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云深半倚在榻上,睁开微瞌的眸,对着闯进门的清音和芷画淡淡道:“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芷画,有些事情该让你知道了,其实我并不是女子而是个男人,因为一些事情我从小就被迫穿上女装伪装成女子,除了清音再无人知晓。”

芷画被秦云深的话惊出一头冷汗,愣愣的望着秦云深,满脸震惊,“怎么可能!小姐怎么可能是个男人?明明是小姐啊,我见他们男子都有喉结,可是小姐没有啊!”这也是为什么芷画伺候秦云深多年却没有发现秦云深是男儿身的原因,秦云深根本没有喉结。

秦云深站起身,负手而立,声音带着轻叹,“那是因为我会缩骨术,其实现在你看到的我并非是我。”

若非是缩骨和易容术,端王和钦国侯怎能待他如此好,无非就是想利用他,让他易容成各种各样的人为他们打探消息,如果不是自己豁出性命得到那些人背后的把柄,那些人又怎能会轻易受端王的控制愿意助他一臂之力,这一切全是因为他秦云深,谁曾想端王利用完自己后翻脸不认人,无情至极...

“奴婢明白了,此事关系到小姐性命,芷画定不会泄露半句。”芷画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把所有的惊讶全部都快速收了起来,声音坚定的向着秦云深表达忠心。她平时话虽然多年龄小又爱大惊小怪,可是她不傻,自然知道秦云深不是一般人,说不定还是江湖中人,只是小姐一直与她生活在一起,又是如何练的缩骨之术,这些芷画却不敢问,秦云深是主子她是奴才,哪有奴才去质疑主子的。

“芷画,你从小便跟着我,不然今日我也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刚开始你陪伴我的时间短,所以并不敢让你知晓半分,可是现在我信你。”秦云深望着芷画娓娓道来,眼里的信任让芷画感动的红了眼睛。

“小姐......小姐放心,就是死芷画也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只不过现在丞相府二少爷扬言非您不娶,这可如何是好?”芷画知道一旦秦云深是男儿身的事情被丞相府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秦云深拿出贴身锦帕为芷画擦拭着眼角的泪花,微微一笑,“放心,就算我想嫁有些人也不会让我如愿。”

他清楚的记得上一世秦觅雪钟情于丞相府的二少爷陈文晋,整天嚷嚷着非陈文晋不嫁,可是陈丞相却不愿意,恐怕那时候钦国侯便与陈丞相勾结在一起,害怕侯府与丞相府联姻树大招风,得当今圣上忌讳,他们做事谨慎自然不会露出马脚。

如今因着自己提前回了丞相府便使得一些事情发生了变化,秦云深也不知道是好是坏,这一世变数太多,自己定要小心再小心,至于陈二少居然会说对他一见倾心非他不娶,秦云深冷笑,全都是钦国侯与陈丞相使的障眼法,他自己根本就没见过陈文晋,也没去过护国寺,不过如今三夫人的心里定是火冒三丈,前些日子他还听说钦国侯松口要替秦觅雪把这门亲事说下来,而现在陈二少要娶的却是自己,三夫人为了自己女儿的婚姻大事定会做出什么事情,姚英红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呵,坐山观虎斗而后再补上一脚,让自己永无翻身之地,不过三大夫人最好不要把心思打在他的头上,不然不要怪他心狠手辣。

——————

‘碰!’精致的金丝玉扇猛然摔在地上,扇子顿时断成两截。

“什么!陈二少起誓非二小姐不娶?”三大夫人脸上巨变,眸子阴沉如冰。

初霜点点头小心翼翼道:“外面好多人都是这么传的,说丞相府的陈二少在护国寺碰到咱们府里的二小姐,说二小姐天姿国色美貌无双,就算没有与二小姐说上话也能感觉出二小姐的端庄贤淑,温良恭俭...”

“秦云深!好啊你!刚刚回府就迫不及待的去勾引陈二少,一心想着往上爬,也不看看自已是什么身份,说好听点是钦国侯府的嫡女,谁不知道她不过是个庄子里长大的野丫头,不就是太后图个新鲜,没见过民间女子对她多看两眼,就以为自己真的是侯府高贵的嫡女了?她连给觅雪提鞋都不配!”三大夫人心底窝火,肺里一团气彷如要炸开一般,她怎么能不气,本来是觅雪的位置,却被秦云深横插一脚给硬生生夺走了,三大夫人只觉得自己两眼昏花,头晕目眩。

初霜见状连忙把三大夫人扶坐在榻上,声音急切,“夫人别气,大夫说您身体平时不能着急上火,不然吃不消,快点消消火,我们想想办法就是,要不然夫人再去问问侯爷?”

