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第七班分别后,旗木卡卡西没有直接回家,他从小巷拐进大道,走进喧闹的集市。

旗木卡卡西记得家中的冰箱里已经没有什么存活了,如果他再不补填些东西,他今晚的晚餐就要喝西北风了。

在挑秋刀鱼的小摊上他遇见了熟悉的人——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

出于对领导的热情,旗木卡卡西主动走上前去抬手打招呼,“啊,三代目大人。”

“嗯,卡卡西吗。”猿飞日斩一脸和蔼地微笑点了点头然后回道。

“三代目大人也是来买菜的吗”旗木卡卡西问道。

“嗯,是的,正好今天闲下来就被家里使唤来买点东西。”猿飞日斩回道,“对了我记得你今天也是要对学生进行考试的吧,你带领的那个班是那个宇智波遗孤的宇智波佐助和水门留下的那个孩子漩涡鸣人那个吧。”谈起宇智波和水门猿飞日斩的眼里划过自责和忧伤。

“是的。”旗木卡卡西点头回答。

“那些孩子通过你的测验了吗?”猿飞日斩问道,对他而言不论是当年九尾事件还是宇智波动乱都是他一生的遗憾,他愧对于这两个孩子,但又没有立场去补救,无奈他只能在暗地了解这些孩子一下。

懂得猿飞日斩心思的旗木卡卡西答道:“嗯,他们都通过了。”

“是吗,那太好了。”闻言,猿飞日斩心里的放松了一些,他继续感叹道“第七班的孩子都是很乖的好孩子啊。”

听到这句话,旗木卡卡西一顿,干笑了几声回应。

他回想起今天生存演习时第七班那三个孩子皮到爆的迟到理由,那些孩子乖?旗木卡卡西感觉自己有苦难言。

猿飞日斩没有理解旗木卡卡西的表情,他继续道:“今天早上我遇见了一个有着樱花色头发的漂亮女孩子,那个女孩子是你那个班的吧。”

“嗯?嗯。”这个问题让旗木卡卡西有些意外。

得到肯定的回答,猿飞日斩笑眯眼,道:“今天早上我遇到了那个女孩子,那个孩子很热情哦。”

旗木卡卡西:……热……热情?

没看出旗木卡卡西脸色诡异,猿飞日斩继续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女孩子突然把我从马路这一端拖到马路另一边。”

旗木卡卡西:……

“还有,那个女孩子走后,我又遇到了那个宇智波的少年。”猿飞日斩道。

旗木卡卡西:……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然后那个宇智波少年也不知道为什么把我从马路另一边又拖回马路这一边了,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好热情啊。”猿飞日斩道,他抬手缕了缕自己的胡子,满面微笑。

听到这里,旗木卡卡西算是了解情况了……

春野樱和宇智波佐助这两个人没有说谎啊啊!

他们今天真的扶老爷爷过马路了!

而且扶的不是别人,是三代目火影大人啊啊啊!

而且还是强行把不明状况的三代目大人给拖过马路的啊!

春野樱和宇智波佐助,你们为何这么吊!

猿飞日斩:第七班的孩子都很乖很热情啊:)。

而春野樱和宇智波佐助并不知道旗木卡卡西的状况。

春野樱现在正在意念空间通过意念连接远在月球上的师傅。

“师傅傅。”春野樱乖巧跪坐在榻榻米上,低头显出服从尊敬的样子。

“嗯。”大筒木辉夜跪坐在软垫上,纯白的长衣衬得她的肤色更加白皙,眉眼里的淡漠和孤傲显出上位者的优越感,即使现在受困她也依旧从容不破。

大筒木辉夜抬眼,淡紫色的白眼隐隐透出柔光,她张嘴道:“你找妾身所谓何事?”这次这个徒弟主动找她,定是有求于她。

春野樱抬头望向大筒木辉夜,一脸郑重地道:“师傅傅,请帮我变强。”

闻言,大筒木辉夜有些惊讶,毕竟自从她接收这徒弟她就了解到,春野樱是一个能不动手就不动手,比起亲自上更愿意在后面看别人上然后拍手叫好的人,因此春野樱对于增强自身能力这件事没什么兴趣,今天突然来找她,而且张口就是变强,实在是怪异。

大筒木辉夜问道:“之前说要教导你忍术你不愿,这么今儿个突然改变注意了。”

春野樱微笑道:“今天不一样了,我没有后顾之忧了,所以当然要搞事情啦,当然如果可以要搞大事,钓凯子没有实力作为基础那这么钓到更优质的凯子呢。”

春野樱:本小仙女可是要钓尽天下凯子的人:)。

大筒木辉夜:结果还是为了钓凯子啊。

也没有多询问没有后顾之忧的原因,大筒木辉夜还是愉快地表示你有上进心我也是很开心的。

大筒木辉夜道:“妾身的阴遁阳遁来了解一下:)。”

春野樱道:“不要,兔子角和白眼不符合本仙女的审美标准。”

