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苗用眼神制止我,可是我却没有松手,可能自己也受不了了,所以陈苗对着我妈说:“你们先聊,我去一下卫生间。”

陈苗说完这句话,轻轻的踹了我一脚,我没有办法,只好松开了手,看着她有些狼狈离开的背影,而饭桌上面我妈和李东还在不断的说着话,两个人喝了酒之后,好像整个天下都是他们的。

我也起了身,悄悄的走了去,两个人并没有问我要去哪里,反而还在说着一些时事政治。陈苗进了厕所,还没有把门给关上,而我则是挤了进去。

“周明,你是不是疯了!”陈苗压低了声音这么说。

“你为什么答应和那个男人相亲?我住院后面那几天你都没有看我是不是和李东一起去约会了?”否则他们怎么可能一见面就有说有笑呢,肯定是提前见过面了,而且不止一次!

“那我这个年纪了,总得要为自己的未来考虑一下吧,我肯定是想要找一个坚实的后盾,那我总不能在夜场里面做一辈子的活吧?”陈苗瞪了我一眼,随后洗了洗手,看样子就是要出去,可是我却拦在了门前面:“他看起来哪方面都不行,能给你什么幸福?”

“周明!你不要太无理取闹了,嫁人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样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是渴望男人了吧?你这种女人,怎么可能耐得住寂寞,到时候还不是一样会出轨?你就要去祸害别人好吗?嗯?”我暴躁的说。

“我刚才也只是在暗地里面碰了一下你的脚而已,你就变成这样了,你告诉我你去嫁人?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满足你!”

陈苗被我压制的根本就没有办法动弹,又因为穿着高跟鞋,这让我不禁烈火升腾。

“你再胡说八道的话我就生气了,赶紧的放开我,你妈要是知道了我在这里和你在一块的话,肯定气死了!你,你干什么?”

陈苗话语到了后半部分都有些微微发颤了起来,因为我已经开始使坏。

“舒服吗?”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会儿我还没有吃到嘴呢,就要去另嫁他人,我怎么可能愿意呢!

陈苗被我逗得昏昏沉沉,仰着脖子说:“不要了,周明,不能这样。”

“你明明就很想吧。”陈苗双眼迷离着,似乎是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一面不断的自己朝着我这边贴过来。

“怎么样?想不想?”

陈苗那个样子已经是意乱情迷了,而我被陈苗的这一副模样给吸引了视线。

我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可是我知道现在不是非常合适的时候,我妈和李东两个人还在外面呢,这会儿要是真的和她在卫生间里面来,时间上肯定是不允许的,不过我觉得要给陈苗一个小教训……

于是我开始了,陈苗浑身上下都发颤,没一会儿我就感觉到了,她竟然就这么完了。

正巧这个时候听见了我妈叫我们两个人的声音,我才松开的手,而她则是瘫软的坐在了地上,我冷笑着蹲了下来,凑到了陈苗的旁边,对陈苗说道:“我说喜欢你的这一件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你在我身下的表情不知道那个叫做李东的人知不知道?如果他不知道的话,我可不介意帮你代为传达,到时候他知道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你说他还会喜欢你吗?”

陈苗这才从迷乱之中醒了过来,急忙看着我,哀求着说:“我已经没有多少年的青春可以耗了,你放过我吧?”

“那么对于你来说,我对你的喜欢是一种沉重的负担了?你让我放过你,那谁放过我呢?”

“那要怎么做你才肯放过我?”陈苗眉头紧皱的询问着我说,我心中顿时觉得拔凉拔凉的,说真的,如果不喜欢她的话,那也不可能,否则我怎么会对一个女人有那么强烈的感觉呢?

可是她觉得我们两个人不可能在一起,而且早早的就已经找好了后路,这一点让我尤其不舒服。

“我觉得那个男人配不上你,找到能够配得上你的人,我才会答应下来这一件事情,否则想都不要想。”我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这句话来,随后整理了一下衣服,就从卫生间开了一条缝往外看,应答了一声之后走了出去。

“你去哪里了?那么久都不回来,这饭菜都要凉了。”我妈喝的有点醉了,说话都有些大舌头,我说我刚刚去上了一趟厕所回来。两个人又继续喝,而我则是没有心思吃饭了,陈苗从里面收拾好了,走出来之后,也一直都不敢看着我,更别说和李东互动了,我十分满意,她这样自动自觉。

吃饱喝足之后,陈苗说是要送李东回去,李东喝醉了酒,晕晕沉沉的,也没有办法开车,再说了他们两个人是坐着李东的车来的,我寻思着我也得去呀,否则这一男一女的指不定干嘛呢,那我不就亏死了?