三大夫人揉着发疼的脑袋,有气无力的摆手,“不用了,既然丞相府的陈二少都在祠堂起誓,说明此事已无变故的可能,就算侯爷没有答应,觅雪也嫁不了陈二少。”

初霜暗暗焦急,“那我们四小姐可怎么办?四小姐知道这事恐怕要伤心了。”

说曹操曹操到,只见秦觅雪两眼带泪的跑进房内,见着三大夫人便一把扑进她怀里,声音委屈,“母亲!你要为女儿做主啊,母亲不是说侯爷已经答应把我许配给陈二少,可是现在陈二少怎么会在祠堂起誓非秦云深不娶,那可是祠堂起誓,一旦起誓便无收回的可能!”

见女儿哭的如此伤心,三大夫人的眼眶不禁发酸,“觅雪别哭了,我可怜的孩子,放心,让母亲想想,让母亲再想想办法。”

秦觅雪哭着摇头,“小时候文晋哥把我从水里救出来的那一刻,我就决定这辈子谁都不嫁,要嫁就嫁给文晋哥!”

三大夫人怎能不知道秦觅雪的痴心一片,擦拭着眼角三大夫人的眼中闪过狠厉,“好,觅雪你放心,不惜一切代价母亲也要让你嫁给陈二少,时间还多容我慢慢想想。”

为了女儿的幸福,就是不择手段又如何,只要女儿能幸福,就算遭报应她也心甘情愿.........

——————

陈文晋吊儿郎当的半躺在凉榻上,眯着眼享受着雨夏为他揉肩捏腿,“嗯...对对,就是这里,来再用力些,别怕,用力,对,就这样......”

而另一名相貌美艳的丫鬟红棠则是把桌上洗好的葡萄,仔细的剥掉皮送到陈文晋的嘴边。

陈文晋砸吧砸吧嘴,满脸享受,这种醉生梦死的生活太好了。

“少爷!少爷!”

陈文晋瞅着身材圆滚壮硕的虎子从半掩着的门外挤进来,声音崩溃,“什么事儿这么慌慌张张,从你来到这儿一个月已经换了四次门,我真的不想再换了!”

虎子不好意的挠挠头,“奴才这不是有急事么。”

陈文晋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端起红棠为他煮的去火茶水不耐道:“行了行了,说吧,又发生什么事了?”

虎子这才急急忙忙道:“少爷,现在京城所有人都知道你在祠堂起誓非钦国侯府的二小姐不娶,大家现在都在赞颂少爷的痴心一片!说少爷是情根深种感人至深,居然可以为了钦国侯的二小姐起誓,此生非她——”

“噗——”虎子还没说完陈文晋已经把喝进嘴里的水吐了出来,拍了拍胸脯,咳嗽道:“没事咳咳...你继续说...”

虎子这才继续道:“可让奴才疑惑的是,奴才天天都和少爷在一起,这些天您根本没去过护国寺,怎么可能会碰到钦国侯府的二小姐!”

陈文晋抚额,屏退身边的两个丫鬟,无语,“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他刚刚穿到这里还没两个月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个桃花运,他可是看遍古装穿越历史现代影视的未来人类,当然知道这其中肯定有猫腻,如若钦国侯府和丞相府联姻,那代表着什么陈文晋很清楚,恐怕六龙夺嫡的戏码即将上演,但是他是丞相府的少爷啊,一荣俱荣一荣俱损,若是他这个便宜爹站错队帮错人可就麻烦了,不管那位皇子能不能登基,他便宜爹位高权重,定会得新皇帝忌惮,历史上翻脸不认人的皇帝还少吗?

使劲拍着发疼的额头,陈文晋心底犹豫不决,若是一走了之他倒是落得逍遥自在,可是他占用了陈文晋的身体,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再说他这也算是因着陈文晋而再世为人,道德和理论上不允许他把丞相府弃之不顾,所以他现在脑仁乱哄哄的,想着到底该怎么办。

虎子虽然憨厚但什么都懂,不过是平日动作粗鲁些罢了,“少爷,这事应该和丞相大人有关系,要不您去问问他老人家?

陈文晋站起身来回踱步,半晌皱眉道:“你让我自己静静,下去吧。”

虎子点点不敢再说什么,躬身退了出去。

陈文晋叹气,天哪!谁来告诉他该怎么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