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早上考的是数学。

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来后,大批大批的学生从每个考场里涌出来。Z中的校园开始沸腾起来,喧闹声不断。学生们一边抱怨试题出得太难一边开始讨论下午要进行的综合科考试。

考场一空,食堂就成了最热闹的地方。饱餐一顿立刻成了考生们忘记刚刚结束的数学考试的最佳方式。

8班的学生在食堂里占据了半张长桌,形成一个庞大的队伍。

孙泽祈说道:“我怎么觉得这次的数学试卷出得很变态,几道大题都要写上好久。”

王薇在一边点头:“不过在有些人眼中这份卷子根本就没什么水平!我坐在邹继铭后面,他那个数学狂人早早就把试卷做完了,后来不知道拿着把尺子在干嘛——今天的题根本就没要求画图。下课交卷的时候我问他在画什么,他说他在画图检验选择题的答案。我当时听得超想打他。拜托!我时间都不够,他竟然闲到要用画图的方式来打发时间。”邹继铭是个数学尖子,更是数学老师的得意弟子,每次数学考试都是班上的翘楚。

今天中午邹继铭跟邱懿琼到外面吃饭去了,并不在8班吃饭的队伍之中。

贾培霖开口:“我觉得倒数第二题最麻烦。我先做了最后一道题才回去做那道题,不过我第二种情况还没写完就响铃了。”倒数第二题是一道椭圆的几何题,要求根据条件写出椭圆的方程式。

罗菊娟问:“是分两种情况吗?”

尹心慧筷子一顿,想说什么又低头。

萧寒便坐在她旁边,见状不由低声问道:“怎么了?”

尹心慧压低声音问他:“那道题不止有两种情况,是不是啊?”她极少跟人讨论考试的内容,怕说太大声影响到贾培霖的心情。

萧寒扬起嘴角一笑,点点头,“嗯。是不止两种情况。你都做出来了?”今天贾培霖没有搅局,不过她倒是坐在自己旁边了。

凌舜就坐在萧寒对面,将两人的对话都听了进去,平日温和沉静的脸闪过一抹讶然:“对,总共有四种情况!你都写出来了?”这话是问尹心慧的。

他在做最后一题的时候灵光一闪想到倒数第二题有四种情况,可惜当时时间不多了,他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把另外两种情况详尽地写下来,只用两句话简单地概括了一下。

“嗯,我写了好久才全部写出来的。所以我最后一道题只做了第一问,算不算得不偿失?”心慧夹起一根青菜。

罗菊娟的数学一向学得不错,她思维转得快,此刻也醒悟过来:“对啊!糟了!我只写了两种情况。”

贾培霖抬头看向萧寒,后者脸上的表情虽是淡淡的,眼中却有着明显的骄傲。

贾培霖向他扬扬眉毛,意思是,恭喜你找了个这么聪明的女朋友。

星期三的早上进行的是物理、生物和历史科的考试,政治、地理和化学科的考试则在下午进行。因此后三科的学生多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复习。

随着春天的气息日渐浓密,天也亮得越来越早。Z中的校园早就被晨曦唤醒,虽然物理等三科考试9点才进行,但是早有学生来到教室复习。

早上来到学校后,王北依按照往日的习惯在便利店买一瓶罐装咖啡,却在转身之际如遭雷击愣在当场。

尹心慧刚从架子上拿了盒奶茶,转身的霎那突然觉得有两道目光灼烧着自己。她抬起双眸,只见一个高挑的女生双眼直直地盯着自己,眼中变幻不定。

王北依死死地盯着她,正确地说,是盯着她身上那件衣服。Y-3系列的白色T恤,胸前有个黑色的图案,线条简洁清晰。这是她今天早上第二次看到这个系列的衣服。

心慧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女生,却想不起来。

那个女生长得很高,大约有一米七左右,鹅蛋脸,头发又浓又黑,浑身散发着落落寡欢的气息。

王北依察觉到那个8班的女生似乎发现自己盯着她看——8班的学生她大都知道,她不自在地收回目光,脸色也恢复到沉静如水。

今天真是冲动过头了,怪只怪这件衣服的LOGO和款式她都太熟悉了,熟悉到即使闭上眼都能看到这个Y-3的标志在脑海里回闪。

王北依走向收银台,右手仍紧紧地攥着咖啡,抓得关节都泛白了。

结完账走出便利店,王北依拉开咖啡的拉环喝了一口,入口的液体又苦又涩——像极了她此时的心情。

8班的学生都是学化学的,下午才考试。

此时教室里十几个学生正在为下午的化学考试复习——8班的教室不是早上三科考试的考场,便成了学生复习的首选之地。

邹继铭、柳晶晶、孙泽祈和凌舜等都不是住宿生,此时也都在教室里。不过由于凌舜、贾培霖和孙泽祈都参加过化学竞赛,下午的化学考试是他们最为轻松、也是最不担心的科目,所以他们几个人看了半个多小时的书后便开始闲聊了。

8班的学生早已见怪不怪,偶尔还有几个学习比较轻松的学生插几句话一起聊天,譬如邹继铭。

话题从化学开始,然后渐渐涉及高三的几个风趣幽默的老师,接下来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有,随即延伸到当日举行的NBA比赛。

“今天有火箭队的比赛。”孙泽祈说道。

“还有小牛队的比赛。”贾培霖补充道,“萧寒那家伙这个时候肯定在家看比赛,早知道我也回家看了。”

罗菊娟闻言从化学书上抬起头,环顾了一下教室:“对耶!萧寒不在这里!”她和王薇嫌后面几个男生说话太嘈杂便坐到教室前面的座位上看书,不过此刻她显然也分心了,不仅将几个男生听了进去,还开始思考他们口中那个主角的下落。

尹心慧听了她的话,微微翘起唇角,“他回家了。”然后继续低头看以前做过的化学卷子。萧寒周日那天便跟她说过周二晚上要回家的事。

“是啊。萧寒昨天下午考完综合科就回家了。”王薇愤愤不平地,“他每次考化学前一天都会回家,搞得像过节一样。”枉她们几个人还在焦头烂额地复习化学,他却在家逍遥自在地过日子,简直没天理。

“我嫉妒那些有化学头脑的人。”罗菊娟的声音凉凉的。

“叫萧寒和凌舜他们把一部分脑细胞分给我们吧,或者直接脑袋割了给我们也行。”王薇建议道。事实上她也很羡慕自己同桌的化学头脑。

心慧闻言忍不住笑起来,便在此时突然听到教室后面一阵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