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着一股清香。

林云夕死死的抱着,整个匈都贴在了我脸上,我也反手把她紧抱着,这时候是最舒服的一刻,自然要让林云夕享受。


待着林云夕身躯慢慢瘫软下来。


我才伸手去脱她/库子。


可刚碰到林云夕,她的身子就是一缩,往后退了一步:“赵大夫,我…我好了。”


看到她那娇羞的模样,我有些懵逼了:“林云夕,你这啥意思呀!你好了,我还没好呢?”


说着,我顶了顶腰。


阿勇子顶的老高了,都把/库裆拉链顶开了。


林云夕看了一眼,就慌忙撇开脑袋,羞红着脸不敢看我。


我也不管她,朝着她贴去。


还没碰到她,她就往后缩了一步,蜷缩着身子道:“你…你别这样,我…我已经好了。”


一听林云夕这话,我就气了:“林云夕,你耍我是不?”


“没有呀,我是真好了吗?”林云夕讪讪的看了我一眼。


我看着林云夕这下算是明白了,小妮子就是在跟我装傻,装傻是吗?哼…我哼了一声,直接解开/库腰带把/库子一脱,亮出涨的通红的阿勇子,对着林云夕。


“林云夕,是你招惹我的,我不管你好了没好,你现在反正就是把我这火给消了。”我瞪着林云夕道。


林云夕抬头一看,顿时瞪起眼睛,哇的喊道:“好丑呀!”


丑……


我皱了皱眉头,看着林云夕真的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多少女人都喜欢着,林云夕竟然说我的丑。


“林云夕,说吧,你要怎么帮我弄。”我懒得跟林云夕多废话,说着就朝着她靠去。


啊……


林云夕喊了一声,缩了缩身子道:“赵大夫,你…你不要这样吗?我真的好了吗?”


“你好了,我没好呀。”我急得攥了攥拳头,要不是看着林云夕是个女的,真想抽她一巴掌。


“那…那怎么办,我…我都好了。”林云夕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我。


还挺怕我的。


“我不管,林云夕你要是想着下次再帮你按摩的话,你今天就帮我消火。”我哼了一声道。


“我…我要怎么帮你吗?”林云夕嘟了嘟嘴委屈道。


“你说怎么帮我呢?”我嘿嘿一笑,双眸一直盯着林云夕的娇躯。


林云夕身子一缩,摇头道:“不…不要,这样我接受不了。”


“反正你要帮我。”我直接喝道。


“那…那我也用手可以吗?”林云夕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羞红着脸道。


或许这是林云夕做出最大的让步了,我无奈叹了一口气,手就手吧,跟着林云夕就帮我。


显然她很少帮人,动作略显生涩,我很快就有了感觉,一下没忍住,弄了林云夕一脸都是。


我长长吁了一口气,直接跌坐了下来。


林云夕啊…的喊了一声,啪嗒就是一巴掌拍向我。


跟着旁边吐。


我看着她吐的辛苦,笑道:“好啦,这东西不脏,美容养颜的。”


林云夕回头幽怨的白了我一眼:“哼,以后再也不帮你了。”


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你不帮我,下次我也不帮你按摩。”


“你……”林云夕急的瞪了瞪我。


那娇媚的样子十分惹人怜爱,这一刻我发现林云夕是真的非常漂亮,特别是她此时半跪着,透过那短裙里面的风景依稀可见,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大腿。


“千嘛呀,不是帮你了,怎么还乱动呀!”林云夕一把拍开我的手。


我嘿嘿一笑缩回手,也不敢乱动,毕竟要是把林云夕惹生气了,把事情告诉给棠姐那我就完蛋了,也是如此,弄的我更想摸摸林云夕。


只是林云夕这下已经起来穿衣服了。


加上自己对林云夕不太了解,也不好多说,只能简单擦了一下,也起来了,看着林云夕穿衣服。


要说脱女人衣服是一种快感。


那看女人穿衣服就是一种享受,望着林云夕穿起衣服,看着她那雪白的双峰,想着棠姐,想着林云夕,我就不禁疑惑道:“你说你们女人到底怎么想的,为什么都让摸了,还不让弄呢?”


林云夕听到我粗俗的话,俏脸一红,瞪了瞪我道:“你以为我们女人都跟你们男人一样都是下半身考虑动物呀!”


要是别的女人说这些话,我或许还会信服。


听林云夕这么说,我就不喜欢了,不屑的笑了笑道:“说的你自己好像很正经一样,不是也想让我给你摸吗?”


“我……”林云夕顿时语塞,俏脸浮起一阵红晕。


那一脸委屈的模样,看的我有些于心不忍,摆了摆手道:“好啦,我就是好奇问一问刚那问题啦,毕竟你这都愿意让我摸了,可为什么就不让弄呢?”


我瞄了瞄林云夕的下身。


林云夕见到我的目光,突然靠近我认真道:“你真的想要吗?”


听到林云夕这话,我一下激动了起来,连连点了点头。


“那你愿意娶我吗?”林云夕又问了一句。


我一下缩了,愣神的望着林云夕,真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问,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


林云夕噗嗤一笑:“好啦,我逗你玩的啦,其实一个女人要把自己交给一个人的话,只有在有感情基础之下才行的,没有感觉,我们女人不会那么随便的。”


难道棠姐就是对我没感情,所以才不愿意给我。


而她愿意给我摸,只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舒服,就跟林云夕一样,她就是想要让我帮她按摩,后面她肯帮我,还是怕我下次不给她按摩所以才帮忙的。


她满足后,自己想要多摸一把都不行。


感情,对,是自己太忽略了棠姐感受,只是一味的想要上她,却没有想过要打开她心扉,要对她好,我顿时豁然开朗,一个激动直接朝着林云夕抱了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林云夕,谢谢你。”


林云夕顿时拍了我一把:“你好恶心哦,千嘛偷亲我。”

>>>>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