大筒木辉夜:……呵。

然后春野樱被大筒木辉夜踢出了意识空间,真是可喜可贺。

被赶出去的春野樱:嗷~~,师傅傅你表生气嘛。

而宇智波佐助的待遇就和春野樱完全不一样了。

宇智波佐助扑到千手扉间的怀里,将今天经历的生存演习讲给千手扉间听。

搂着千手扉间的细腰,宇智波佐助沉默了一下道:“老师,我想要变强。”

“佐助现在在同龄人里算是很强了。”温柔地宠溺着宇智波佐助,千手扉间抬手摸了摸宇智波佐助的头,及地的白色长发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摇晃。

“可是这样还远远不够,我还太弱了。”宇智波佐助搂紧了一些,闷闷地道。

明白宇智波佐助现在是因为没有安全感才这样的千手扉间没有说话,他沉默着耐心等待着宇智波佐助的倾述。

“是我的错,是我太弱了,如果今天的演习在我那次进攻的时候可以抢到铃铛的话,旗木卡卡西后面就无暇顾及春野樱,那春野樱就不会中幻术了,春野樱今天的情绪失控有我无能的因素在。”宇智波佐助低头道。

千手扉间抚上宇智波佐助的头温声道:“你想得太过了,春野樱那个小姑娘今天出的意外不能怪在你的身上,毕竟后面的事谁也无法预料,今天你能近一个上忍的身已经很不错了。”

宇智波佐助咬紧嘴唇,沉默不语,他还是无法释怀。

“如果你现在还想要变强的话,我可以帮忙。”千手扉间道。

闻言,宇智波佐助立马抬头,墨瞳闪烁着微光。

对于平常人来讲,如果自家养得孩子钻牛角尖,一般应该会选择多开导,而对于喜欢宠自家孩子的千手扉间来讲,则选择溺爱,顺着孩子的方向走,孩子开心就好了啊。

对于现阶段的宇智波佐助而言,再多学习什么高级忍术还太早了,就算学会了高级忍术,没有足够的查克拉都是空谈,所以千手扉间选择在别的地方下功夫。

厉害的忍者大多都有通灵兽,很多忍者家族都有固定的通灵兽一族,也有联系通灵兽世界的卷轴。

千手扉间最一开始的通灵兽是和千手柱间一样的神明门和神罗门,在他开始与宇智波一族战斗期间时这种通灵兽还是不错的但随着他外出到别的世界了解更多物种,原本的通灵兽在他眼里就愈发不入流。

既然要给自家孩子的就要给最好的。

本着这种想法,千手扉间拿了一个卷轴出来,打开,是上面画有一个有着复杂晦涩符文的法阵。

“滴血上去,然后召唤出最适合你召唤兽吧!”千手扉间对宇智波佐助道。

宇智波佐助点点头然后从忍具带里掏出一把苦无,割开手指,滴血在法阵的中央。

血液刚刚落在法阵的中央时,法阵之间发散出许多的白色烟雾。烟雾散去后,两人往法阵中心看去。

一个白色的耳朵像猫又像兔子,尾巴大大,浑身雪白的生物站在法阵中央,那个奇奇怪怪的生物在看清两个人后立即转向宇智波佐助道:“你要不要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马猴烧酒呢?”

这句话让宇智波佐助一愣。

宇智波佐助:……这句话怎么感觉这么熟悉?

“不签,滚!”千手扉间一把夺过宇智波佐助手里的苦无射穿了神秘生物的头,然后迅速结印将神秘生物送回去了。

千手扉间:敢和我抢马猴烧酒宇智波佐助,QB你很吊啊。

茫然没反应过来的宇智波佐助道:“刚刚那个是?”

千手扉间微笑,一脸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道:“没什么,一个垃圾生物而已,别在意,来来来,我们再试一次。”

宇智波佐助道:“……哦。”

法阵这一次迸发出一阵强光,刺得人眼睛发白。过了一会儿,光芒散去,两人朝法阵中间看去。

“皮卡丘!”

“哇!好肥的黄老鼠!”宇智波佐助惊叹道。

千手扉间:“……”他都有点不知道从哪里吐槽比较好。

可爱的皮卡丘歪了歪头似乎不知道自己这么会到这个地方,它的耳朵点了几下,短短的小手撑在肉肉的脸颊旁边。

看着眼前的可爱的皮卡丘,宇智波佐助表示莫名喜欢,他抱起皮卡丘对千手扉间道:“拜托,师傅,将这只黄老鼠交给我!”

千手扉间:“……你喜欢就好。”只要不要走上成为神奇宝贝训练师的奇怪道路就好。

然后宇智波佐助带着皮卡丘开开心心地离开了。

就在宇智波佐助离开不久,千手扉间感觉旁边的空间有震动,他抬头看去,看到了跪坐在地上的漩涡鸣人。

漩涡鸣人一脸郑重地对千手扉间道:“拜托,师傅,将佐助交给我!”

千手扉间:“……你喜欢就好。”

系统:啧啧,你们贵族圈可真乱。

千手扉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