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有经验的审神者,铃花算得上适应良好。

因为已经不是新手的原因,指导员狐之助没呆多久就走了,只是叮嘱了一些本丸变成现实之后需要注意的事情,例如之前游戏时期不需要排泄也不会吃胖什么的,现在已经没有那么美好的事了,铃花为此感到了深深的遗憾。

主人的归来让整个本丸焕然一新,大家都轻松了不少,虽然这次的失踪事件似乎给一些刀剑留下了后遗症,最明显的大概是长谷部了。如果说之前是忠犬型长谷部的话,现在大概就是痴汉型(误)长谷部,让铃花有点招架不住。

只要他没有出阵任务或者内番,他可以一整天都跟在她旁边,虽然不管是她做家务还是打游戏他都不会干涉,还会积极地帮忙,但是他的存在就已经严重地影响了她的正常生活了好吗?

好怀念以前那个乖巧听话的长谷部啊,现在就算铃花抗议,他也装作没听见似的,碍于确实是自己这边先出了状况,铃花还不好强硬地命令他——更可怕的是大家似乎都觉得他做的虽然有点过,但是很有必要。

“要是主人再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失踪了,那可是大·麻烦呐。”烛台切这么说着对长谷部盯人的行为表示了支持,要不是他自己事情太多了,他也不放心让她离开视线范围之内。

“没办法啊,谁让大将你有前科呢。”药研是这么说的,而且他来找铃花的频率也显著提升了,就是有时候和长谷部坐在一起总感觉气氛怪怪的。

清光倒是也想这么干,不过碍于已经有一个等级最高的长谷部付诸了行动,只能颇为不甘心地放弃了。

铃花对此无可奈何,她知道这次她真是把这群刀剑吓坏了,如果这样做能让他们稍微安心一点的话,她也没有意见,反正私人空间还是有的,但是每次洗完澡出来发现门口站了个人,或者是想安安静静地一个人玩个手机都有人杵在旁边,她也逐渐烦躁起来。

“那个,长谷部啊,你看你工作这么忙,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了哦?”

看着似乎在整理之前的公文的长谷部,铃花觉得自己十分多余。这种别人勤勤恳恳工作你却在旁边无所事事甚至还打游戏的感觉,真的让人十分不舒服。

“不,主人你做自己的事就好。”长谷部表情不变,语气却是不容拒绝的坚定,一副就算你在我这里打游戏虚度人生我也不会让你出去的样子。

……虽然她本来也没打算做什么,也有东西打发时间,但是还是觉得浑身难受啊。

铃花躺在榻榻米上,向左边打了个滚,又向右边打了个滚,百无聊赖地支起脑袋看向了背对着她正坐在桌前写着什么的长谷部。本来他是想让她在他面前玩的,但是铃花说什么也不愿意被人一直盯着,所以搬到了他的背后。事实上铃花不知道就算她在他背后,他也能一直注意着她的动静。

看了一会儿对方认真工作的身影,铃花心里的抱怨又被她自己压了下去,唉,谁叫她总是在为她付出许多的人面前强硬不起来呢。反正她也不是特别喜欢动的人,呆着就呆着呗。

这么想着,铃花拿起了审神者手机,开始把自己手机里的东西全部移到官方发的手机里。因为太过专注,她没有发现在她移开目光,开始做自己的事的时候,长谷部回过头看了她一会儿,才像松了一口气似的转了回去。

……没有被讨厌,真是太好了。

………………

铃花一直觉得,自家的刀剑都还是很正常的。

之前一直流传在论坛里的某些梗,或者也许是真实的事情,铃花从来没有在意过。

但是这几天她充分意识到了自家刀剑可以粘人到什么程度。先不提长谷部,她现在走到哪里都被刀盯着,几乎没有落单的时候,虽然行动自由,但是这也看得太紧了吧!!

铃花开始同情起那些新手审神者们了,男的还好,要是女孩子突然掉进这个只有男人的地方,得多不适应啊。同时再次感谢有网络和审神者论坛的存在,铃花不止一次在论坛里看到求助哭诉抱怨帖了,和一堆美男同居这种事,大部分女孩子喜欢想想,但也就是想想,真的发生了,还是超不适应啊。

