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漫不知道自己在黑暗的隧道里跑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就快筋疲力竭了。

这是作者君竖立的梦境之堡,任何妄图逃离的人都会陷在这条长长的黑暗又阴森的隧道里。

但是不行,她还要去救她笔下的女儿,微微!

她要去告诉他们,整个任务都是一个疯子设下的骗局!那个作者君根本没安好心!

我要醒过来,我要醒过来!

顾漫猛地从床上坐起,她的脸上全是泪水和灰尘。

灵魂遭遇的一切也作用在□□上,这是那个疯子说的话。

她碰翻了自己桌子上的笔筒,颤巍巍的伸出手拨开第三层书架,那里有《微微一笑很倾城》初版的书,还有自己傻兮兮的签名。

顾漫流着泪把书拿出来,令她震惊的是书的封面不知什么时候从浅绿色变成了黑色,她惊愕的把书页打开,第一页上面的铅字全部消失了,变成了一句仿佛用血写成的话:

爱情,不过是傻子才会相信的东西。

那血液凝结的字体充满了恶意和嘲讽,顾漫瞪着通红的眼睛强撑着让自己不去想撕烂那个疯子的冲动。她没有时间了,她必须动笔续写整个故事,才能让微微他们活下去。

现在,笔就是她的利剑,故事就是保护微微他们安全的最佳屏障,她要握紧自己的长剑,和那个疯子决战到底!

微微醒过来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她知道自己落入了海中妖兽的口中,好的情况是,这里有氧气,而坏的情况是,她们可能要被这只妖兽消化掉了。

没错,微微现在身处于妖兽的胃里,四周都是妖兽蓝绿色的胃酸。她和铃丫很幸运的掉在了一只小木筏的上面,但再大的幸运值也无法拯救木筏即将被腐蚀掉的事实,微微到处搜寻可以承载自己和铃丫的物品,终于,微微看见了一只巨大的、桃木制成的箱子,想催动灵术把樟木箱子弄过来,却发现不管她怎么努力,一点灵力都使不出来。

被骗了!

微微暗叫糟糕,她之前就对那个系统君心生警惕,没想到还是被摆了一道。

至于幕后的主人,估计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作者君。

可是,按道理来说她是创造出他们这些人物的作者,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们?难道是因为作者君更年期到来脾气比较暴躁的缘故?

微微自我安慰般的吐槽,一边从储物格子里找自己能用的东西。

一分钟后,微微一手拿着夜明珠,一手用连环锁扣顺利的把桃木箱子钩了过来,驮着昏迷的铃丫跳进了箱子。

深海妖兽的胃袋非常大,里面装的胃酸和食物也是相当多,对了,海水也不少,看上去就像一个公园里的小湖。

微微在使劲掐铃丫人中多次无果后,放弃了这个想法,决定先自己找法子自救。

虽然灵力被坑得没有了,但是微微还是很冷静。她小心翼翼的拿着一根捡到的某人身上的肱骨,像划船一样划开妖兽胃酸和海水组成的湖泽,去找自己需要的物品。

于是捡破烂的微微接下来捡到了一个生锈的大铁钩——估计是某艘大船上运货用的;两把把厚厚的油纸伞——这个可以延长腐蚀的时间,挡挡掉下来的胃酸什么的;另外一只深海鱼妖的巨大鱼骨头——这个骨头一直没有腐蚀的痕迹,可以用来做兵器;一把不知道什么材料做成的刀——在一个樟木箱子里发现的,非常锋利。

微微把铁钩和自己储物格子里剩余的一种非常坚固的材料——霓彩仙丝绑在一起,把钩子钩在箱子上,丝线在鱼骨头上打了一个死结。接着微微拿出刀来,准备对这个巨大的鱼骨头进行“分尸”,正当微微准备动手,就听一声嘤咛,铃丫悠悠醒转了过来。

“我们,这是在哪里?”铃丫看着黑暗却诡异的泛着浅浅蓝绿色光茫的四周,有些疑惑。她只记得她和微微逃得飞快,然后眼前一黑,就……

等等,眼前一黑之前呢?!

不会吧?!

“是在一只深海妖兽的肚子里。”微微一手拿刀一手握着箱子的边缘,“那个,丫丫,拜托你帮我拿一下夜明珠好么?”

“没问题。”铃丫双手捧起夜明珠,替微微照着亮。

微微运转内力,操着刀狠狠砍在鱼骨头上,“咔啦”一声,掉下一根巨大的如白玉一般的鱼刺,被微微戴着手套的一只手准确无误的抓牢,放进桃木箱子里的另一边。

铃丫有些汗,她忍不住开口:“微微,你需要几根?”

“八根。”微微额头上有些汗珠渗了出来,这个妖兽的骨头真硬,再这么砍下去她真要夭寿了。

哎,在武侠界叱咤风云的武力值,放到仙侠剑根本不够看啊。

“我来吧。不知道为什么,到这个妖兽的体内,我感觉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被唤醒的感觉。”铃丫皱着眉头道。

孩子,你的洪荒之力要被开启了。

微微面无表情的把手里雪亮的刀刃递给铃丫,坐到一边看着她砍鱼刺骨。

而后,微微只觉得眼前一花,她的身边就多了一摞鱼刺骨,不多不少,加她之前砍掉的那根,正好八根。

微微默。

“微微,我背你吧。”微微想到的主意就是把鱼骨刺绑在手脚上,扎进深海妖兽的胃壁里,一戳一戳的顺着深海妖兽的胃壁往上攀爬。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越往上,妖兽体内的妖气就越浓稠,微微吸了一些脑子就有点昏昏沉沉的,手都开始麻麻的不听使唤,刚才更是险些一脚踩空跌落下去,幸好有铃丫拉她一把才稳住身子。

