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镜心一脸的气愤道:“哥,那个傻逼是谁啊?”

“你都说他是一个傻逼了,还跟他计较个什么劲儿?走,咱们吃饭去,不要坏了心情。”

凌冽走进春阳楼,只有两个人没有必要去包厢,就在大厅里面找了一个桌子,要了一大桌子菜,还真别说,这春阳楼的菜肴的确非常的美味,兄妹俩个是大快朵颐,吃的不亦乐乎。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包厢的门打开了,从里面冲出来一个靓丽的女孩,但女孩应该是喝醉了,在经过凌冽这边桌子的时候,一下子就扑倒在了凌冽的身上。

凌冽抱着一个盘子蹦了起来,叫道:“喂,美妞儿,你这是想干嘛?想吃我豆腐啊,告诉你,我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虽然我随便起来不是人,呃……你是楚香湘?”

这个女孩凌冽竟然认识,是他高中的校友,比凌冽高一届,叫楚香湘,而且还是出了名的校花,是全校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心中女神。

凌冽是中医,鼻子很灵,楚香湘好像不太对劲儿,因为他不光闻到了一股子酒味儿,还有一种味道,那是一种迷药的味道。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里面粗暴的冲出来几个人,领头的一个是一脸横肉的青年,陈帆也在,其他几个青年一看也知道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不是小混混就是恶少也。

横肉青年冲楚香湘狞笑道:“小贱人,跟老子装什么圣女,老子今天就把你变成欲女!”

原来是这家伙看上了楚香湘,看样子楚香湘不愿意,他就用了这种下作的手段。

楚香湘还没有彻底的失去神智,看着那个青年哭道:“方少爷,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行啊!”

“嘿嘿,真的不行?没关系,再过一会儿你就觉得你很行了。”

“方少,这妞儿看起来一本正经,到时候他发起骚来,可要让我们也欣赏欣赏啊。”

“哈哈哈,那是当然,咱们好兄弟,讲义气,好东西就应该一起分享,我玩完了之后大家一起上!”

横肉青年哈哈大笑,等楚香湘彻底的被迷药控制之后,他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

楚香湘顿时是面如死灰,满脸的绝望,这些人竟然打算轮暴她,这对一个看重名节的人来说,简直是比杀了她还要痛苦。

凌冽微微皱眉,冷声道:“你们犬吠完了没有?吠完了的话,赶紧给老子滚蛋,难道不知道打扰别人吃饭是非常没有道德的吗?”

一个青年一愣,道:“呦,小子你还挺横,赶紧给我滚蛋,要是打扰了方少,老子就废了你!”

“废了我?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废了我的。”凌冽目光一冷,别说楚香湘是他的同学,就算是陌生人,遇到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他也不能袖手旁观。

横肉青年目露凶光道:“兄弟是混哪里的?我是方浩辉,风云地产方宏宇是我叔叔。”

方宏宇是白家产业的头号战将,在光州是绝对的人物,他的侄子也的确有资格作威作福。

陈帆站了出来,虽然诧异凌冽怎么敢来春阳楼吃饭,但还是冷笑道:“方少,别管这小子,他是我的同学,一个连自己爹妈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家里就一个死鬼奶奶跟一个妹妹,想捏死容易的很!”

方浩辉一愣,他以为赶来春阳楼肯定是多少有点儿身份的人,没有想到凌冽竟然只是一个没钱没势的野种,看了一旁的穆镜心一眼,顿时两眼一亮,嘿嘿笑道:“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妹妹陪我们玩几天,今天我可以放过你一次!”

楚香湘是大美女,但穆镜心也不差,标准的美少女一枚,色胆包天的方浩辉怎么舍得错过呢?

啪!

方浩辉眼前突然一闪,就被一个大嘴巴子被抽的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凌冽踩着他的脸,冷声道:“像你这样的禽兽,真不知道方老哥是怎么教你的,今天我就替他好好教训你一下。”

“妈的,你竟然敢打我?我要你死,都给我上,给我弄死他!”方浩辉怒吼道。

“上,敢打方少,活的不耐烦了!”

几个青年立即冲了过来,凌冽一脚踹了出去,一个青年顿时被踹的飞了出去,将身后的两个青年撞的直接翻倒在地上,头撞在桌子上面,被撞的头破血流。

我靠,陈帆被吓了一跳,这一脚这么狠?

他转身就想跑,凌冽一个箭步上前就掐住了他的脖子,冷声道:“楚香湘也是你的同学,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是你把她骗过来的吧?连自己的同学都出卖,像你这样的畜生,打你我都嫌弃脏手,但是不打你,我心里又不舒坦!”

