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红狼?”阴戾男子低喝一声,却看到红发男子背心透出一只冰锥,再看人已经嘴角淌血双眼爆睁,彻底断了生机。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冰锥透明,再加上夜色遮掩,才让众人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红狼已死。

阴戾男子脸上的冷意更胜,阴冷的气息让周围人都纷纷后退。再次抬起头来,带着除之后快的表情,一步步走向半靠着大树喘息的云渊。

云渊胸前全是吐出的鲜血,这么近距离被打一掌,饶是他有防备,也难以承受。五脏六腑被剧烈震荡,鲜血随着他的笑声,不停地从嘴角溢出。不过死前能把冰锥刺入红发男子心脏,他觉得很划算。

“杀我三名属下……”听着云渊的笑,阴戾男子怒到了极点,“小子,我要你死!”

云渊笑意更胜。

他自知难逃一死,玄冥自己还被围困着,而他别说反击,就连逃跑都不可能了。五脏移位,四肢骨折,整个人就像个破碎的玩偶一般。

可他想笑,也笑的出来。

凭十五岁的年纪,四品魂修的修为,连诛三人,有高位大修士陪他一起下地狱,够本了。

只是……大仇还未报……

云渊挣动仅有的力气看向远处的玄冥,那张风雨不动的冰冷容颜上露出了罕见的急色,正不顾一切的朝着自己这里冲来。

“快……逃……”云渊只来得及嘴唇动动,再无力气。

无憾,已无憾。

看着挥过来的一掌,云渊缓缓闭上了双眼。

他没有看到玄冥倏然一击,震开周围所有人。单手指天,八张卡片环绕周身,化成一身护甲。

暗流涌动。

狂风骤起。

天空中倏然出现黑色漩涡,正在缓慢的运转着,那里似乎正在酝酿要吞噬整个天地。

“怎么回事?”阴戾男子人被狂风吹动,一掌拍空,人已经惊恐万分了。

到了他这种修为,风雨雷电是很难对他有什么影响的,什么风能将他吹动。

没顾得再去理会云渊这个无关轻重的小人物,哪怕他之前用的弓引起了他的注意。阴戾男子视线转到了玄冥那里,只见他头顶玉冠,周身宝甲流光溢彩,站在那里气势岂是之前可比的。而原本围攻他的人,已经变成了一地残肢断臂,一个活着的都没有了。

阴戾男人瞳孔剧烈的收缩,身体已经不可抑制的发抖。

这就是妖尊真正的实力么?

知道他未完全恢复,又用了夜阑花,还是依然无法撼动他么?

之前他几乎以为自己稳操胜券了,看着妖尊每吐一口血,他心情都会更加愉悦,只是这一切是如何逆转的?

阴戾男子凶狠的眼神投向了地上的云渊。

就是这小子,破坏了这一切。让他唾手可得的胜利,烟消云散。

尽管刚才的一掌打偏了,可是从身边掠过的掌风还是将云渊拍出了几米远。

内脏再次受伤,让云渊连睁眼的力气都荡然无存。

阴戾男子怒吼一声,“拦住妖尊!”自己则跨步来到云渊面前,满腔挫败的恨意随着吼声倾泄而出,“受死吧!”

手中长鞭朝着云渊脖颈卷去。

“尔敢!”玄冥第一次开口说话,不同于之前云渊听到的,这种声音清冷中带着暴怒,仿佛从天际传来。

同一时间,天空之中的漩涡仿佛终于吃饱了一般,随着玄冥的话落,无数紫色雷击倾泻而下,击落尘埃。一时间遍野哀嚎不止,四处血雨腥风。

八张卡化作的玉冠宝甲环绕玄冥周身,让他暂时恢复到了原本修为的七成。

他本不想如此,夜阑花对他,不仅仅是起到迷幻的作用,每一下攻击,都会损耗大量修为。这也是玄冥被围困的原因,否则以他的修为,何必和这些人苦苦挣扎。

就在他苦苦抵抗的时候,云渊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

有云渊吸引了火力,他此时想要逃脱毫无问题,可是……

玄冥眼角带着冰寒之意,他不想忍了。看到云渊最后说出的两个字,他的心就如刀割匕剜一般。

云渊昏昏沉沉中,根本听不清那到底是什么声音,只觉得耳边一片杂乱。什么雷击声、哀嚎声、怒斥声,在他耳中已经无从分辨。

被紫雷击中之人非死即伤,阴戾男子握着鞭子的右手更是被齐根劈断。

“妖尊!此仇必报!!”阴戾男子丢出一张卡片,身上凭空出现一层蓝色护罩,紫电击打在护罩上,剧烈震动一番,淡去一层。紫雷密布,护罩一层层淡去,最终卡片轰然破碎,却已然护住阴戾男子远离紫电攻击范围。

阴戾男子脸色惨白,紧捂淌血的断臂,眼中带着怨恨和肉疼狠狠地盯了玄冥一眼,回眼看身后,带来的一族精英竟无一人生存,只能快速离去。

四周总算再次安静,唯一站着的人,只有玄冥,他并没有去看阴戾男子一眼,而是冲到了云渊身边。

所有的紫雷都避开了云渊,形成一片真空地,云渊脸色苍白如纸地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云渊……”

玄冥的声音透着无力,手指费力的抬起,周身艰难涌起流光溢彩,涌入云渊身体。

云渊身体慢慢被修复,玄冥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

云渊感觉身体又有了力气,周身虽然还疼痛的很,可堂堂大男人,有什么忍不了的。

云渊慢慢爬起身,看到了面前的玄冥,顿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又恢复了知觉,好好地活了过来。

不过看到玄冥那越来越苍白的脸色,云渊大惊失色,“玄冥!快住手,你会死的!”

云渊身怀九卡之一,黑卡能感觉到自己帝尊的生命力在慢慢消散,云渊自然也能隐约感觉到。

玄冥看到云渊能爬起,能站起,能扑到他面前,终于放松了下来,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浅淡。

如画。

却让人深陷其中。

云渊沉醉在玄冥的笑容中,傻呆呆地看着玄冥向后倒下,惊呼着冲过去扶住。

玄冥昏迷不醒,云渊手脚无措。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一道碎裂声惊醒了云渊。

云渊惊愕地发现玄冥身上护甲、战靴、还有臂护正在慢慢碎裂,化成一块块破碎的卡片,仅有手中长剑,头顶玉冠还保持完好,但是也光泽暗淡许多。

云渊慢慢地拾起几张碎卡,手抖的厉害。这是和黑卡同级别的卡片,如今却已经破碎,他甚至能听到黑卡在他身体里溢出的哀鸣。

而让他悲戚的还不止如此,他发现玄冥的身体竟然在一点点的缩小,那原本的青年模样短短片刻就化成了一个十五六岁的俊美少年,再片刻又成了十来岁的稚龄,最终停留在了六七岁的模样。

云渊彻底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