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会儿,苏小洁的身体终于不再颤抖了,但她双眼却给人一种失神的感觉,娇俏的小脸上更是挂着浓浓的潮红。

“是不是很刺激?”王风吞着口水问。

苏小洁瞅了王风一眼,她那双原本清纯的眼眸里此刻竟然泛出了浓浓的媚意。

苏小洁这妩媚的眼神,看的王风一颗心激荡不已。

而且王风忽然发现苏小洁和苏小美更像了,现在的苏小洁,那妩媚的样子,和苏小美确实有一拼。王风不由得心想,这姐妹两真不愧是从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不光长的一模一样,现在就连气质也有了七八分的神似。

“姐夫……你轻点……我刚刚差点被你弄死了……”

苏小洁娇喘着说道,脸颊红红的,看起来无比诱人

别听苏小洁嘴上这么说,时机上她爽的很。刚刚王风那一通猛干,让她魂儿都快飞出体外了。而且苏小洁不像苏小美那样已经习惯了这种事,都有免疫力了。她的身体现在可还敏感着呢,第一次做这种事的她,感觉无比强烈,刺激的简直要死掉了一样。

“小洁,那姐夫接下来温柔一点……你背过身去,趴在沙发上,姐夫从后面弄你!”

王风激动的说道,而苏小洁则乖乖的从沙发上起来,然后便背对王风趴在了沙发上,并像发了春的小母狗似的将自己的翘臀高高的撅了起来。

可王风还嫌不够味,扬起手在苏小洁的美臀上打了一巴掌,把苏小洁雪嫩的翘臀打的一阵颤动。

“啊……姐夫你别打我呀……好疼……”

“但也很刺激,不是么?”王风吞着口水说道,而后,王风又说道,“小洁,再撅高一点,让姐夫好好看看你下面……”

听到王风的话,苏小洁心中羞臊不已,但是做都已经做过了,现在被王风看看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苏小洁就把自己的翘臀高高的撅了起来,而且微微晃动着,仿佛在引诱王风似的。

而王风则双手抓住苏小洁的美臀,而且还往两旁扳开,仔细的看向苏小洁下面那处诱人的地方。

苏小洁的身体下面现在湿淋淋的,就像是刚刚绽放的花蕾上挂着晶莹的露水一般。而且刚刚王风弄的太激烈,苏小洁下面已经有些肿了,红红的更加诱人。

王风越看越兴奋,忍不住把嘴凑了过去,紧紧的贴在了苏小洁的身子上舔了起来。

“唔……好痒……姐夫你别舔了……那里脏……”

苏小洁羞的抬不起头,连忙对王风说道。

可王风不仅不感到介意,反而还更加用力的给苏小洁舔弄。苏小洁下面被王风一通乱舔,那舒爽的感觉顿时就令她身体颤抖起来。

“啊……好棒……姐夫你嘴巴好厉害……嗯嗯……我好舒服啊……”

苏小洁开始浪了,这正是王风想要的。

王风见火候差不多了,于是便抹抹嘴,挪动身体将自己下面的坚硬抵在了苏小洁的娇蕾上,并挤压、磨蹭了起来。

苏小洁下面已经适应了王风的硕大,王风现在进入比刚才要轻易的多。他此刻才顶了一下,身体的一部分顿时就哧溜一声滑了进去,而且一次就进去了大半。

苏小洁柔软的身体,夹着王风的硕大,弄的他舒爽无比。王风轻吸口气,而后就猛地往前一顶,一下子就全部进入到了苏小洁的身体之中。

“啊……好大……姐夫你太大了……我要被你弄坏了……嗯嗯……慢点……”

苏小洁的娇吟,一声比一声急促,而王风晃动腰身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客厅里现在已经充满了,苏小洁那诱人无比的娇吟,估计卧室里都能听得见她放浪不已的声音。要不是苏小美现在酒醉而且精疲力竭沉沉睡去,一定会听见她的声音的。

“小洁你声音小一点啊,难道你想被你姐姐听见吗?”王风连忙提醒道。

王风虽然胆子很大,可是能避免的事情最好还是避免一下,所以才会出声提醒苏小洁。可苏小洁尽管听见了王风的话,但她的娇吟却根本停不下来。

“……我……我也没办法啊……姐夫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啊……我忍不住嘛……嗯嗯……姐夫你再快点……再深一点……弄死我吧……嗯嗯……”

