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刚反应自己的盯视有些冒犯了,收回目光,嘴上道:“我理解,我理解,在家都要穿的凉快一些嘛。”

王美玲给刘志刚端了一杯水,在他的身旁坐下,一张鹅蛋脸美艳动人,杏眸多情,刘志刚第一次见到连脚趾都生的粉润可爱的女人。

他吞了吞口水,感觉屋子里有些热。

其实不是屋子热,而是他的心热起来了。

两人离得不远,刘志刚看着王美玲那两团傲人,心里琢磨着,看这个高度,难道王美玲没穿胸衣?

他装作不小心将手中的茶杯打翻在地,王美玲立刻惊呼一声:“怎么弄撒了,我帮您擦擦。”

她抽起桌上的纸巾,蹲下身帮刘志刚擦着裤腿儿,她这么一低头,衣领敞开,便让刘志刚瞧了个清楚。

丰满的傲人耷拉下来,展现出一道诱人的深深沟壑,刘志刚心中狂跳,仿佛闻到了那动人的奶香味。

王美玲跪在他的身前,胸口时不时摩擦到他的膝盖,那柔软的触感,让他心中巨震。

王美玲果然没穿胸衣!

这让刘志刚心里也犯起了嘀咕,明明知道要见其他的男人却还穿的这么随意,该不会是故意穿给他看的吧?

王美玲站起身来,小脸上带着两抹红润,美眸里亮晶晶的,仿佛带着别样的风情:“刘师傅,擦干净了,真是不好意思。”

“是我不好意思,打翻了水杯。”

刘志刚开始打橱柜,王美玲就在一旁陪着,两人时不时地闲聊,刘志刚见王美玲的神色不好,关切地问:“怎么了美玲妹子,看你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王美玲放下手中的拖布,叹了一口气,小脸上愁云满布:“过几天就是我和我老公的结婚纪念日了,昨天我给他打电话,想让他回家一起吃顿饭,他说工作忙,就不回来了。”

刘志刚吃惊地说:“这么重要的日子,你老公也不回来陪陪你啊?”

“是啊,我这婚结的像是守活寡一样。刘师傅,您呢,是不是和妻子很恩爱,看您的样子就知道您肯定很宠爱妻子的。”

刘志刚擦了擦汗,爽朗一笑:“我媳妇没了二十几年了,我现在就是个老光棍。”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把现在正和张春华搭伙过日子的事情说出去。

张春华才三十八,虽然有个十八岁的大女儿,但未来还有无限可能,谁知道俩人能走到哪一步呢。

王美玲眼睛一亮,仿佛是来了兴趣:“哦,那您的日子肯定过的很难熬,这么多年,身边没个女人伺候,可怎么过啊。”

王美玲意有所指,刘志刚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顺着她的话接下去:“是啊,不管是男人女人,身边没个伴儿总是不行的。美玲妹子,你老公那么久不回家,你肯定也很想吧?”

“想什么?”

王美玲楞了一下,随后就听刘志刚说:“想那档子事儿啊!”

王美玲脸红了,眼睛里有些羞意,没想到刘志刚上来就这么开门见山。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刘师傅,您问这些干嘛啊,怪不好意思的。”

刘志刚见她害羞,连忙打哈哈:“美玲妹子不要怪我啊,我是随口一问。”

他说着,在王美玲鼓囊囊的胸口和肥臀上流连了一圈儿,才继续手里的活计。

他明白了,这王美玲就是个小浪货,等着男人来制服的。

要不是现在有了张春华,他还真想尝尝这王美玲的滋味。

刘志刚心猿意马,手里的活也干的十分仔细,就为了在王美玲的家里多磨蹭一会儿。

他准备起身拿涂漆,突然一个猛子站起来,腰部咔嚓一声,显然是扭到了。

刘志刚年轻的时候腰曾经受过伤,留下了病根,因此要是一个不注意很容易扭伤。

见他表情痛苦,王美玲赶紧过来扶着他,将他扶到沙发上坐下。

“刘师傅,你这是怎么啦?”

刘志刚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让你见笑了美玲妹子,我这是老毛病了,坐一会儿就好了。”

王美玲见状,反而摩拳擦掌,让刘志刚躺在沙发上。

“美玲妹子,你这是干什么?”

王美玲笑道:“刘师傅,我帮你按按吧,我结婚之前可是拿国家资格证的按摩师,虽然好久没练手艺有点生疏了,不过给您按两下还是不在话下的。”

刘志刚这才放下心来,他背过身去,王美玲则是跨坐在了她的身上,两瓣翘臀压着他的腰部,柔软的触感十分鲜明,与此同时,王美玲身上的馨香也渐渐包围了他。

王美玲不愧是专业的,几下按摩让刘志刚腰部紧绷的肌肉变得松弛下来,疼痛不再明显,一些其他的心思便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

“刘师傅,怎么样,这力道重不重?”

