是豔阳高照,寝宫内却拉着厚厚的窗帘,屋裏光线不明,仿佛黑夜。宝宝睁开眼睛,迷蒙的眼中映着一片胸膛,白色的裏衣,微微敞开的胸口,刚刚还迷糊的双眼猛的睁大,身体恐惧的往后撤,然后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东方煜闭着眼睛安睡无害的面容。

宝宝微微张大了嘴巴,在意识到身边的人是东方煜之后,身体忍不住颤抖,眼睛发红,大颗大颗的泪珠好不预兆的从脸颊上滑落下来,没入耳根发际,原本再不相见的想法都化成了说不出口的委屈和害怕。 鹹涩的泪水无声的滑落,林宝宝忍着不发出声音,可是颤动的肩膀洩露了他的秘密,很想紧紧的靠进身边人的怀裏,可是,原本无法忍受对方除了自己还有他人,觉得那样的爱情很髒的想法换了对象,那个髒乱的对象换成了自己,他觉得自己现在污秽不堪,身体上生满爬虫,让他想要扒掉自己的皮肤,用鲜血沖洗掉看不见的髒汙。 那种大不了就像被狗咬了一口的想法,再也无法安慰自己,他那对于爱情纯洁无暇的洁癖心理汹涌的淹没了自己,将自己推入万丈深渊,难过的心口仿佛裂开一样,整个人鲜血淋漓,仿若生命和爱情都再也无法完整。 泪眼看着东方煜睡着的面孔,林宝宝双肩抖动的更厉害,双手紧紧抓着身下的被褥,好让自己不呜咽出声。 东方煜其实在宝宝醒来一动时就醒了,但是他并没有睁开眼,一半是想看看宝宝会怎幺做,醒来会有什幺反应,也好对症下药,另一半则是想给宝宝一点教训,让他以后再也不离开自己,还有一点就是宝宝刚醒来,想必无法面对任何人,给他一点自己的空间,让他发洩下情绪也是好的。 但是耳边听着宝宝一直微微的呜咽声,还要那不住抖动的身体,想着他哭红的眼睛,东方煜心疼了,根本没法放任宝宝这样陷入悲痛。

东方煜在宝宝泪眼朦胧中张开眼睛,只是看着宝宝流泪什幺话也不说。宝宝初时是羞窘的厉害,再然后就是害怕,害怕东方煜这样冷漠看着他,是不是已经厌恶了自己,是不是像自己以为的那样,觉得自己髒了?狠命的咬住嘴唇才能让自己不悲沧出声,头深深埋进被褥裏,最想见的是他,可是最不想见的也是他,原来爱情带来的除了甜蜜和宠爱,还有这样的忐忑和折磨。 林宝宝头埋在被子裏,想掩耳盗铃般的将自己藏起来,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软弱,可是弓起来的背洩露了他此刻不堪一击的脆弱。 身上一僵,一双大手已经抚上了他的背,另一手揽住他的腰,强硬的将他抱入一个宽厚温暖的胸膛。 眼泪流的更凶,从来不知道自己也可以哭的像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一样,简直如洪水决堤,怎幺都堵不上,不一会已经将东方煜胸口的衣服染湿。林宝宝抽抽鼻子,口中喘气,忐忑的扬起有些闷红的小脸,眼睛红的像个小兔子一般。人还在虚弱中,他这般情绪激动,现在就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东方煜心中歎口气,低下头亲亲宝宝的额头,拿起帕子擦掉他满脸的泪痕,终究是对他狠不下心,原来对谁都能冷硬的心肠,也只有面对他的时候才柔的能化出水来。 东方煜调侃宝宝,眼神温柔缱绻,带着些微的笑意。

林宝宝将头重新埋进东方煜的胸口,就算知道他这是劝自己,还是窘迫的羞红了脸,心裏却因为东方煜的一番动作获得了小小的安慰。 宝宝埋着头不吭声,东方煜在他耳边继续温柔的含着笑意说道。 林宝宝听东方煜这样说,除了窘迫,心中忐忑与害怕却少了一些。 这个抱着自己的人,还说自己是他的宝宝,好容易才止住的眼泪又有想落下的趋势。 林宝宝闷着头小声道,手却抓着东方煜的衣服。 东方煜神色一暗,故意轻鬆道:

林宝宝一愣,自己睡了两天了?是他照顾自己的吗?那些耳边的呢喃,睡梦中的甘甜都是他给予的吗?除了他还有谁呢? 不想让他看到自己髒了的身体,想狠狠的洗掉身上的污垢,这般的自己最不想让他看到。 东方煜声音裏故意带了些绵软的委屈,这样一个帝王,竟然为了他伏低做小,林宝宝觉得心脏被狠狠的撞了一下,疼的发紧。 作者有话要说:娃,哭的偶都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