苏小洁现在已经完全沉迷在这种刺激的感觉中了,随着王风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他自己也前前后后的晃动身体,迎合着王风的冲击。

苏小洁身体里的清流,此刻也已经汩汩流淌了出来,挂在她宛如馒头一样鼓起来的那处地方上,滴滴答答的往沙发上面滴落。

两人身下的黑色皮质沙发,已经被苏小洁身体里流出的溪水弄的湿淋淋一片,而且两人身周还弥漫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浓重气味……

黑色的沙发在两人身下不停的晃动,甚至还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像是不堪重负随时都会倒塌似的。

苏小洁在沙发上跪的太久,原本白嫩的膝盖,现在都已经变得红红的了。可不管是苏小洁,还是干到兴头上的王风,都根本顾不上这些。

王风现在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一下又一下狠狠的干着苏小洁的屁顾,苏小洁娇俏的美臀被王风冲撞的不断颤动,好看的肉浪荡起不停。

“哦……好棒……好猛……啊啊……姐夫你好厉害……太棒了……嗯嗯……我要被你弄死了……轻点……啊啊……好爽……呜呜……”

苏小洁娇吟不断,声音越来越尖锐,眼看着马上又要迎来一波新的高朝。

而王风此刻也终于到了极限,他突然加快速度猛烈的戳了起来,像是用他的长枪将苏小洁的娇躯从后到前整个刺穿似的。

“我要来了……”

王风一声低吼,随后便将自己的坚硬深深的刺入到苏小洁的身体之中,储藏在体内的浓郁精华,顿时便一股脑释放出来,全部浇注到了苏小洁的体内。

苏小洁被这股滚烫的液体烫的颤抖不已,一张脸都变得无比血红。

而且在王风喷出来之后,苏小洁还趴在沙发上,雪白的翘臀依旧撅得高高的,而且还在一抽一抽的颤动。

“小洁……爽不爽?想不想以后我经常这样弄你?”

王风趴在苏小洁的背上,把嘴凑到她的耳边说道。

听到王风的话,苏小洁羞赫不已,可同时又很兴奋,她娇喘着说道:“嗯……姐夫……我真的好舒服……不过以后……要小心点……不能让姐姐发现了……”

王风十分激动,正想答应呢,却听到苏小美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不能让我发现什么?”

苏小美脚踩拖鞋,身上穿着睡衣,双手抱胸站在卧室门口看着这边。

苏小美脸上的神情很是羞愤,一双大眼睛里都充满了浓浓的愠怒,长长的睫毛都因为生气而扑簌簌的抖动。

王风一惊,忙不迭的从苏小洁的身上爬起来,并把自己的坚硬从苏小洁的身体里退了出来。

可是不退出来还好,他现在一退出来,那根还没有软下来的巨大的物事,便在他的双腿中间晃来晃去,白色的浓浓的液体,还挂在上面,而且还滴滴答答往下流淌。

苏小洁也吓坏了,可是她趴在沙发上根本动不了。和王风的这场大战,已经把她的体力都消耗光了。

苏小洁现在的模样儿也狼狈无比,她头发散乱,神态迷乱,娇柔的身体上到处都是红红的印子。最最不堪入目的,便是她宛如小母狗一样高高撅起来的翘臀了。

苏小洁下面的娇蕾又红又肿,两片嘴唇肿肿的而且还张开来,似乎都无法合拢到一起了。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偏偏王风喷出来的白色的液体,还源源不断的从她的身体里溢出来,挂在馒头似的隆起上往下滴落。

这一幕,不管怎么看都十分糜烂。

“小美,你不是睡着了吗……”王风稍稍有些慌乱。

“你们声音这么大,我能醒不来吗?你们也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背着我做这种事!”说道这里,苏小美刻意不看趴在沙发上,高高撅起翘臀的苏小洁,转而对着王风大喊道:“你太过分了,王风!我看错你了!”