我先是安置好了我妈之后就跟着两个人一块出门,陈苗本来是不想我跟着她,但是我瞪了一眼她,她就老实了。

把人送回去之后,我们两个人一块坐公交车回来,这个时间段正好迎来了一个小高峰,所以四周都特别多的人,我们是坐公交车一块回去的,陈苗站在我的旁边,脸色有些疲惫,或许是因为刚才我说的那一番话,让她感觉到不舒服了。

她刻意的和我拉开了距离,感觉到我们不如之前那么亲密了之后,我顿时又觉得自己那一刀子真是白挨了,我沉沉的吐出了一口气来,心中的不快越发的强烈。

车子上面上来的人越来越多,我忽然看见了一个女孩子,身上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就站在陈苗边上,不是我们班的,不过有点眼熟,不知道什么时候见过。

其实我对我们学校里面的女孩子并不感兴趣,我更喜欢有韵味的就像陈苗这样的,身材好不说,而且十分的感性,性格又分外的泼辣。

这样的女人才能够吸引住我的视线,不过因为陈苗现在不肯理会我,所以我无聊的到了一边去看向了我们学校的女孩子,这会儿却瞧见了一个眼神十分猥琐的男人,贴在了女孩子的身后,伸手朝着女孩的伸了过去。

因为我家里面有车的缘故,所以我很少会坐公交车,这还是我头一回见到咸猪手,那个男人看起来已经快40岁的年纪了,手里面拿着一份报纸,挡在了众人的前面,伸出手来肆无忌惮。

那个女孩子,文文静静戴着一副眼镜,察觉到了自己被侵犯之后,急忙的往前走了一步,可是这里实在是太过于拥挤了,所以根本没办法离开。

我们学校里面的校服是有点效仿于日本那边的,夏天的时候,女孩子穿着比较轻薄的水手服和裙子,看起来十分的清纯可人,不过这是改良版的,并没有十足十的照搬就是了。

女孩子好像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我实在是看不惯,于是上前一步去吼一声:“你干什么呀!”

可能是没有料到,竟然会有人多管闲事,那个中年男子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但是还是找回了场子,朝着我吼着:“你有病吧,突然间这么说话?”

陈苗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这会儿又有点担心我和别人掐起来,于是伸手拉住了我:“小明怎么啦?”

“那个人对女孩子不礼貌。”我直截了当的说出来,陈苗听了之后十分吃惊,刚才还不和我站在一块呢,这会儿就和我站在同一条阵线上了。

“你哪只眼睛看见了!你这嘴巴放干净一点,我告诉你,像你这样胡说八道,我可以告你诽谤的!”中年男人吐出的一口口水来,还好我躲得快。

“小明,你看清楚了吗?”陈苗脸上的表情有点严肃。

我肯定是看清楚了才会出手相助的,不然我平白无故的污人清白吗?

“你们不信可以问一下那女孩子!”

本来还以为这女孩子会点头,可是没有想到好像是害怕会出事,所以女孩子摇了摇头说,什么事情都没有,我顿时就成为了众矢之的。

一瞬间有些哑口无言,陈苗见到这样的状况,突然间小手一挥,把朝着我这边咄咄逼人的中年男人推到了一边去:“看你长得那么猥琐就知道你肯定做这样的事情了,否则我小明怎么会胡乱说话!要是你们不信的话,就把这里的监控给调出来!”

中年男人好像有点被吓到了,于是吞吞吐吐的不再说话,陈苗十分生气,车子停了之后就把我拉下了车,等到那辆公交车开走了之后,陈苗这才开口说道:“那女孩子可真不是东西,你那么帮她,结果一句话都不说!”

事实上,我刚才还有点生气呢,不过看见陈苗又如同小辣椒一般火爆了起来,我的气顿时就烟消云散了,看样子陈苗还是站在我这一边的,而我在家里面对陈苗说出那么过分的话,心里面也有一些过意不去。

“也没有什么,那个姑娘穿着的,是我们学校的校服,我想着她被人打扰了,那我也得说一声,不过既然对方不领情,那也就算了,以后我就少管闲事吧。我没有想到我今天跟你说了那么过分的话,你还帮我。”

“这也没有什么,毕竟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你今天说的话……”陈苗说着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要是可以的话,这件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过吧,我们的关系还是像以前一样?

陈苗看样子是想趁机和我撇清楚关系,我其实是个比较自私的人,可能是因为我爸妈对我的教育方式有点不太对,但是现在这个年纪我也有自己的想法了,陈苗不是个坏女人,她值得更好的……

我心里面挣扎了一番,可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能够放得下:“你真的那么喜欢旅游局的那个人吗?你喜欢一下我不行吗?我到时候也可以挣钱养你呀,我念完这年我就不念了,我出去工作养你!”

“你可别说什么胡话了,我现在可能看起来还年轻,身材还好,但是之后就不一样了,你才18岁啊,你有一大把世界,干嘛要在我这棵树上吊死呢?”陈苗摇摇头。

看样子陈苗是铁了心了,我顿时觉得有些心慌气短,这里一时半会儿也不来车,于是就和陈苗说道,“这个话题我不想再继续了,咱们往前走一走吧,这车子一时半会儿也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