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好痛,心更痛。无力地坐到地上,下一秒就被纳入了温暖的怀抱,熟悉的气息,熟悉的香味。

我紧紧环住她的腰,闭着眼贴在她胸前。她蹲下来把脸埋在我肩上,有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脖颈滑落,我们都哭了。

我们过了很久才停止哭泣,静静相拥,我止住眼泪:“不回去吗?真的很晚了。”

“这么急着赶我走?”凌涵也擦着眼泪。

“你的家人,会担心你。”现在该有十一点了,怎么都没有人打电话催她回家?

“我来的时候就打过电话,说了今晚不回去过夜。怎么,要赶我到大街上去?”凌涵拉开我们的距离,伸手为我擦拭未干的泪迹,原来她一开始就已经打算好了。

“对不起,刚刚惹你生气。”我重新搂住她,脸贴着脸。

“傻瓜,明明是我先吼你。”凌涵刮了下我的鼻梁,双手搭在我肩上。

“我还以为,你刚才气得要扇我巴掌。”

“才哭完就卖乖,是不是我没打你让你失望了?就这么想被我打?”凌涵捏捏我的脸。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

“有个傻瓜住在这里,我来看她过得好不好。”

“傻瓜饿了,胃疼。”可怜兮兮地看着凌涵,道出我此时最真实的感受,想吐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别说是泡面了,大鱼大肉摆在我面前估计都吃不下。

“见面前没吃饭?”凌涵听了,立马露出一副担忧表情,焦急地问。

“下午没心情吃,晚上想吃的时候,外面的餐馆都几乎关门了,所以才买了泡面回来想填填肚子。”我点了点头,捂住肚子。

“你呀,吃泡面只会更难受。”凌涵拉我起来按在沙发上,“乖乖等着,我去给你煮面。”

“……”煮什么面?不可能是方便面吧。

“你现在是什么表情,不信我?我来的时候又给你买了一些吃的,早就预料到你一个人肯定懒得什么都不会准备。”似乎看出我的疑惑,凌涵用手指点了点我的头。

“你就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天使。”我感动得热泪盈眶,抱住她不撒手。

“乖,一会儿就好。”涵的温柔又回来了。

一刻钟后,我吃着凌涵煮的美味番茄鸡蛋面,心里满满地被幸福充斥着。而每每这个时候,我都希望能够一辈子跟她在一起,吃着她做的饭,或者让她吃着我做的饭。但我心里明白,我和凌涵成为真正的一家人,这辈子是不可能的。

………

凌涵看着我吃完,说了一句“傻样”就叫我去洗澡,说我身上的烟味还在,她不喜欢。

仔仔细细洗了澡,浑身舒畅。

我出来后,凌涵说她也要冲澡,睡觉才舒适。而我在客厅吹干了头发就进卧室趴在床上,一面为凌涵的到来而高兴,一面又纠结着她这样留宿是不是不好。

我不知道凌涵以什么理由告诉李森不回家,这是她跟他之间的事。反正都已经对这份爱情不抱奢望了,毕竟我不能强迫凌涵去解除好好的婚姻来跟我一个经济都不能独立的女生在一起。

我什么都不能给她,我有的只是一颗全心全意爱她的心。而这样的真心,李森也会有。

无论从哪方面我都比不过李森,所以我没有任何理由来责怪凌涵对我的“背叛”。这个背叛是我强加的,事实上根本就不存在。

怪只怪,我比凌涵晚出生;怪只怪,我们没能早点遇见;怪只怪,造化弄人,而我们无能为力。

凌涵,谢谢你曾试着接受过我,谢谢你对我的所有宠溺和包容,谢谢你到今天还愿意关心我。现在我都懂了,再不会埋怨你。

因为,我是那个最没有资格跟你置气的人。

……

我一直在第二顺位爱着你,一直从雨天,一直到阴天,一直到晴天你逃离过去。我一直在第二顺位等着你,一直从昨天,一直到今天,一直到永远我相信是我最爱你。

聆听你说抱歉多过你说我爱你,你困在雨里,我困在雨里,我的伞湿淋淋。没关系,是我最常说的一句,就让我等,就算我冷,至少我陪着你——罗志祥《第二顺位》

……

等我理清千思万虑,已过去了近半个小时,凌涵还没出来。

走到浴室门口,没听到里面任何水声,不放心的敲了敲门:“还没洗好吗?当心着凉。”话声刚落,凌涵就打开了门。

这一打开,眼前的美景让我傻眼。

“我,我去给你拿睡衣。”怎么就忘了凌涵的东西都已经带走了,当然没有睡衣。于是就见她裹着一条浴巾出现在我面前,简直是要命。

慌乱跑回卧室,翻找适合凌涵穿的衣服,结果却被人从后面抱住。这个人,当然只可能是凌涵。

放下手中翻得乱七八糟的衣服,转过来用身体包裹她:“怎么了?”

