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诗,大爷这就帮你把另一半阴毒排出来。”眼瞧着林诗诗撅起的蜜臀逐渐向他偷偷掏出来的硕大凑去,老张连忙对准了她的花心。

刚才亲眼看到一部分阴毒的排出,此时林诗诗对老张信任的很,根本就不曾想到张大爷会算计她,背对着老张乖巧顺从的往下落着蜜臀。

结果自然跟老张预想的一样,随着林诗诗蜜臀的慢慢落下,下身激动的膨胀很快便碰到了林诗诗湿润的神秘。

由于背对着老张,林诗诗上身的T恤比较肥大,眼睛看不到,又被衣服遮挡,碰到老张的硕大的瞬间,还以为是老张的手指。

“大爷,您腿撑住,俺要坐下了。”

“乖孩子,快坐吧,大爷有的是力气。”

都碰到了自己下边的命根子,这小丫头还全然不觉,怕是戳进去,都不知道是啥,本来还有些顾忌的老张,连忙扶住了林诗诗的腰肢,往下按去。

可老张怎么都没有料到,就在命根子即将戳进去的瞬间,马上就要感受到里边的美妙时,院里却传来了隔壁女邻居李桂花的声音。

“张哥,你在家干啥呢,俺找你来了。”

李桂花今年三十八九,是个农村娘们儿,长的也算前凸后翘,但命硬的很,生生克死了三任老头儿,自从老张回村后,这娘们儿就像一块儿狗皮膏药似的,缠上了老张。

原因很简单,老张是从城里回来的,虽然岁数大了点儿,但是有钱。

“这娘们儿咋来了。”

眼看着好事将成,半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老张心里很是苦恼,而林诗诗更是紧张的不行。

“大爷,好像是桂花婶儿,咋办?”

林诗诗虽然对男女之事不懂,却也知道自己身上那两个最重要地方不能随便给人看,更别提用手摸了,而李桂花又是村里出了名的大喇叭,这要被人知道,自己可咋嫁人。

事已至此,老张下边纵使憋的再厉害,也只好摆手,趁着林诗诗起身的空档,急忙提好了裤子。

“诗诗,别着急,先把衣服穿好,你的阴毒不是太严重了,改天大爷再帮你。”老张快速的说,“对了,得阴毒的事儿千万别说出去,你还是个姑娘,传出去会被村里人笑话。”

林诗诗红着脸一边穿裤子,一边小鸡啄米般点着头。

这李桂花来了,那种事儿肯定是做不成了,紧接着老张迅速将从城里带回来的两个洋娃娃塞进了林诗诗手里。

“快回去吧,不是该给你爷做饭了吗,就说来你张大爷家拿玩具了。”毕竟是做了亏心事儿,这小姑娘又啥都不懂,老张还真有些担心。

这两个洋娃娃漂亮的很,肯定值不少钱,林诗诗是不打算要的,可时间紧迫,特别是李桂花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让她心里莫名的有些慌张,只好收了下来。

“谢谢大爷,那俺改天再来找你。”

说完,也不知道是因为被老张挑逗出欲望的缘故,还是出于紧张,出门时显的有些六神无主,偏偏一推门还碰到了迎面走来的李桂花。

“吆,这不是老林家闺女吗,这是咋了,脸蛋红扑扑的。”

瞧着眼前刚泄过身子的林诗诗,李桂花眯眯起了眼睛。“没,没啥,俺来大爷家拿玩具。”不知为何,接触到李桂花似笑非笑的目光,林诗诗脸庞滚烫,匆匆回了一句,便急忙离去。

老张对李桂花印象实在不怎么样,现在又坏了自己的好事儿,但咋说也是邻居,老张只好按耐着心中不快。

“桂花,找我老张有事儿吗?”

老张虽是忍耐着,但脸上的不快依旧落入了李桂花这娘们儿的眼中,当即语气变的有些阴阳怪气。

“老张哥,瞧你这满脸褶儿,该不是俺坏了你的好事儿吧。”李桂花双手环胸,挤着那对儿都有些下垂的大木瓜,眼睛直往老张下半身瞄。

注意到李桂花的目光,老张心里一突突,继而板正了脸色:“桂花,你说啥呢,我老张能有啥好事儿。”

李桂花嗤之一笑,胸前的饱满跟着一抖,语气突然变的古怪道:“老张哥,刚才你对老林家闺女干的那事儿,俺可看到了。”

“咋说你也是村里的长辈,咋能这么丧良心咧,居然对一黄毛丫头下手,这要让老林知道,不得跟你拼命。”

说着话,李桂花笑吟吟的指向了老张身后的墙角。

老张扭头一看,立马惊出了一身冷汗,只见墙壁上赫然有个水瓶粗的窟窿。

这窟窿还是老张刚回村时,接水管时打出来的,后来没用上,连接是李桂花家的柴房,老张便也一直没堵上,不成想竟方便了李桂花的偷窥。

林诗诗好骗,但李桂花可没那么好敷衍,老张老脸一烫,稳住心神后,皱起了眉头:“你想咋样?”

这李桂花对他那点儿小心思,老张心里清楚的很,如今丑事还被李桂花给发现了,顿时头疼的很,要传出去,都没脸见人。

没错,自从林诗诗来到老张家之后,李桂花便一直在窟窿眼里偷窥,开始也没当回事儿,可看到老张悄摸解开裤子,她就不淡定了,这老张可是她看上的男人,于是便急匆匆的来到了老张家中。

瞧着老张有些紧张,下身还翘的老高的窘迫模样,对老张一直存在小心思的李桂花眼珠子一转,立马有了主意,笑吟吟的坐在了床上。

“老张哥,瞧你这话说的,你也是个男人,俺能理解,不过嘛.........俺好像也得了阴病,要不你也给俺排排阴毒,用嘴吸也成。”

说着话,李桂花往下拽了拽身上的汗衫,村里的娘们儿很少穿内衣的习惯,往下一拽,大半个白乎乎的玩意儿就露在了老张眼前,简单粗暴,且又诱惑的不行。

老张下边憋的厉害,突然瞧见这么一幕,这李桂花长的又不难看,还有点儿半老徐娘的风韵,还真有些意动。

但想到李桂花的为人,话里似乎还有威胁的意思,老张立马板起了脸,冷道:“李桂花,你还要不要脸,你咋不给我老张吸吸。”

听到老张的话,李桂花倒是没有生气,相反还有些贪婪的看向了老张下半身的膨胀。

说起来,她已经好几年没碰过男人了,刚才偷看的时候下边就已经湿了,好想有人来抚慰一下。

“这老张头每个月都有大几千的退休金,要跟了这样的男人,俺下半辈子也就吃喝不愁。”李桂花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脸上堆起了骚媚。

“吆,敢情老张哥也中毒了,老妹这就给你吸吸。”

话音未落,风骚的李桂花便将手伸向了老张的裤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