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燕子跟蒙丹‘心心相惜’的砸了人家的开业典礼。一番混乱之后,又拜了蒙丹做师傅。这么一折腾,天色晚了,五阿哥错过了大部分的晚宴,惹得乾隆极为不快,第二天又把他训了一顿。末了再次吩咐工部,加紧建造五阿哥的府邸。

兆惠领大军还朝了,乾隆高兴啊,大宴小宴不断,跟着来的阿里和卓也顺理成章的献上自己的女儿。无论如何,阿里和卓可没有巴勒奔那么高级别的款待,乾隆表面礼遇,骨子里却透着一股盛气凌人。让阿里和卓有些诚惶诚恐。

人家既然献上了‘礼物’,于公——为了两族友谊,回疆安定,于私——那位公主即便蒙着面纱,也看得出来是国色天香,又充满异域风情,乾隆哪有拒绝的道理?不但收下了,还为了表示重视,准备专门给她建一个宝月楼。惹得宫里一众妃子死命搅帕子,令妃的气焰刚刚下去,这又来个争宠的,还是实力派。

老佛爷也不太高兴,但是乾隆解释了一堆两族友好啦,国家需要啦,边疆稳定啦……等等无‘私’的‘公’理,直把老太太绕晕了,想起原先为了紫薇让儿子生的误会……老佛爷咬牙表示绝对支持儿子。

老太太松了口,乾隆也放心了,当下马上下旨封了和贵人,表示在宝月楼建好后才正式晋封,而在晋封之前和贵人暂时被安排在了西内。

乾隆天天跑西内对着新人献殷勤,把东西六宫各位‘旧人’完全忘到了脑后,宫里一群女人咬牙切齿背后编排这位‘新人’,连她身上的香味都被说成轻浮……

灵舒倒是无所谓,如果这个回族公主能死死的勾着乾隆的心也不错,她的身份决定了她再得宠也不可能上位,子嗣也不能继承正统,反正自己是没本事留着乾隆的心的,与其给某些妖精占了,还不如这个回族女子呢。

奈何听到秦安传过来的密报,这位公主似乎对乾隆不冷不热啊……,看来还是照着原著走了,来的应该是那个私奔了……好像是七次?的‘含香公主’,原以为封了‘和贵人’而不是‘香妃’会有所不同的,是不是因为四妃的位子都满了?灵舒疑惑。

对于含香,灵舒不怎么同情,尽管她被迫嫁了一老头子,还得在深宫捱日子,公主都是这个命,你享了荣华富贵你就得担责任,如果自己的五格格还活着,那估计也得嫁个蒙古人,这一想,灵舒对含香更不同情了。

至于乾隆那个又开始发春的,灵舒完全是带着观赏的态度。又开始自作多情了吧?把年轻时那些骗我骗慧贤骗夏雨荷的手段再次使出来了,准备勾人家小姑娘?回想起以前,皇后娘娘露齿一笑,本宫坐等人家上绿帽子。

也不想想你还是当年那张脸吗?同样的手段使出来,楚留香和武大郎能是同样的效果吗?虽然你还没到武大郎的程度……

当时在宴会上,阿里和卓进献他女儿的时候,灵舒脑子里就浮现红楼梦中凤姐的一句话:“琏儿不配,就只配我和平儿这一对烧糊了的卷子跟他混吧。”无聊之中脑海里自动替换,“叉烧龙不配,就只配本宫和令妃这一对烧糊了的卷子跟他混吧。”囧死……

只要照剧情走,NC们肯定得想方设法给乾隆带绿帽子,没了自己这个大反派衬托他们的‘善良’,没了对这群人的怜惜,乾隆不会放过他们,覆灭是肯定的。而灵舒自己考虑的则是怎么把令妃折腾上,你现在在延禧宫呆得很闷吧……

上回打了令妃的表姐,一是为了教训她,给自己出口气,二来不单单是打给延禧宫看,同时打给很多人看,告诉宫里的一些人,皮都给我紧实点!第三点嘛……咱就是无聊呐,咱就是为了刺激你们这群脑残!不怕你们闹,就怕你们不闹!你们最后一张护身符就是紫薇了,可是你们那个皇阿玛啊……他的耐性向来有限度……你们努力的挑战吧。

——————————————————————————————

和贵人进了西内后,小燕子五阿哥等人又聚首在会宾楼,听蒙丹讲那过去的故事。

那个又疯又傻的故事立马把一干又疯又傻的人给‘感动’了。

“你是风儿我是沙,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动人的故事……”紫薇眼光闪闪,痴痴的感叹。

“就是啊,”小燕子也说,“感觉好美好美啊……永琪!我们一定要帮他们!”

