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多的时候,决定了胜负的前提,并不是力量的大小——而是各种意义上的有心算无心。虽然这么说应该显得略有所奇怪,但是事实却依旧是事实,比如说这个世界里甚至能够在博派不知情的时候探听对话的声波,在此刻却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的被三个来自各个世界各个阵营的最高情报官给蒙蔽了一样。

——当李琳得知了后续关于千斤顶的事情了之后,她根本就没有感到任何的惊讶。将自家似乎遭受到了连环芯理暴击的声波稍稍安抚了一下,出于一种莫名的愧疚芯理,还是好好的将对方带回了基地。看着对方决定——要一个TF待一会儿。

“果然,看起来情况根本和预想的一模一样呢。虽然说从某个意义上不一样……但是这个世界的空军指挥官大人也是一如既往的作死不自知呢。”李琳轻轻的将指尖从对方的脖颈部分拿下来,“不过,情报参谋阁下这么做的话,果然我还是可以考虑一下实行擎天柱陛下的命令……?”

李琳看着原本一直跟在他们身后——而她也并未多加干涉的对象。

“……”伸出的触手被对方用星辰剑拦下,声波毫不怀疑对方会在自己做出下一个举动之前先选择执行她上司曾经的命令,“【无法确认】【你的行为目标究竟是如何】,【需要达成一致】。”

“啊啊,我可不认为达成一致需要用这种手段哦。毕竟你可是‘声波’哦,所以需要理解的话需要达成一致的话,尽量的,全部把你的想法告诉我就行了。”单手紧紧的握住自家bondmate赠送的圣剑,嘲讽一样的将指尖搭在嘴边,露出了略微恶意的笑容,“——真是遗憾不是吗……用强的可不行哦,这世间的一切都要按照一定的规则来——只有这样,世界才会有秩序呢。”

“……”

声波保持着堪称寂静的表现,李琳也无法从他的身体动作上得知什么——比起她那个世界的情报官而言,这些原本应该说是‘原版’‘正常’——甚至可以说是‘认识’的更早——的情报官们的行为并不是那么容易理解。声波并没有否认对方的话语,却问起了感觉上似乎完全无关的问题——

“【提问:你真的能够分辨你自己的行为吗?】”

带着冰冷味道——但是却与自己熟悉的那个TF在更深层次上一模一样——的声音,几乎让李琳忍不住愉悦的发抖。

“【李琳:你真的是,喜欢他吗?】”

——李琳当然可以说上一大堆东西来搪塞声波,她当初就是如此能够甚至不多过处理器一样的对着擎天柱说着类似于甜言蜜语一样…其实本质上却没有任何意义上的话语。也就是如同她能够对着上一个世界的擎天柱一副毫无异样的样子说出所有的事实那样——说出删减误导印象操纵版本的事实。

她当然想要说实话了,特别是当她有好感的对象总是这么问她的时候——

“声波,你知道吗?”软糯的声音呼唤着完全一样的名字,可是声波却总是觉得对方其实根本无法分辨他们——他声波,和平行世界的他。就一如既往的,口齿清晰,慢条斯理还带着些许温软的语气的说道,“——上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TF,就是震荡波。

原因的话……大概是因为我因为各种各样的——谁知道是不是只是借口——的事情,再次被陛下暴揍了一顿吧。而当时呢,我是这么对他说的……”

“——当然了,我可以根据逻辑系统的分析数据决定跟随最后胜利者,甚至大可当一个墙头草。但是……有的时候不是逻辑系统的最优先解决方案就是真正的解决方案。”李琳歪了歪头,凑近了对方的脸——但是也依旧因为身高而只能仰视着对方,“我的答案是认真的哦——最起码,我到了现在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着。”

“……”

声波像是放弃了一样抽回了明显刚才他是准备直接强行接入对方系统内部,读取信息的触手。就像是无奈的退让一样,虽然没有继续这么对话下去,但是声波最终连接上了他们之间的加密内线。李琳也同样当成是没发生一样,星辰剑被她收入武器架之中。

——他们异常默契的没有多表现出什么一样,甚至没有多看其他方向一眼。

【李琳:擎天柱的命令?】短暂的疑问之后,【既然你真的喜欢他的话。】

——李琳不知道声波后半段话是从哪里截取出来的……又或许他无法接受用自己的声音来说这段话语?

【声波~我虽然喜欢你,但是这可不代表我不会想要杀了你哦……嗯,无论是对哪一个而言呢。】软软糯糯的声音带着温和的语调这么强调着。很快的,这种容易造成尴尬的话题就被转向了另一边,【不过果然用内线说话还是比用发声器说话感觉有安全感呢。】

虽然说早就应该习惯了在身边无数循环都不会停止的被监视,但是……真的说起来,对除了擎天柱陛下之外的任何汽车人的窥视都处于一定的低容忍度的状态呢。

——特别是被某些类似某救护车这样会给她带来芯理阴影的家伙如此注意着的时候。

【…同意。】虽然有短暂的停顿,但是看起来……反正同样身为反派军队的最高情报官,虽然属性上不太一样,但是果然还是能够在有些事情上达成什么不得了的共识。

虽然说被一些家伙注意警戒事实上本来就是借用自身和擎天柱的关系会必然导致的事情——早就有所芯理准备了——仅仅只是情感上的感觉厌恶而已。

【所以说,声波酱应该在我们努力的和这个世界的汽车人打好关系的时候弄到相关情报了吧?】李琳的声音里面慢慢都是赞赏憧憬的意思,【毕竟对于声波而言的话,这个世界的情报库应该就进入如同自家后院一样简单。】

——就一如她进入汽车人的资料库的难度简直就不是在入侵,而仅仅只是字面意义上的‘进入’一样。

声波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直接将李琳早就告诉他的所需资源相关资料传递给了对方;而李琳自然也不会多做什么多余的评价,只是平静的记录下了这些数据——脆弱的仅用两位情报官之间默契的行为规则进行约束的信任,这让他们还是继续用着应该随着战争重启而遗忘的联系。

并不会对李琳那充斥着赞赏甚至可以说是羡慕憧憬意味的语言有什么排斥感,但是却还是有些莫名的带着些许烦躁不舒服——就算同样是霸天虎的情报参谋,可是李琳却并没有让那个——平行世界的他做这种事情。

声波看着李琳露出了些微兴奋的表情。

——这个孩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并不怎么遮掩自己的神态和情绪。

声波的屏幕上面就和以往一样,在大多数时候,仅仅只是保持着空白的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