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娇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明亮的阳光从楼梯间的窗户穿过照射在周铭川的身上。

他生得高,半张脸埋在阴影里。

孟娇却看得清楚,眉骨高挺眼眸清冷,薄唇微微抿起,刚洗过澡的身子散发着一种简单干净的味道。

周铭川虽然说她撞散了他的沙发,可是脸上却没有一丝责怪的意思。

不过孟娇却好像有点理解,因为这个男人根本不在意这些事情。

他不在意孟娇和他要联系方式,也不在意孟娇撞坏了他的沙发。

那他到底在意什么?

孟娇心里疑问越来越多,嘴角却不经意地微微上扬。

这样一个男人甘心在那样的修车厂里工作。

他到底在意什么?

孟娇不知道。

但是她很好奇。

“没有怪你的意思。”

周铭川看孟娇站在门口愣了半天,最后还是低声说了句话。

然后转头朝楼下走去。

他好像虽然不在意很多东西,但是也不忍心让一个小姑娘这样尴尬。

孟娇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无声地笑了出来。

我知道。

孟娇一路小跑跟着周铭川下了楼,“你们家真的好难出去呀,我这车子开了半天都没出的去!”

=========================

校花的水蜜桃(1.8慎入H.文)绝对正点

↓↓

点击下面链接,看爽.文,全是福利呦

=========================

孟娇一上车就喋喋不休地和周铭川讲起了刚刚一群老太太老爷爷指挥她开车的事情。

“一会说向左打死,一会说向右打死,我都不知道听哪个。”

“最后我没办法了就让他们帮我开出去。”

“你知道他们说什么?”

“他们居然说自己不会开车!”

“不会开车还来指挥我,你说说看是不是很离谱!”

孟娇说得栩栩如生,语调有起有伏引人入胜,只是开车的那位连头都没侧一下。

周铭川看着前面的路,熟练地把车子开出了那条羊肠小道。

“咔——”他拉了手刹,就要打开车门下车。

“唉唉,你等下。”孟娇看他一句话不说就要走连忙拉住,“你这就走了?”

周铭川看了眼前方的宽敞大道,“你现在可以自己开了。”

孟娇转头看了看前面的路,的确是可以自己开。

她手指一根根地松了下来。

周铭川也不再停留打开了车门。

“谢谢!”孟娇连忙下车朝他的背影喊道。

男人点了点头继续往回走。

“下次还是你帮我好了,不然我又开不出去了!”孟娇一点没在意他的冷漠,声线俏皮地说道。

男人的背影怔了一下,却没有答话。

孟娇眨了眨眼有些得意地坐回了驾驶位。

位置上还残留着一些周铭川的温度。

那个男人也不是冷血的,那就好。

眨眼的功夫,车子便开上了大马路。

孟娇拨通了余芊芊的电话。

孟娇:“芊芊,卿全斋,我请客。”

余芊芊:“十分钟后见。”

两句话毕,孟娇就挂了电话,然后心情颇好地朝饭店开去。

到卿全斋的时候,余芊芊已经坐在包间里做起了按摩,她俨然一副贵妇的模样躺在按摩椅上闭目养神。

“哟,哪来的贵妇呀。”孟娇进门调侃道。

余芊芊睁开眼,正是好久没见的孟娇,她立马一个鲤鱼翻身跳了起来。

“你个小没良心的还记得我!”

余芊芊让按摩师先出去,然后立马变成了恶婆模样冲到孟娇面前掐上了她的脖子。

“你什么时候从英国回来的怎么不告诉我!”

“诶诶诶,”孟娇连忙求饶,“我这不是找你了吗?”

余芊芊不屑地切了一声,“是不是交男朋友了?见色忘友!”

她本来也就是胡口一说,谁知道孟娇一下子噎住,反应了三秒才否认。

“胡说!”

“嗯?”余芊芊侦探上身,仔细端详着孟娇的脸色,“孟、娇,”她压低嗓子质问道,“是不是在英国交男朋友了?回来了也不告诉我!”

“真的没有!”孟娇喘了口气,坐到了椅子上,“不过…”

余芊芊立马竖起了八卦的小天线。

“不过,遇到了一个…”孟娇仔细思索着该怎么形容周铭川。

说是帅哥也难免显得自己很肤浅。

“一个什么?”

“一个…修车师傅。”

余芊芊:“???”

“孟娇你在英国都学什么了?把脑子学没了?”

孟娇说话间又想起了周铭川那张郁闷时的黑脸,兀自地笑了出来。

余芊芊艰难地联想了一下,“是不是某家汽车公司的公子,在车间…体察民情?”她勉强编了一个还算圆的过来的故事。

孟娇果断了摇了摇头,“一个破的不能再破的修车厂,名字叫…”她思索了一会才发现那家修车厂连牌子都没有。

“没名字,而且他看起来挺穷的,就住那种很旧的居民楼,家里连个沙发都没有。”

孟娇说完又笑了一下。

余芊芊彻底不淡定了,“孟娇你已经傻笑两次了,你是不是喜欢人家?”

