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离正在静室里画符,周围一堆画废的式神纸。她的召唤术,其实是一种沟通异界的能力,召唤是最有利于阴阳师的方式。如果咒力过关,她可以停留在彼世更长时间。

花离在扉间回去之前,完成五芒星阵法的研习。收回Lancer站在阵法上,消失在这个世界。花离这次打算待久点,于是背包里都封印卷轴。

扉间带回来几个人,自然被柱间发现啦。柱间开心的扑住弟弟,被嫌弃的踹开。别以为不知道自己只失踪一天,兄长这样明显有别的阴谋。

“扉间哥哥~他真是你的尼桑吗?”

“花离是乖孩子,不要歧视他。”

扉间明白花离的感受,先认识他再认识兄长,落差太大有点不能接受。摸摸她的小脑袋,温柔的笑笑。兄长虽然蠢了点,但相信还是会招孩子喜欢的。

“柱间大哥好。”花离乖乖的点头,行礼打招呼。

“柱间大哥好。”小樱有样学样,表情呆萌呆萌的。

“乖。”柱间觉得好萌,他已经有孩子啦,可没有乖巧可爱的女儿。

“扉间哥哥,可以帮我和泉奈哥哥送信吗?”

“你想让我通敌吗?你没听他说过,千手和宇智波是宿敌吗?”

花离低落下来,柱间抱起花离,挥挥手出去了。扉间知道…愚蠢的兄长,一定会去通敌,他才没这么闲呢。拉着小樱去实验室,会请来油女一族的人帮她。

——小河边

花离好奇看着柱间带她来野餐,想起Lancer也喜欢,于是召唤他和斋藤出来玩。柱间也对式神有兴趣,比划几场就和Lancer称兄道弟了。

“斑、泉奈~”

花离叼着鲜美烤鱼,看到两个身影放下鱼。“泉奈哥哥,斑大哥。”

泉奈接住扑过来的小丫头,捏捏小脸浅笑。“真是你。”

“走、去宇智波家住。”斑直接了当接人,花离是宇智波预定的童养媳。

“等等~斑。”柱间才不乐意,他终于有机会和宇智波结盟(?)。

“这是宇智波家的人,你少打主意!”斑挡住柱间,横眉冷对。

“泉奈哥哥,你要的东西。”花离打开书包,掏出七个小卷轴,一个给了斑。“斑大哥,你的平板电脑。我下了好多资料,基本上都可以查到的。”

“教我玩。”斑让花离坐在腿上,抱着她研究期待已久的平板电脑。

柱间:平板电脑?

泉奈一个个召唤出封印卷轴的东西,都是他想要的书。上次订购…却没想到时间不够,没有拿上这些东西。扫一眼难得孩子气的尼桑,泉奈收起这些东西等他玩得愉快。

柱间观摩斑搜索资料,羡慕的扫一眼。想伸手过去,被斑瞪过写轮眼。好像那个平板电脑,比他们之间的友情还重要似得(嫉妒)。

斑听泉奈说过,花离会帮他定制平板,只是下次不知道多久才过来。斑看着太阳能充电板,特别小心的封进卷轴里。

这些昂贵的东西,斑自然不会白拿。他在接任务的同时,也收集阴阳师能用的东西。唯一找到一件还算满意的,现在给花离把玩。

“不喜欢再给你找。”

花离见斑拿出个礼盒,打开是一柄三尺长剑。和普通的利器不同,花离感觉到很强的咒力。它原本的主人,一定是位了不起的阴阳师。

指尖一点点的摸索符文,花离举着长剑,注入自己的咒力。一股冷森的杀气散开,花离的蝎尾辫浮起来,裙摆也往上飘。黑色的剑锋裂开,掉下薄薄的一层,长剑露出原本的样貌。

三尺的青锋双刃长剑上流转的符文,证明它法器的身份。花离尝试注入自己的精神力,好一阵才压制住长剑,确定自己主人的地位。张开手掌,长剑自动变小,在她掌心形成小剑的印记。

“呵~”看到花离惊喜的表情,斑也觉得很开心。

“花离、来~”泉奈招招手,牵着小丫头去旁边。

泉奈想知道扉间的事,花离毫不犹豫的说明。花离总觉得泉奈和扉间有点怪,好像在借由她传递什么似得。不过…她相信泉奈和扉间,对她没有恶意,乖乖按照他们的剧本走。骄傲的宇智波和千手,不会选择伤害一个别时空的孩子。

“跟我去宇智波。”

“可是~小樱~”

“油女一族吗?忍者的秘术没那么容易外传的。”

“不是让他们外传啊。”

“罢了,把佐助那小鬼找出来。”

“对噢,佐助肯定很高兴。”

受到召唤之后,佐助毫不犹豫的同意。看看周围的人微微点头,拉着笨蛋花离拖走。抱着手臂就开始逼问,上次是发生什么事。

三个月!

整整三个月了!

居然才召唤我!

