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声音,老孙还以为是自己太激动了,产生了幻觉,刚想加快速度,却又听到了徐蓉蓉的声音。

“孙叔,你开下门。”

这下老孙听清楚了,敢情不是幻觉,也顾不上弄了,赶紧提起裤子开了门。

原来,徐蓉蓉刚出去没一会儿,喜怒无常的天空,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实在大,考虑到回家的路有一段距离,不得已之下,只好折返了回来。

老孙定眼一看,可不是嘛,刚刚光顾着弄了,都没注意到豆大的雨点打在窗户上的啪啪声。

再瞧徐蓉蓉,饶是这小丫头回来的迅速,身上的衣服也湿了个透,白色的短袖紧贴着里边的粉色蕾丝,露着小半个嫩白的饱满。

这一幕让老孙下边蓄势待发的小伙伴都更激动了,但考虑到先前的尴尬,只好强压,忙做起了关切。

“哎呀,淋坏了吧,都怪叔,出门前没先帮你看看天气,冷不?”

老孙那一脸着急的关切,似乎又让徐蓉蓉在这老头身上找到了温暖,羞涩道:“孙叔,我不冷,就是有点儿难受。”

老孙二话不说,将徐蓉蓉拉进了自己房间,从柜子里找出了一件肥大的T恤。

“蓉蓉,快换上,不然容易感冒。”老孙恋恋不舍的看了看淋湿的凹凸娇躯,关门去到了客厅。

感冒徐蓉蓉倒是不怕,但她对雨水过敏,浑身难受,犹豫了一下,连内衣也脱了下来,换上了老孙的衣服。

老孙是个老光棍,平日里没人管,一把岁数也懒得自己收拾,所以拿出的衣服还是先前穿过的,身上还残留着老孙的气味。

不怎的,或许是第一次穿男人衣服的缘故,这人又是老孙,男人留下的那种气息让她有些心慌。

换好衣服的徐蓉蓉,娇羞的来到了客厅,老孙的衣服虽是宽松,但徐蓉蓉胸前饱满的很,胸前那俩小点儿清晰可见,那一双大长腿让老孙眼睛都直了。

“孙叔,家里有洗衣机吗,我想把衣服甩一下。”

“有。”老孙连连点头,伸手指着阳台,身体却没敢动,生怕被徐蓉蓉看到自己下身的硕大。

甩好衣服晾上之后,雨下的大,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便回到客厅坐在了老孙旁边。

饶是见过徐蓉蓉一丝不挂的模样,此时的真空上阵,照旧惹的老孙浮想联翩,那一双T恤掩盖不住的大长腿,让他好像再摸上去。

那一双本来瞄着电视的眼睛,时而偷偷看着徐蓉蓉。

察觉到了其中的微妙,徐蓉蓉更慌了,脑子里总是忍不住回想刚才在房间的一幕,不多时脸蛋就变的红扑扑的。

这时的老孙,着实受够了一个人的寂寞,小心思再次活络了起来,突然眼神热辣的看向了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被老孙撩拨出感觉的缘故,看到这样的目光,忽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想要被人抱着。

“孙,孙叔,要不你再给我讲讲按摩手法吧。”被看的不自在的徐蓉蓉忙脱口道。

老孙一听乐了,正愁找不到机会,这小丫头反倒自己说了出来。

按耐不住的老孙,满口答应,顺势将手放在了徐蓉蓉白嫩的大腿上徐蓉蓉的本意只是想让老孙给她讲讲穴位,以及推拿力度,显然老孙领会错了其中的意思。

本就敏感的身体,被老孙这一碰,顿时打了个激灵,可碰都碰上了,老孙又一本正经,徐蓉蓉也不好提醒。

照旧,老孙嘴上讲着,手上却占着便宜,那会儿在房间只想着搞徐蓉蓉,都没能来得及感受那肌肤的滑嫩,这次一定要摸个够。

或许是之前有过那种奇怪的感觉,这次老孙还没多碰,徐蓉蓉就有种想要夹紧双腿的冲动,面红耳赤的低着头。

不巧,两人挨的紧,这一低头就瞧见了老孙下身的异常。

本就心不在焉的徐蓉蓉顿时陷入了纠结,肯定是自己让孙叔有了反应,奇怪的是,不但没有反感,反而还有些自责。

“孙叔一定也很难受吧。”

或许是先入为主,老孙又和蔼可亲,一点儿没意识到这全是老孙的伪装。

一时间,想到老孙的反应,自己又被按的难受,矛盾的心理在脑海中来回冲撞,内心深处好想让老孙的手能再往上一点儿,越是有这样的念头,心里就越是懊悔。

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

少女怀春,当老孙的手掌稍稍触及敏感时,矛盾的徐蓉蓉夹紧双腿突然站了起来。

“孙,孙叔,能给把伞吗,我想回家了。”

这样的反应,老孙心中一惊,还以为是自己若有若无的放肆惹徐蓉蓉不高兴了,急忙抽回了手。

但老孙也不是毛头小子,很快就定住了神,瞧了一眼窗外,柔和道:“蓉蓉,雨下的还大,再等会儿吧。”

徐蓉蓉抿了抿嘴唇,面对老孙的挽留她也有点儿不舍,内心也有点儿享受那种感觉。

纠结了一下,徐蓉蓉还是说:“叔,天不早了,我真的该回去了。”

瞧着徐蓉蓉小脸上的倔强,老孙心里直突突,真担心今天的所作为让这小丫头对自己产生排斥。

老孙强压着心里的不安,鼓起勇气问道:“蓉蓉,是不是叔的按摩手法让你有点儿不太适应。”

徐蓉蓉的脸唰的就红了,声音也变的吞吐起来。

“没,孙,孙叔,你别乱想,我妈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看着徐蓉蓉脸上露出的焦急,老孙莫名的有些失落,可这小丫头又那么倔强,只好起身取了一把雨伞。

“孙叔,你的衣服我先穿走了,回头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