啪!

凌冽一记大嘴巴子狠狠的抽在陈帆的脸上,顿时抽的陈帆嘴角冒血,怒道:“凌冽,你竟然敢打我,你知道我爸是谁吗?”

啪!

凌冽又一个大嘴巴子抽了过去,问道:“你爸是谁?”

“我爸是……”

啪!

陈帆还没有说完,又一个大嘴巴子抽了过来。

“你他吗的说啊,你爸到底是谁?我看看有多牛逼!”

“我爸……”

啪!

“我……”

啪!啪!啪!

凌冽大嘴巴子一个接着一个,没几下陈帆就变成了一个猪头,鼻涕鲜血往下流,瘫软在了地上,话都说不出来了。

方浩辉呆住了,一脸的怨毒道:“好小子,算你狠,你就等死吧。”

凌冽根本就懒得理他,直接拨通了方宏宇的电话,道:“方老哥,你是不是有一个侄子叫方浩辉?他现在在我手里!”

挂了电话之后,凌冽冷声道:“你叔叔马上过来领人,但是如果他不来,我就废了你一条腿!”

“你算个东西?你会认识我叔叔?”方浩辉一脸的不信。

不过很快,方宏宇就赶了过来,那几个青年顿时恭敬道:“方总。”

方浩辉一下子就愣住了,道:“二叔?”

方宏宇一脸铁青的冲了过去,伸手就是狠狠的一记大嘴巴子,厉声道:“妈的,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谁都敢惹,立即给我道歉,不然的话,老子他妈的今天就废了你!”先不要说方宏宇现在想要跟凌冽深交,更重要的是他知道白云文送给凌冽那张至尊卡意味着什么,方浩辉竟然敢招惹凌冽,他不是存心找死吗?

“二叔,我……”方浩辉一脸的诧异。

“道歉,否则的话,以后就不要再叫我二叔了。”方宏宇的目光都能杀人了。

“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方浩辉都快哭了,他再傻逼这个时候也能明白,这个陈帆口中连爹妈是谁都不知道的穷小子绝对不是他所能招惹的。

凌冽对方宏宇的印象不错,道:“既然这样,那这件事情就算了吧?方老哥,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否则的话,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只会害人害己!”

“凌老弟说的是,我会严加管教的。”

方宏宇当然多少也知道一些方浩辉的德性,冷声道:“立即给我滚回老家,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踏出家门一部,如果再惹出事来,就不要再说是我方宏宇的侄子了。”

“是是是,二叔,我马上回去!”方浩辉慌忙带着人跑了。

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就已经神智不清的楚香湘突然头一歪彻底晕了过去,凌冽连忙上前扶住。

方宏宇被吓了一跳,刚才在电话里面凌冽就已经告诉了他情况,道:“快快,送她去医院!”

“不用了,我就是医生,有我在没有问题,方老哥,能不能给我找一个房间。”凌冽道。

“春阳楼就有,你跟我来。”

春阳楼虽然是饭店,但也有不对外开放的客房,是专门为醉酒的尊贵客人提供的。

进入房间,凌冽对方宏宇跟穆镜心道:“你们在外面等一会儿,我很快就能解决的。”

穆镜心顿时就怒了,道:“死色狼,不是好东西!”

“你瞎说什么呢?谁不是好东西了?”凌冽问道。

“你还装傻?小说跟电影里面都是这样说的,女的中了春药,必须要跟男人那个啥一下才能解毒,哼,臭流氓!”穆镜心瞪眼道。

凌冽顿时脸一黑,道:“胡说八道,我可是医生,当然有别的解决方法。”

“你就骗鬼去吧。”穆镜心非常的不爽,显然不信。

不过凌冽怎么看都觉得穆镜心好像是在吃醋呢?

将楚香湘抱进房间,楚香湘的药效已经发作了,面色潮红,身体不停的扭动,可能之前在包厢里面衣服就已经被方浩辉等人撕扯过,都已经露肉了,胸前白花花的一大片,晃的凌冽两眼发花。

“嘤……”

药效越来越猛烈了,楚香湘一片呻吟着,竟然拉起了自己的裙子,两条白嫩的大腿展露在凌冽的眼前。

凌冽顿时感觉自己的胸膛里面有一万只野马在狂奔,心跳的都快蹦出来了。

楚香湘本来就是他曾经的梦中情人,现在如此诱惑的画面,差点儿就让他把持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