说完,苏小美就气冲冲的奔过来,一巴掌甩到了王风的脸上。

苏小美离家出走了,不过说是离家出走,其实也只是带了几件衣服回学校寝室去住了。

这个房子是苏小美和王风一起租的单元房,一个月也就一千多的房租而已。现在房子里就剩下王风和苏小洁两个人,两人的关系还那么尴尬,这令王风无比头痛。

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当时自己就应该按捺一下的。

王风心里想道,可世上没有后悔药吃,现在才想这些根本就没用。

“姐夫,你快把姐姐接回来吧,我明天就走……”

苏小洁怯懦的对王风说道,她现在的模样儿楚楚动人,就像是做了错事的小孩子似的。

王风把苏小洁拉过来,抱在怀里安抚了一阵子,最后才说道:“你不用走,你姐姐虽然生气了,可是哄哄就好了。你要是走了,那你以后还怎么和你姐姐相处啊,一辈子都躲着不见吗?”

嘴上说的好听,王风的手却朝着苏小洁的翘臀伸了过去。

因为是在家里,苏小洁身上的衣服很单薄,娇嫩的身体上就一件吊带而已。王风的手往吊带里一伸,顿时就抓住了苏小洁弹软的翘臀……

苏小洁的美臀挺翘无比,而且还像果冻一样弹软,摸起来的手感好的没话说!

王风的手一放上去,顿时就不安分的抓揉了起来,甚至还把手指伸进了苏小洁的底裤,往她的身体里探入进去。

苏小洁红晕满面,又羞又气的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占我便宜……姐夫,你快去把姐姐接回来吧,万一这事情被我爸妈知道了,我爸妈会把我骂死的……”

苏小洁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要是被她爸妈知道她和自己姐夫在一起乱来,姐姐苏小美因此而和王风分手,她爸妈铁定会把苏小洁骂个狗血淋头。

“没事,我和你姐姐又不是没吵过架,她是什么样的女人我比你清楚。放心吧,先让她一个人静静,过两天我就去给她道歉。”

话还没有说完,王风就已经用手指捏着苏小洁的底裤,将她下面这条又小又薄的底裤给拽到了腿弯。

苏小洁吊带底下就只有内衣,现在底裤一被王风脱下来,她下面顿时就光溜溜的。

王风手指已经开始在苏小洁的娇蕾之中进进出出了,弄的苏小洁娇躯发颤,面颊上的红晕也越来越浓。

苏小洁已经两天没有和王风做过那事了,尝到那种滋味的她,早就有些按捺不住。现在被王风这么一弄,身体顿时就有了感觉,晶莹的露水已经从花苞之中流了出来,挂在又粉又嫩的花瓣上面开始往地面滴落。

“小洁,你下面都湿了……”

王风嘲弄道,逗的苏小洁更加羞涩了。

苏小洁现在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她心里还想着自己的姐姐苏小美,可是身体却舒爽的不行,很想和王风做一次。

这矛盾的心情,都快把苏小洁给逼疯了。

但王风却一点犹豫都没有,这个家伙永远都只看眼前,以后的事情是怎么样的他根本就懒得考虑。

此刻,王风只想把他这个楚楚可怜,却又无比诱人的小姨子吃进肚子里。

“小洁,把腿分开一点……”

王风对苏小洁说道,苏小洁没办法,只好把自己并拢在一起的双腿微微打开。

而王风则哧溜一声拉下了裤链,将自己的硕大掏了出来,滑入了苏小洁的双腿中间,在她下面那朵湿乎乎的娇蕾上摩擦了起来。

“唔……好痒呀……嗯嗯……”

苏小洁轻吟道,她不由自主的把手指放到嘴里,用牙齿轻咬着,而且还微微的吮吸,像是在品尝王风的大宝贝似的。

“是不是想要了?”王风吞着口水问。

“嗯……我想要……姐夫……”苏小洁颤声说道。

苏小洁的羞态和媚态,看的王风口水直流,一颗心也蠢蠢欲动。王风下面本来就十分坚硬了,现在更是硬的不像话,简直就像是一根包了层橡胶的铁棍!

“想要我干什么?”王风继续逗弄苏小洁。

苏小洁心头无比羞臊,只是被王风干的话,她还不会害羞到这个地步。可王风的话实在是太羞人了,这让她怎么回答啊!

苏小洁扭扭捏捏不肯说话,可王风却不放过她。

“说话呀,小洁,你想让姐夫干什么?”王风继续问道。

无奈,苏小洁只好颤抖着回答道:“我想让……姐夫……你狠狠的……干……我……”

“用什么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