还好长谷部因为等级很高,是本丸目前的主要战力之一,出阵任务不少,铃花终于逮到了长谷部不在的时间准备去审神者村庄逛逛,临出门前却被药研逮住,于是不得不带上了他。

……好吧铃花承认带着很有分寸又可靠的药研出门还是很放心的。

走进万屋的时候,铃花才发现一件可怕的事。

那就是……为什么万屋的人会这么多啊?!!搞得跟过年前抢年货一样!啊对了,最近加入的新手审神者肯定需要采买很多东西,所以人才会这么多的。

更可怕的是这里不止审神者,还有很多审神者带来的劳动力……

铃花几乎刚踏进去就想退出去了,然而身边的药研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铃花只觉得自己的手被人握住,下意识地挣了挣,对方却加大了力气让她动弹不得。

“大将,这里人多,我们还是牵着手吧。”药研说,“要是走散就麻烦了。”

意识到是自己身边这个小少年拉住了自己,铃花僵住了,但看着对方一本正经的严肃脸,又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先不提人多确实容易走散且走散了不好找,就是她自己本身,也是在不熟悉的地方很容易迷路的类型,所以她的内心只是意思意思挣扎了一下,便放弃抵抗地拉住了药研的手——说到底对方只是个短刀正太而已,她完全没必要介意嘛。

——其实如果拉她手的是其他任何一把短刀,铃花都不会有任何别扭的感觉,因为他们对她而言都是孩子,但是换成是平时就成熟的不像个孩子的药研……说到底,还是因为铃花的心,并没有把他当做纯粹的小孩子来看待。

放弃了挣扎的铃花没有发现,对方看似正直的脸上,那双含着笑意的紫色眼睛却是暴露了他的内心。

牵手成功GET。

因为这次只来了两个人,铃花并没有买很多东西,只是把这个大变样的万屋大致熟悉了一下。但女孩子爱逛街的天性还是让她在里面耽搁了很长时间,其间药研就像是个任劳任怨的男朋友似的,不仅一路陪着铃花逛,时不时隐蔽地护着她在人群里穿行,一边在铃花有了想买的东西之后付钱帮忙拿东西。虽然铃花觉得让外表还小的他帮忙很不好意思,但是因为药研坚持且东西也不重,便拜托了他。

等到他们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铃花意外地在门口遇见了之前在等候室里遇见过的那个自来熟的女孩子。

“啊!那边的你!”背后传来了这样的声音,“等等我~!”

因为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铃花好奇地回过头去,就看见之前见过的那个女孩子正拉着一个人向他们这边跑来。然而铃花的注意力第一时间被那个女孩旁边的人吸引了过去——那、那个也是药研没错吧??!

对方和自己有相同的刀完全不值一提,刚好带出来的是同一把刀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药研是很容易得到的短刀,但令铃花忍不住去看对方家的药研藤四郎的原因是——他穿的好羞耻PLAY啊!

那、那、那个野性风的衣服、那个毛绒尾巴、还有最显眼的那个毛绒耳朵是怎么回事啊!居然真的就这样穿着走出来了哦?!

“嗯?啊!你也觉得我家药哥超帅的吧?”察觉到了铃花难以言喻的目光,那个女孩一挺胸,看上去非常自豪,“这都是我的功劳哦!你要看看吗?我这里还有别的照片哦!”

“对了对了,我叫安彩!我们来加个好友吧?”

铃花看着对方的药研藤四郎一脸无奈又纵容的表情,最终还是被安彩拉着加了好友,并被对方投喂了一大堆换装PLAY的照片。其中有些是从论坛上扒下来的,有些是安彩自己拍的……看不出来她还是个土豪啊……

虽说觉得穿成这样就这么走出来超羞耻PLAY,但是不得不说真的挺帅啊……铃花这么想着,如果不是自家的药研还在旁边,她大概早就放飞自我向安彩安利自己以前找到的资源了。

………………

两只审神者在沟通交流了一番之后,各自被自家的刀剑拉回了家。

因为已经离开了人多的地方,铃花也就放开了手。而药研则是看着她的侧脸陷入了沉思。

……莫非大将很喜欢那种风格的衣服吗?

——几天后,铃花在晚上受到了来自自家药研的会心一击。

穿着和当时安彩家的药研藤四郎颇为相似甚至青出于蓝的野狼套装的药研敲开了她的门。

“如果大将喜欢的话,就请看着我吧。”他这么说,“另外的‘我’能做到的,我也可以。”

……………………夭寿啊!

铃花吓的立马关上了门,捂住了自己滚烫的脸颊。

隐藏在夜色中,却又在月光下泛着妖异的光的紫色眼眸在脑中挥之不去。

……成年女性迷恋小学生,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醒醒啊铃花!他只是一个比你还矮十厘米的孩子而已!

铃花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企图把刚刚看到的情景从脑中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