王美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甜腻腻的,仿佛在引诱着刘志刚一样。

她上身贴着刘志刚的背,去按他的肩膀,两团饱满压在刘志刚的背部,让他一阵心猿意马。

他心说,这王美玲跟他玩这套,也不看看他老刘是万花丛中过的高手,因此一个翻身,让王美玲跨坐在了自己的身上,坚硬的拿出正好顶在她的臀部。

“美玲妹子,我这腿肚子也感觉挺难受的,你看能不能帮我按两下。”

王美玲原本还有些惊慌,闻言便乖顺地转过身去,刘志刚只能看见她雪白的美背,和挺翘的臀部。

王美玲的小手开始在他的大腿上游走,按摩的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两人都没有说话,但屋子里的气氛正在悄然改变。

“美玲啊,你一个人支撑整个家挺不容易的,我就佩服像你这样的女人,坚强。要说你老公真是不识货,你这么漂亮,他还天天不着家,要是我恨不得天天守在你身边呢!”

刘志刚的话也正好戳在了王美玲的痛处,她一边给刘志刚按摩,一边自嘲地说:“是啊,我都怀疑我老公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刘志刚安慰道:“你这么漂亮,你老公怎么会出轨呢,肯定是你多想了。”

“现在外面的诱惑那么多,比我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多了去了,我又算得了什么呢,顶多就是人老珠黄的黄脸婆一个。”

刘志刚一听,脱口而出:“别瞎说,我就喜欢像你这样成熟性感的!”

可不是喜欢吗,刘志刚现在昂首抬头的小兄弟就是最好的证明。

王美玲的每股在他身上摩擦着,早就将他磨出了一股火,恨不得抓住他的腰身,狠狠地将自己撞进她的身子里。

王美玲感受到他的变化,虽然害羞,但依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

她捏着刘志刚肌肉鼓涨的小腿,赞道:“刘师傅,你的身材保持的真好,一点都不输年轻人。”

这小腿,这腰身,无一不充斥着属于男性的力量,让王美玲的心里也是小鹿乱撞。

刘志刚被她的小手抚摸着,心里仿佛烧起了一团火,他趁机向上顶了顶,王美玲轻呼了一声,但并没有拒绝。

他心里一喜,正准备得寸进尺,狠狠地收拾了这个让人心痒难耐的小娘们儿,哪成想这时电话铃声突然响起,王美玲只好从他身上下来去接电话。

“喂,老公,嗯嗯,我知道了,好……”

王美玲接起电话,口中断断续续吐出的话语如同一桶冷水浇在了刘志刚的头上,刘志刚冷静下来,王美玲挂断电话后,两人都有一些微妙的尴尬。

联想到刚才差点发生的事情,王美玲的小脸通红,老公的突然来电让她不知所措,为刚才差点擦枪走火而感到羞耻。

“那个,刘师傅,你感觉好点了没?”

她转移话题,刘志刚也绝口不提刚才的事情,动了动腰,从沙发上下来:“没问题了,谢谢你了美玲妹子,你给我这么一按,我感觉舒服多了。”

王美玲笑笑说:“那我先去做饭了,您先忙着吧。以后要是还有不舒服的地方,就来找我,反正我在家里待着也没事做……”

这仿佛是一个暗示,刘志刚心里一动,笑着点了点头。

他在王美玲家里忙了一天,下午的时候还在她家吃了饭才走,晚上七点才回到家。

郑秀秀最近几天都住在同学家里,不回家。

他躺在空荡荡的大床上,有些想念郑秀秀。

刘志刚翻出了之前好久不用的微信号,他自从和张春华在一块儿过日子后,就很久没有用过老刘这个账号了。

此时,郑秀秀正在同学小惠的家里做作业,俩人一边吃水果一边做题,有说有笑。

小惠是她为数不多的一个好朋友,两人在学校里形影不离,这几天学校有晚自习,而且会上到很晚,所以郑秀秀干脆住到了小惠家里,而刘志刚也放心。

她的手机屏幕一闪,竟然是“老刘”发来的短信。

她已经好久没和老刘联系了,老刘是个温柔成熟的人,那段时间郑秀秀每天都盼望着和老刘聊天,听他聊聊生活中的趣事,开导自己,而老刘和刘志刚相似的特性让她对这么素未谋面的男人有些迷恋。

收到老刘的短信,郑秀秀惊讶外加惊喜,连忙回复。

“老刘?!你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上线,我还以为……”

她还以为老刘再也不会上线了。

“秀秀,最近学习忙吗?有没有想我啊?”

郑秀秀发了两个嘟嘴的表情,埋怨道:“你这么长时间不理我,我早就忘了你了!”

刘志刚和她打趣了一会儿,两人又恢复了之前的热络,夜深人静之时,难免让人想入非非,刘志刚诱哄地问:“秀秀,你现在睡了没?”

“没啊,我还在和同学做作业!”

“辛苦啦,好久没见你了,有点想看你了。”

看见老刘发来的信息,郑秀秀脸色一红。

她和老刘聊了这么久,自然懂他的某种暗示。

“你讨厌,满脑子都是色色的东西,我都被你带坏了。”

“嘿嘿,是我带坏你,还是秀秀本身就是个坏女孩儿啊?被我看的时候,你也很享受不是吗?”

郑秀秀说不出话来,她没法否认老刘说的很对。

这时,老刘发来了一张照片,郑秀秀点开一看,竟然是一张腹肌照。

老刘的汗毛很浓密,充满了男性气息,而且因为年纪比较大的缘故,有些发白,但并不影响他的魅力。

郑秀秀一时间看直了,觉得这个老刘真的很像刘叔。

不过老刘和刘志刚肯定不是同一个人,刘叔怎么可能会用微信撩骚她呢,他是一个那么正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