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天军也阴沉着脸向外走去,道:“晚上不用等我吃饭!”

听到自己老公不愿意回家,赵丹忍不住哭了出来。

孙润赶忙安慰道:“妈,你身体弱不能总是哭,小心身体啊!”

赵丹听到自己老公都不如女婿,不禁哭的更加伤心了:“润润,你刚才是不是全都看到了?”

孙润有些尴尬:“我也是不小心的。”

“那你说这是我的错吗?你爸他自己不行,还要赖我……赖我需求大,哪有女人需求不大的?”

赵丹被自己老公骂成是小姐,不由得越说越激动,竟然都忘记了面前人是女婿,开始跟他讨论女人需求的问题。

孙润嘿笑一声:“是说呢,月月平时需求也挺大的,每天晚上我都得捂着她的嘴,不然叫床声能让整栋楼都听到。”

闻言,赵丹顿时羞得俏脸通红,她忽然清醒过来,自己怎么跟女婿说这种事儿。

将话题一转:“润润,你是来给我送药的吧?”

孙润见丈母娘反应过来了,反正知道她欲求不满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也不急于这一时的亲热,立刻笑着把药碗递过去:“是啊,都快凉了,您赶紧喝了吧?”

赵丹微微起身,把药碗凑到嘴边,却闻到里面有一股腥味,不禁皱眉:“这药跟平时的不一样吗,怎么会有一股腥味?”

“是有点不一样,妈你就赶紧喝了吧。”孙润笑呵呵的说道。

赵丹不疑有他,捏着鼻子把苦药喝下去,把碗递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了孙润高高支棱着的裤裆,她忽然惊了一下。

刚才碗里的那股腥味,该不会是女婿的……

赵丹瞬间羞愤无比,泪眼朦胧的瞪着孙润,想要质问却羞于启齿,只能暗恨自己怎么如此软弱。

而孙润见她如此,却不禁有了一个更加邪恶的主意:“妈,我看您刚才好像被我爸折腾的不轻,不如我帮你按摩一下吧,医生说经常按摩对身体有好处

>>>>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