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炽热的阳光包覆着整个城市。景乐的校园内一片绿意盎然,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时不时吹起的微风,令地面上的粼粼光斑好似在闪烁一般轻晃。

下课的钟声乘着微风在校园里迴荡,宁静的空气因为渐渐染上人的气息,而开始骚动起来。

李雁茹将书本和笔袋放进包包里时,身边的人似乎已经收拾完毕準备离开,她立刻抢在对方向她道别前出声挽留。

「学长,请等一下。」她从包包里拿出一样东西,双手递到方又晨眼前,「这个,我希望你可以收下。」

不带一点花纹的木兰色包装纸,整整齐齐将长方型的东西包了起来,第二层以点缀着无数白色小花的黑纸,用长方形一半的长度缠绕一圈,细绳从四个方向汇集至正面,在中央打上了蝴蝶结。

方又晨一愣,接着露出疑惑的表情,问道:「这是?」

「是毕业礼物。虽然毕业典礼已经过了,但是我想课程完全结束后再给比较合适。」

从时间上来看,四年级的学生已经在几週前毕业,但是通识课是不分年级的课程,所以凡是有通识课的四年级学生,毕业之后还是要继续上课。考虑到这一点,李雁茹就决定在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送。

「我不知道送什幺好,所以上网查了许多,也问过其他人,可是一直得不到满意的结果,而且我也不知道学长的喜好……想来想去还是选了个比较实用的,是笔记本。」李雁茹拿着礼物的手有些颤抖,「恭喜你毕业了,学长。还有……」

心跳得很快,她几乎无法顺畅地呼吸,连带着声音也微微发颤。不过一想到这可能是她「真正」最后一次与方又晨见面,下週期末考时也不太可能遇上,所以她努力露出笑容,希望给方又晨留下好的印象。

「真的很谢谢你。如果当时,学长没有对我说那些话,可能到今天我都提不起勇气面对。」

方又晨摇了摇头,也回以微笑,说话时似乎连声音都带上笑意,「我没有特别做什幺,反而要谢谢你不嫌弃听我说那些事情。」说完,他伸手接下东西,又道了声谢谢。

手上没了重量的同时,心里好像有什幺东西消失似地,感觉空蕩蕩的。微仰头看着方又晨,李雁茹觉得有些不捨,一股酸涩积压在胸口,开口想要说些什幺却又不知道说什幺才好。

「说到道谢,我有一件事想要谢谢你。」

「欸?」李雁茹偏头。她不记得自己有做过什幺事情,足以让学长表示感谢。

「我準备到国外继续学习音乐,学校那边的申请也通过了。」

「那真是太好了,恭喜学长。」李雁茹笑颜逐开。

见她笑了,方又晨的嘴角不禁更加上扬,又道:「是你让我下定决心的。」

三年级时去了国外,方又晨就一边适应着留学生活,一边思考未来的路该怎幺走。他虽然有留学的意愿,但是家人并不能接受他到国外继续学习音乐,所以他相当烦恼,到后来几乎放弃了这个念头。

可是,当他看见即使痛苦也努力继续前进的李雁茹,就觉得自己实在太懦弱,竟然轻易捨弃当初他所选择的音乐。这个理由或许有点奇怪,但确实让面临毕业、在迷茫中进退不得的他多了些许勇气,即使道路模糊不清也能走下去的信心。

然而方又晨并没有将道谢的理由具体说出来,只是又重述一遍曾经对李雁茹说过的话。

「毕竟最害怕的就是不断逃避后,未来对此感到后悔,对吧?」

李雁茹睁大双眼,半晌没一句回应,看着方又晨认真说着这些话的模样,她感到不知所措。她从未想过,这样的自己也能带给别人勇气。抿了抿脣,感觉到下颌正隐隐地颤抖,她知道此时的自己无法自然地笑出来,但还是勉强扬起了嘴角。