永琪皱眉没说话,他现在心情有些失落,本以为自己这回能捞个差事的,不是要建宝月楼吗?他还专门上了折子,谁知皇阿玛把这个差事给了四阿哥,真是打击了……四哥什么时候走到他前面去过?永琪有些不平,认为自己肯定能做的比四阿哥好,绝对是有人上眼药了。

“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我豁出去了!我决定尽全力帮助你们!”紫薇坚定的说。不由自主的望向福尔康,希望他支持。

福尔康当然支持,不为紫薇,也要为令妃啊,皇上现在天天往西内跑,这还没晋封了,等正式晋封了,还不知是个什么光景,福尔康脑子里浮现‘从此君王不早朝’的场景。福家现在完全不比之前的风光,本还指望五阿哥这里捞差事,结果也指望不上,如果令妃再被夺了宠……想娶紫薇啊,那简直是做梦!福尔康握拳,一定不能让令妃娘娘倒台!遂表示要坚定的维护蒙丹和含香的美好爱情。

“真的吗?”蒙丹充满希望的看着众人。

“当然啦!永琪!你在想什么?”小燕子不满了。

“哦……,可是皇阿玛那里……”永琪自从遇上小燕子就废了,爱情至上,小燕子至上,他也挺‘感动’的,但是当了十几年的阿哥,他那仅剩的直觉认为皇阿玛不会喜欢这样的……

“永琪!你不感动吗?皇阿玛有那么多妃子,干嘛还要霸着含香啊?少一个含香他又没什么损失……。”……少一个含香,你皇阿玛确实没啥损失,但是他会让别人大大滴‘损失’。

“好!我也豁出去了!舍命陪君子!为了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哪里是为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为小燕子马首是瞻才是真。

金锁听不下去了,出声阻止,被小燕子义愤填膺的打断了,跟着五阿哥也附和,“是!这是义不容辞的事!听了蒙丹这样惊心动魄的故事,我们再也不能退缩了!不管有多少危险,我们一定要全力以赴!不过,这件事必须好好的计划!如果计划得不够周密,救人救不成,大家都会没命!(原文)”永琪说。最后在紫薇也出声帮腔的情况下,金锁不说话了,只好又气又急的直瞪眼。

柳青、柳红其实同样担心,就是看在小燕子和众人都如此热情的份上,一直忍着没出声,兄妹两对视一眼,看来有些事得仔细计较了。

萧剑也一直没说话,不动声色的听着,简直是奇闻啊……,这个做人儿子的……萧剑望向五阿哥,还有这个女儿……转向紫薇,竟然要给他们爹带绿帽子?!有趣啊,乾隆,做人做到这份上……看来报仇什么的,根本不需要本大侠出手。

福尔康分析了含香的处境,蒙丹提出想给她送信,几位猪脚面面相觑,含香现在在西内,他们去不了,进西内得乾隆同意。“本来我要是得了那个建宝月楼的差事,说不定能带你们进去……”五阿哥又想起这茬悲催事情了。

“不如,让紫薇去找皇上说说,就说想进西内走走……”福尔康出主意。

“这也行……如果是紫薇的要求,皇阿玛应该会同意的。”五阿哥也觉得没错。这群人如皇后所料,把乾隆对紫薇的那点子怜惜拿着尽情的挥霍。

“就这么定了!”小燕子拍板,“先给含香传信,那之后呢?”

之后就是偷人了呗……萧剑在心里凉凉的附和,谁知福尔康接下来真的说出“偷”出来的话,萧剑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重新打量福尔康,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什么“让含香慢慢的转变,装作被皇上逐渐征服了,等到皇上心中得意,不再设防的时候,我们大家把含香‘偷’出来!(原文)”。如此猥琐的主意……萧剑深深的觉得,乾隆你是不是作孽太多了……

第一次‘偷人’大会圆满结束,打算给老爹带绿帽的、打算偷人家小妾的、准备看戏吐槽的都心满意足的各自散了,把深深的担忧留给了几个围观群众。

目光转回延禧宫,令妃当然知道宫里来了匹黑马,正着急上火了,这段时间刺激她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得想个辙出去先……不能让皇上把自个忘了。令妃咬着指甲苦思冥想。现如今也没有别的方法,只好安心养胎,想出去得有机会……

机会是有的……老天爷不吝啬成全,只是给的这个‘机会’让令妃恨不得继续在延禧宫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