在我想要开口让她赶快去床上盖好被子之际,凌涵柔软温热的唇就贴上了我的,再次接吻,跨越了无数个日日夜夜。

上次这般,还是去年圣诞节诀别的平安夜,那之后我再没有逾越之举,如今凌涵这样做又是什么意思。

我都已经决定要彻底放下了,为何你又来动摇我放弃你的决心。

不是暧昧,而是爱恋。

没有干柴烈火之分,将无数个日思夜想都倾注在这一吻里,深深地重重地吻着,直到双方呼吸困难。

这个女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带着一份雅然的柔美,婉约的沉静,让我深陷其中。

“去床上吧。”好吧,我承认我的话很容易引人遐想。但我保证在说这话的时候绝对没有任何居心不良,就是纯粹字面上的理解。

小女人丝毫没有要动的意思,我只好用“公主抱”。

哪知道我刚抱她起来,浴巾就散开大半,我知道自己很不争气的脸红了,但又没有多余的手来掩拢浴巾,只好撇过头加快脚步走到床边,似乎我比被看的人更害羞。

把怀里的人放到床上,快速拉过被子盖住泄露在外的春光:“穿我的睡衣将就一晚可以吗?”我坐在床边轻声询问。虽说光着睡觉并不是坏事,但问题只有一张床。

凌涵突然坐起身,不由分说地堵住我的唇,不给我再开口的机会。

今晚的情形很特别也很反常,往日里都是我比较霸道,今天的我们仿佛角色对换,但我还是很惊喜。

……………………………省略

凌涵闭着眼,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只见凌涵双颊绯红,说不出的动人。浴巾完全滑落,扯出来扔到床尾。

“涵……”我呼唤。

小女人“嗯”了一声睁开灵动的美眸,明亮又朦胧。深情地注视着彼此,舍不得移开。

冬末初春时节,寒冷的气候还没有远去,空气里仍然弥漫着数不尽的冷分子,凌涵的身体开始颤抖。

我该继续吗?我能继续吗?

看出我的痴呆,凌涵用行动表达了她的意愿。微一使力把我拉向她………而我还处于思想抽空状态,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许是半天不见我有所动作,凌涵将脸颊埋在我的臂弯,咬了我一口,我才大彻大悟过来。忍住痛,我不怀好意地笑道:“我要咬回来。”低头吻上……

好一会儿我才恋恋不舍地转移阵地……小心翼翼地亲吻。

佳人已经虚脱无力,双手紧紧攥着床单……继而松了手抱住我的头,身体扭动幅度更大。

我有点紧张地看她,凌涵虽红着脸,但眼神柔和。我情不自禁贴上,轻啄。

凌涵回应着,似乎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吻里,没有阻止我的手。

含情脉脉地亲吻爱人,感受从未感受过的刺激。离开唇,我颤颤巍巍地问:“你真的想好了,我可以吗?”

小女人听到我的问话,点点头,放松身体。微微曲起膝盖,双手紧紧环在我的背上。

如果,她不说接下来的这句话,或许我就真的逆流而上了。

可是,凌涵对我的残忍,何止是表面上的。为了让我彻底绝望,她说:“这两年你为我付出良多,不该什么都没得到。你想要的感情我回应不了,但这具身体,我可以给你……”

听完凌涵的话,我的手再也无法移动半分,表情冷到了极致,所有的欲/wang在顷刻间消失殆尽:“呵,凌老师好大方。”

收了手,背转身。

凌涵侧身从背后揽住我的腰,说了句“傻瓜”,然后亲吻我的颈窝。

“我承认我想要你,想跟你更进一步,不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连做梦都想跟你在一起。可你呢?三番五次羞!辱我对你的感情,凌涵,你没有心吗?如果有,为什么能说出这样伤人的话。我明白你身上有婚姻枷锁,那你为什么还要坐实‘出/轨’这个罪名。”

“因为,你想要的,我都愿意给。只这婚姻和家庭两项,我怎么都给不起你。今天这样,是我的决定,你不要给自己施加压力。”

“岂止是压力,你给我建造的,简直是地狱。”

“地狱,才能让人绝望。”凌涵握住我的手十指紧扣,“感受到绝望,你才会明白,什么叫不值得。”

“为了让我绝望,不惜作/践自己的身体。倘若在我最初缠上你的时候,你就使出这样的手段,或许就不会有今天了。人总是在得到后肆无忌惮,你以为,我是因为没有得到过你,所以才对你痴情至今?”

“你才十几岁,各方面的想法都很稚嫩。其实,我做的和说的,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吗?”

“不是。”

“那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

“你知道吗,我无法想象未来有一天,我会成为害你身败名裂的那个人。”我回转身埋进凌涵怀里,“对不起,我不该那样说你。”

“想这些不切实际又没发生的东西有什么用呢?”

“怎么没用?防患未然。如果我现在哭了,你会不会笑话我。”我是真的流泪了。

“不会,因为我也哭了。”感觉到凌涵异常温柔地亲吻着我的额头,“但愿我们的这些眼泪不会白流,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我们都好好的吧。刚刚的事,你可以继续……”

“继续?你让我怎么继续?”我哭着抬头看她,“我不是没有想过,只要你还对我有感情,哪怕是做你的地下情人,我也愿意。可真正到了这一天我才发现,就算你能接受,我自己都接受不了。”

“也是,你这么干净……”

“凌涵!”

“蓝,我说过的,我不值得。现在你看清了也好。”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说自己?”我哭得更伤心了,把头埋在枕头上,痛恨自己的无能。

“好,我不说了。”

“都是你,都是因为你,我才变得这么爱哭。”越想越气,强迫自己收回眼泪,重新抱住凌涵,“在离开学校以前,我可能会一直爱你。等我毕业离开之后……”

“离开之后就不要再爱我了。”

“好。”

“倘若某一天,你将穿上婚纱礼服,别忘了给我一张请柬。那时,我一定盛装出席。”

“抢亲?”

“不。”

“那要是跟我结婚的另一半也是个女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