“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的。”微微刚说完话,就发现自己的右脚不听使唤起来,铃丫有些鄙视的看了一眼微微,接着把她背到了自己身上。

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背着另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在巨大的妖兽的胃袋里慢慢的往上爬。

微微打着油纸伞,防止上面有什么不明物体掉下来砸中她们。

背上了微微的铃丫,不但速度没有减慢,反而加快了不少,微微在她身后一手打伞一手托着夜明珠。“微微,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铃丫突然开口。

一只被撕得粉碎的妖兽从天而降,稀稀拉拉的像一阵肉雨一般砸落,微微听到油纸伞伞面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想来是那妖兽的尸体碎块落到了伞面上。

心里恶心了一小阵,微微和铃丫又继续往上攀爬。

微微拿出储物格子里的时钟,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是时候该吃点东西了。

她们现在已经爬出了妖兽的胃袋,现在处于其食管最下层中。

“丫丫,你把鱼刺扎成一排,我们坐会儿吃点东西。”微微说着从储物格子里拿出秦师兄给她留的各种灵果、灵丹,还好她不习惯把东西放在储物袋里,除了符箓其他的东西都被她放在了储物格子中,所以现在她不至于挨饿。

“嗯,好的。”铃丫把鱼刺骨“咔咔咔”整齐的扎进某妖兽的身体里,坐在其中一根上,吃着微微递过来的灵果。

好甜呢。

“我们现在是在这个妖兽的食管中,这里的妖气明显比上面浓稠了。”微微吞了一颗灵丹下去,“丫丫,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没有啊。”铃丫果子吃得飞快,她又从微微的手里拿了一捧啃了起来,“不过微微你的脸色好差啊,你没事吧?”

“我还好。”微微笑了一下,其实她现在呼吸都有点困难了,刚才吞服的灵丹其实并没有起太大作用,只是让她看上去比之前脸色好一点罢了,她现在整个喉咙和胸腔就像在燃烧。

微微轻咳了一声,胸口就如撕裂一般疼痛,但她一点也没表现出来。等两人吃饱了,铃丫再度背上微微,和她一起接着往上爬

“微微,这次出去以后,我们就找个房子好好生活吧,不要去管什么修仙者的事情了,安安稳稳的生活。”

“我们养一些鸡鸭鱼,再种两亩田,就够我们日常吃的了。吃不了的鸡蛋、鸭蛋啊就拿到集市上去贩卖,买些漂亮的布匹做衣裳,我看那些你说的修仙者他们的衣服就很好看,我们可以做几套自己留着穿啊。”

“微微,微微?”铃丫说了半天的话,却不见微微有反应,一下慌了,她赶忙把手上的鱼刺骨扎在妖兽的食管壁上,小心的把微微从身上卸下来,却发现微微脸色有些发青,已然是中毒的模样。

“怎么会这样?!”铃丫心想自己明明一点事都没有啊,为什么微微会变成这幅样子。她要怎么做才能把微微救醒,这样下去她会死的!

铃丫想起来自己村子里夭折的小孩子,心里乱得像纺乱的麻线,后怕、恐慌、不安、焦躁让她很痛苦。

这时,一个恢弘低沉的声音在铃丫的脑海里响起:“孩子,你想救她么?”

微微醒过来的时候感觉浑身像被一吨卡车碾压过那样疼痛,她的头顶不再是黑漆漆泛着红芒的某妖兽的食管,而是一望无垠的蓝天。

她这是……出来了?!

“微微,你醒了?”这时,一个温和带着磁性的声音从微微身旁传来。微微咬着牙坐起身,望向来人。

那是一个紫发披肩的大长腿美女。

“请问,你是谁?”微微有些警惕的看着来人,“还有,我的同伴,也就是另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姑娘到哪里去了?”

“我好伤心,微微你竟然不认得我了。”紫发大美女走到微微跟前,蹲下身子,眼泪汪汪的撇着嘴看向微微。

微微汗。

“铃丫,你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微微十分吃惊。书里并没有具体描写过九狱魔姬的外貌,只是说她喜欢穿一身灰色袍子,统帅一大票魔物很拉风的四处制造混乱。

“嗯,有一个声音突然在我脑袋响起,说只要我答应接接受什么劳什子的传承就能救你,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然后,他在我脑子里给了我一卷功法,叫《十二煞魔经》,说学会一层就可以救你。我就修习了这个东西,但是,我发现我的身体就变成这幅德行了。”铃丫摇头晃脑的说着,微微心里感动。

“不过,我发现我学起来竟然非常快速,我着急救你,没注意就修习到了第三层。照着这本书说的,先彻底销毁你身体里的‘灵气’,再把‘魔气’灌进你的丹田,你就好了。这个方法还真好使呢。”铃丫手舞足蹈着抱住了微微,把她的头搂进自己波涛汹涌的胸部里。

微微收回自己刚才的感动。

快放开我,臭铃丫!这样下去会憋死的啊!

“也就是说,我现在成了一介魔修?”微微不得不面对这个惨痛的现实。

“按照书上说,是这样没错。”铃丫救出微微的方式也很暴力,她直接劈开那头深海妖兽的食管,捏着避水诀抱着微微上了临近的岛屿,妖兽的尸体现在就在岛的边缘受着海浪的拍打,血腥味很远就能闻到。

“那,我可以修习你的那门功法么?”微微问铃丫,她现在这个幼·齿萝莉的身材真是做什么都不方便,还净被成年铃丫揩油,微微心好塞。

“当然可以。我不识字,所以这门功法是那个声音念给我的,我现在念给你哈。”铃丫说着就把《十二煞魔经》背给了微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