“怎么可能,”孟娇否认,“就是很有趣啊这个人。”

“哪里有趣?”

余芊芊每句话都问到了孟娇从来没想过的问题,她就是觉得周铭川有趣,可偏偏要问她哪里有趣,她又想不出个一二三四来。

“就人很木。”

余芊芊:“……”

“你前脚说人家有趣,后脚又说人家木,”余芊芊突然脑子转了过来,凑上去问道,“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是不是长得很帅?”

孟娇看着余芊芊一副得意看穿她的表情,无法辩驳地点了点,然后又正义凛然地说道,“不过我声明一下啊,他真的很有趣,我才不是看上他的脸呢。”

“行了行了知道了。”余芊芊一副看穿了所有的样子下了结论,“你就是看上了人家的皮囊!”

“没有。”孟娇面无表情地否认。

“以前那么多帅哥围着你转的时候没见你抬下眼,现在怎么有兴趣了?”

“不是闲的嘛,联系好的美术馆最迟也要下半年才能上班,我这段时间又天天被我爸逼着相亲,简直躲都躲不过。”

“相亲?不会是陆衡吧?”

孟娇一惊,两只眼睛圆滚滚地瞪着,“你怎么知道?”

“我去,真是他啊,他以前不是就说要娶你的嘛!”

“十岁小孩说的话你也信,不过你怎么知道是他?”

余芊芊说道:“他前段时间回国啦,我在朋友圈看到他发的动态了,没想到他还真是你相亲对象。”

“诶呀,我打死不会去相亲的。”孟娇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忽然问道,“哪里有卖家具的地方你知道吗?”

“干嘛,你要装修房子?”

“不是,我想买个沙发。”

余芊芊眼睛才转了半圈,“孟娇你要死了。”

“呸呸呸,你怎么还骂上人了。”

“你说那修车师傅家里没沙发,然后你现在要买沙发,不是我就问你你怎么知道人家家里没沙发的!你连他家都去过了?”

孟娇楞了一下,立马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就是请他帮个忙而已,就在门口站了一会。”

“行吧,你就吹吧你。”

“骗你是小狗。”孟娇脱口而出,说完就后悔了。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帮他买沙发。”

“谁说帮他买的,我给我自己家里买个沙发还不行啊。”

孟娇说着说着底气越来越不足,“点菜点菜,我快饿死了。”

-

一顿饭吃下来,余芊芊还是被拉到了家具城。

孟娇一副掩耳盗铃的样子和商家叽叽喳喳地讨论什么沙发适合单身男人。

余芊芊倒是想和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掰扯掰扯,不过刚刚孟娇一路上的顿挫车技,成功让她这个从来不晕车的人有点想吐。

“芊芊,芊芊,你看这个好不好看?”孟娇看了老半圈终于看到了一个心仪的沙发。

三座的皮质沙发,颜色是较深的墨绿色,款式普通却显得简洁大方。

有点像某个人。

“芊芊,你觉得怎么样?”

余芊芊咽了咽口水,“我觉得,想吐。”

孟娇:“???”

“算了,你还是坐在一边喝点水休息休息吧。”孟娇问销售小姐要了杯热水,“我再去看看,你在这里等我。”

孟娇又战斗力十足地在家具城逛了三四圈,最后还是觉得那个墨绿色的皮质沙发最好看。

长度合适,样式合适,哪里都合适。

余芊芊坐了好一会觉得舒畅多了,“你就喜欢这个?”

“嗯,你觉得怎么样?”

余芊芊摸着下巴仔细思索了一会。

“你说在这个上面双人运动会不会很响啊毕竟皮质沙发?”

孟娇:“???”

孟娇的脸有些微微发烫,但她还是淡定地说道:“我放在我家客厅的谢谢,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事发生!”

“哦哦,行,算我想错了。”余芊芊一副勉强相信的模样说道。

“那就这个沙发吧。”孟娇转身朝销售小姐说道。

“好的,小姐您这边付款,一共十二万三千,刷卡吗?”

“嗯。”

-

周铭川周一的时候就把孟娇的保时捷修好了,他拿了一瓶矿泉水站在修车厂门口吹风。

闷热的修车厂好像一个巨大的蒸笼,待得久了就不得不出来喘喘气。

冰凉的矿泉水顺着男人的喉结一路向下,刺眼的阳光照得他有些睁不开眼。

寂寥的马路上,凭空出现了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周铭川不知怎么的想起了孟娇。

可也只是一秒,他便低下了头掏出了手机准备给孟娇发消息告诉她,车子修好了。

周铭川:【车子已修好。】

简短的五个字,一句也不肯多说。

他收起手机正准备转身回到车厂,却发现那辆玛莎拉蒂好像在朝着他开过来,后面还跟了一辆大卡车。

他瞳孔微微收缩,一种熟悉的感觉爬上心头。

只见那玛莎拉蒂的窗户忽然降了下来,一个清脆的声音朝后面喊道:“师傅!就是这家修车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