“就是…我…那个…对不起。”花离欲哭无泪,弱弱的和小伙伴道歉。

“谁让你道歉了!”佐助并不是这个意思,他要的不是道歉。

佐助恨恨瞪她一眼,转身就去找泉奈。花离以为小伙伴生气,连忙追上去道歉、认错,保证下次不会遇上那种危险。可佐助就是不理她……

“别这么小气,清弦都骂过我啦。”

“下次……”佐助不想再继续说。是他太弱小,不能怨花离。若是他遇上同样的情况,也肯定会这么做。可这种无力感,绕在心头没办法消散。

下次…召唤我?

这种话不能说出口。

遇上危险…你不会召唤我的。

可我…想保护你。

为什么…我这么弱小?

“佐…助?呐、别生气、佐助——”花离看佐助跟着泉奈走啦,完全没有回头的意思。

“想他就过来看他。”斑是过来人,还能不明白宇智波的骄傲吗?

“花离~那是泉奈的儿子吗?好像啊。”柱间反应过来,惊呼一声。

“……”柱间大哥是个逗比。

>>>>>

千手和宇智波是宿敌,可两族族地却相差不远。花离甚至都不用担心,这个距离会降低佐助的状态。两族明明是死敌,为什么居住在这么近的地方?

而且、泉奈哥哥似乎知道扉间哥哥想做什么,而扉间哥哥…嘴上说宿敌在那边,却默认柱间大哥带她过来通敌?花离瞅着柱间大哥的儿子,戳戳他的脸蛋,看到一张傻兮兮的笑脸。

“姐姐~吃。”

“不能吞,含着。”

“甜~”

“吃完要漱口。”

花离见他开始自个玩,盘坐下来提炼咒力。她正在适应新武器‘青影’所消耗的咒力,强力的法器消耗自然也大。用‘青影’战斗,和她使用式神同等,消耗相对挺大。

扉间哥哥告知她,油女一族同意参与小樱的治疗,是柱间大哥去请的人。花离摸摸越发开朗的小樱,明显好转的雁夜牵着她,花离也放心将人交给千手一族。

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很不一样,花离感觉到同龄的小伙伴力气挺大,而且体力超好。据说是恢复力棒棒哒,用的也多是水、土的忍术。

“小花离,休息一下。”

“水户姐姐。”

红发的水户擦擦她的脸,这么拼的孩子,让她想起漩涡一族的‘辣妹子’。她和忍者的气质完全不同,出现在忍者堆里格格不入。族里的孩子……才那么喜欢招惹她。

“花离姐姐~”

“今天怎么样?”

“挺好,扉间哥哥说有进步。”小樱说话很慢,接过花离递来的奶糖,含在嘴里眼神变柔。

“那加油,我今天也努力啦。”花离学着欧尔麦特的架势,露出灿烂的笑容。

小樱微微点头,花离姐姐说过很多故事。拯救她的欧尔麦特,她的英雄总这么笑。所以,她带着这样的笑容,想要拯救自己。

有一天,自己也会去拯救别人吗?

花离姐姐说,这是‘善’。善并不是被欺负不还手,如果有人欺负要狠狠还回来。善是拯救,是指引,是一种精神信仰。

[我也是现学现卖,虽然不太懂。小樱,我想你好好的,这就是我善。]

小樱拉着花离的手,想起姐姐凛。姐姐还什么都不知道,等她努力的变强,就回去看姐姐。再也不会有人能欺负她,还有…想要再见艾斯哥哥啊,那么漂亮的火…还想要见呢。

“花离~小樱啊,带你去见见斑。”柱间从外面回来,黑色长发顺直飞扬。

“柱间大哥,你们不是世仇吗?”花离和小樱悲剧的,被和米袋一样夹着。

花离:到底怎么找到老婆的?

小樱:= =不舒服。

柱间一边飞奔,一边和花离讲故事。他和挚友斑的故事,斑是他的天启,他们有同样的梦想。花离听得很懵,原谅她还是个孩子,对于大人的弯弯绕绕不太理解。书上只是说历史上有诸侯遍地的战国时代,在这个时代总是会打仗。她只认识‘导火线’的字,完全不理解。

“斑、我把花离带来啦,是不是很快?现在比一下,你可追不上我。”柱间浑身都带着(快夸我)的意思,看得斑和佐助眉头直跳。

“呕——”花离被放下来就开始干呕,这搬运方式她受不住。

“花离姐姐。”小樱比她承受力要好,拍拍她的背递出手帕。

斑瞥一眼柱间,那眼神嫌弃极了。

柱间傻兮兮的笑,一时忘记啦。

佐助拿下腰间的水壶,递给花离用。

“比就比。”斑轻易的上钩。

“哈哈哈…涯壁垂直比赛。”

“……”小樱看着两个人,踩着悬崖飞奔出大片尘埃。

花离缓过胃部的不适,和佐助聊聊近况。佐助静静的听着,传说中的初代火影,其实是个逗比让人幻灭。看样子花离在千手混得不错,体术方面有明显的提升。

“对啦~佐助,我买了太空沙。小樱有啦,这个给你,你喜欢蓝色的。”

“这是什么?”佐助有点蒙,摁下去戳戳,一个洞、两个洞:好无聊。

“减压的,可以这样玩。”花离揉捏着太空沙,弄出各种形状。

“嗯。”佐助不懂这有什么意思,可花离送的也收下来。

“你要找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