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敬亭第一次见到柏九棠是在自己北京租房的地下车库。当时他正在花式给自己新买的鞋子拍照,背景就是他经常拍照的那面墙。

拍完回家的时候和柏九棠打了个照面,说实话没带隐形的白敬亭真的没有看清她长啥样,当时只觉得她一直盯着自己看是不是认出了自己。

后来白敬亭和柏九棠聊天的时候,才知道柏九棠一直盯着他看,是因为他堵在上楼梯的那里给鞋拍照。他自己想想要是有一个人在地下停车库里疯狂的给自己的鞋拍照的话,他肯定也会上前用自己的双眼锁定他。

白敬亭回到家中心情愉快的煮起了泡面,庆幸了一下对门终于没有了叮叮当当的装修声。

“叮咚。”泡面才刚下锅门铃就响了。

打开门一看是停车库打过照面的那个女生,带了眼镜的白敬亭终于看清了长相。

黑长直,身材高挑,一看就很温柔,后来白敬亭想到见到柏九棠的第一印象就觉得自己眼力是有多么的不好,神特么温柔。

“你是?”

“我是你对面新搬来的,这几天装修吵着你不好意思了。”她把手中细心装好的饼干递给了他,“这是我自己烤的饼干,算是送给新邻居的见面礼吧。”

白敬亭挣扎了一会,如果拒绝会不会显的很尴尬?

“谢谢。”白敬亭伸手接过道了声谢。

“不用谢,忘了介绍我自己了,我是柏九棠。”

“白敬亭。”

“我知道。”

等等,柏九棠???这不是前几天魏大勋发给我的那个视频中和匪徒battle并且一打五的侠女本人么?!

白敬亭不是很关注这些事,毕竟他的世界里除了鞋就是篮球了。

但奈何有个喜欢凑热闹的好朋友——魏大勋。

前些天魏大勋发给了白敬亭一个视频,视频中就是面前这个女孩一打五,打的对面匪徒嗷嗷乱叫,真帅气!

少年嘛,总是有股血性在。出生在怀柔的白敬亭,也有着一股属于北京胡同里的侠气。年少时,也幻想着仗剑走天涯。如今当了演员,也忘不了年少轻狂的梦,想拍个武功高强的侠士,圆一圆自己的武侠梦。

和新邻居进行完了有好的交谈之后的白敬亭拿着自己的小饼干,看了看自己煮好的泡面,陷入了纠结。

这饼干应该能吃吧?泡面什么的还是狗带吧。

白敬亭咬了一口,恩,有点甜。

后来两人相识真的就是所谓的缘分天注定了。

白敬亭近段时间沉迷上了游戏,前段组队组到了一个队友,特别刚一点也不怂,技术也超级好。

白敬亭就暗戳戳的勾搭上去了,勾搭之后才发现,这个打游戏刚到不行的大佬不是抠脚大汉,而是个声音好听的小姐姐。

女生就女生,反正她可以牛逼到一打五带我躺赢。玩游戏谜之胜负欲强烈的白敬亭这样想到。

两人通过游戏关系越来越熟识。

这天,白敬亭和大佬打游戏的时候突然发现大佬掉线了。

“叮咚叮咚叮咚。”一阵急促的门铃响起。

“我家无线网断线了,你家wifi密码多少?借我蹭一下。”柏九棠盯着手里的游戏界面,暗叹这把输定了。

连上白敬亭家无线网的柏九棠终于连上了,刚连上就看到屏幕上大大的失败二字。

而白敬亭的屏幕上也是这失败的两个大字。返回结算页面的白敬亭看了眼站在门口端着手机的柏九棠,顺带瞄了眼她的手机。

“你是爱啃兔脑壳?!”白敬亭看着柏九棠的ID大呼出声,原来带着自己纵横的大佬竟然是自己的新邻居。

互相爆了ID的两人坐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画面异常的尴尬。

但尴尬着也就习惯了。通过游戏关系越来越亲密的两人也开始互道姓名。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

两人也从一开始坐在一起就格外尴尬,到现在如果两人都有空就一起涮火锅。

捞出一块羊肉塞进口里的白敬亭觉得以后想吃火锅了就有个人陪着自己一起吃,这样的日子也挺不错的。

白敬亭抬起头看着对面吃的毫无形象的柏九棠:“柏哥,咱俩在一起吧。”

说不清心动是何时开始的。

也许是孤单久了有个人一直陪着自己吃火锅也挺好的。

也许是一起看电影时她的某句吐槽戳中了他的心。

又或许是今晚月色正好。

喜欢没有缘由,告白也不分地点。清楚了自己心的白敬亭,没有任何犹豫。小时候妈妈就对自己说,碰见自己喜欢的一定要好好把握,莫等错过之后才追悔莫及。

大人的言语总是带着几分人生道理,他们用自己走过的弯路来告诫后人。

“恩。”

巧的是,对面的柏九棠想法与白敬亭一样。大概她也有个人生导师,告诉她好男人就该早点抓到手里这个道理吧。

不过后来柏九棠不止一次的觉得当时自己肯定是被火锅熏迷了心智,要不然怎么会瞎了眼跟这个钢铁直男在一起?

跟白敬亭在一起是很有惊喜感的,惊喜的地方表现在,中午录完大侦探后,两人涮火锅涮的正欢的时候,白敬亭突然开口,

“媳妇,我们结婚吧。”

没有鲜花,没有钻戒,没有音乐,只有火锅的香气和他理所应当的这句话。

柏九棠看着低着头假装不停的吃,不敢抬头看她的白敬亭笑了笑,反正都瞎了眼不介意在瞎一次。反正她知道对面这个男人会用自己往后的一生来陪伴她。

“走吧。”

“什么?”白敬亭疑惑抬头。

“民政局。”

结婚后的两人,生活跟以前过的也没差。只是迎来了属于两人共同的新生命。

看到柏九棠怀孕期间这么辛苦的白敬亭,打算就生这一胎,同样的苦他不想让柏九棠在吃一遍。

孩子生下来之后,白敬亭给他取了个小名叫火锅。

躺在床上的柏九棠格外心疼自己的儿子,有这么个起名废的父亲。

不过有了这么可爱的儿子,老公什么的完全可以丢掉了。

白敬亭表示微笑,跪榴莲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