「是的。」

刚才心里那股空蕩蕩的感觉,似乎又一点点地被其他东西填满。

随着期末考闭幕,这个学期也正式宣告结束。期末考考完那一天中午,杨舒茵就拉着李雁茹一起去吃午饭,周佳桦因为有约在身所以没有同行。

在等待送餐的时候,杨舒茵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封信,拿在手上一脸神秘地晃了晃。

「雁茹,你猜猜的这是什幺?」

看见信封上印有校徽,李雁茹第一个就联想到成绩单,但是仔细一看却是其他学校的校徽。

「猜不出来吗?嘿嘿。」杨舒茵把信纸抽了出来,将它摊开,「是邀请函喔!经常办交流会的一个欧洲姊妹校寄到学校来的,说希望我可以参加这次为期三个月的交流。」

「太好了,恭喜你。」

依杨舒茵的能力,这个结果李雁茹并不意外。知道杨舒茵要参加个人演出时,就觉得肯定有人会被她的音乐吸引。

杨舒茵的脸上写满喜悦,将信件小心翼翼收回包包里。这时餐点刚好送上来,待服务生离开后,她才又继续交流的话题。期末考前一週,她从学校那里收到这封信,当时她兴奋无比,很想立刻告诉身边的人这件事,不过担心自己的浮躁会影响大家準备考试,才没有说出来,所以今天一考完,她就迫不及待想要告诉李雁茹。

「真为难你忍耐了那幺久。」李雁茹一边笑道,一边用叉子卷起麵条。

「对啊,你都不知道我多想直接大喊出来。知道可以去欧洲的音乐专门学校,我开心得好几个晚上睡不着。」

「看得出来你真的很想去呢,之前也是为了交换留学才决定上台演出。」

杨舒茵突然停下动作,拿着汤匙的手停在半空中,然后慢慢地放下,似乎想起什幺似地,笑容变得无比温柔。

「其实呢,之后能不能去交换留学现在反倒不重要了,我会在这次交流中尽力学习。这次邀请我的学校,是我妈妈以前唸书的地方,我本来就是因为妈妈,才想要去看看的。」她用手托着下巴,目光直视着对面沉默不语的李雁茹,「我想知道妈妈待过的地方是什幺样子,想知道妈妈口中充满爱的音乐,是因为什幺环境而孕育出来的。」

「是你之前说过的……」

「嘿嘿你还记得啊,我好高兴喔。我小时候都是听妈妈的音乐,开始想学音乐也是受到妈妈的影响,所以,我想追寻她走过的足迹,然后把她的音乐传递下去。」

事实上,李雁茹觉得杨舒茵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传递着充满爱的声音,因为她自己就经常被那样的音乐治癒。但是她没有将这些话说出口,只是为笑着简单地应了声。

「从舒茵的叙述方式判断,她的母亲应该已经……但是她为什幺,还可以拉出那幺温暖的声音?」

李雁茹用叉子拨弄着盘子里的麵条,时不时瞄向杨舒茵。难道她所说过的「音乐会带走眼泪和心痛,总有一天会迎来只剩下温暖,使人怀念过往的日子」,就是她的亲身经历吗?

如果真是那样,那幺她也希望自己可以拉出充满爱的音乐。每次一拿起琴弓她就会想起喻敏,心中的所有情绪便会被悲伤所取代,唯一一次例外,就是平安夜那天,杨舒茵在她身边那次,而她也终于久违地听见了失去喻敏后,再无法演奏出的声音。

然而之后,那样的声音又再次从她的生活消失。

「大概是因为,我的那一天还未到来吧……平安夜那次只是偶然罢了。」

她在心里如此对自己说到。

杨舒茵因为中午过后还有打工,所以吃完午餐后,两人便在餐厅前分手。

李雁茹独自在公车亭下等待,抬起头看向万里无云的天空,湛蓝如同海洋。她垂在身侧的手,指尖不自觉地动了起来,彷彿有个隐形的指板在那,而她所按出的指法,正是《Atlantis》。

「我为什幺拉不出那样的声音来呢?喻敏……」

她目光呆滞地望着天空,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