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公是在大学时认识的,刚开始两个人每天都会到操场上跑步,渐渐地熟悉起来原来他是学计算机的,他会跟我讲很多有关于这方面的知识,我是学服装设计的这对我有很大的用处。

  在毕业的时候我单独请他吃了个饭当面对他说声感谢,如果不是他我这个学渣恐怕毕不了业。 当我们越聊越火热的时候他竟向我表白了,原来他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对我一见钟情,喜欢我的爽朗阳光不做作。我一开始不敢答应他的求爱,只是说我们可以从朋友开始交往,其实那时候我是有点喜欢他的,不得不说他是一个让人看上去很舒服的男生,听别人说男生一旦追到你就会变得不一样,不会像以前那样珍惜你,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我才不敢答应他。

  自从他向我坦露了心迹每到周末他都会约我出去玩,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他就欣然答应,那一次我们走在草地上看到很多情侣都在约会,他禁不住就拉起了我的手。当我想甩开时他对我说“别拒绝我。”当时我的大脑像短路似的不听使唤,默认了他的行为,我想只是拉拉手没有关系。这样想着想着不小心被杂乱的草绊了一下,看着要与大地来一个亲密接触的时候,突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他揽着我的腰,湿润的气息在我的耳边回旋,我不禁红了脸,抬起头看到他的脸心跳更是加速,原来我不知不觉掉入他的爱情漩涡。我直起腰说了声:“谢谢!”边往一边走,感觉他手心的温度已经将我包围,心灵是温暖的,我们逛了一会就去吃饭,他领我到了一个胡同,原来这里就是一个小吃街有各种特色美味的东西,我竟不知。他领我到一处挂有拉面的门店,他说这的面很好吃,吃过一次还想吃。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下,我说:“我不吃辣。”他说:“我也不吃。”,我们两个人相视一笑,那一刻我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

  我们吃完饭他送我回家,分别时他捧着我亲吻了我的额头,我象征性的推了推他说:“很晚了,快回去吧。”他坦然地说:“下周见。”我轻轻嗯了一声,他欢脱地走了。就这样我们经过半年的相处彼此了解了心意很幸福的走到了一起,一年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那一刻我觉得世界真奇妙,原来你的另一半其实一直在你身边。在婚礼上他向神宣誓不管生老病死他都会在我身边,不离不弃,我也回应他不管疾病伤痛我都对他至死不渝。直到后来我仍生活在困苦中,只因为违背了自己的誓言。

  结婚之后我成了家庭主妇,有时候会在网上发表自己设计作品,因为我喜欢设计可以帮助老公贴补家用还是好的。在我25岁生日的时候,我欢欢喜喜的化好妆等待他下班,我们约好要吃烛光晚餐早早地就收拾好,拿着手机等他电话。没想到等来的不是他的电话是医院的,当我赶到医院的时候老公已经被推入太平间,我抱着他的尸体大声痛哭,原来他是在为我买花的时候出了车祸,当被送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我不仅要接受老公去世的事实还要面对公公婆婆的指责,一直以来他们都不待见我只因为我抢了他们的儿子还不工作,整天在家等着老公挣钱花。我不禁想到人心薄凉四个字。把老公埋葬之后我就出去找工作,还好这些年我都在巩固自己的设计专业,找到一个很不错的工作。

  一天过去我坐着公交回到家真的很冷清,公公婆婆不跟我住家里面只有我一个人,渐渐地我已经习惯没有人气的房子。我正在做饭听见敲门声就从猫眼看到大伯哥,我打开门让他进来,看见他手里端着热腾腾的饺子便说:“大哥,不用给我送饺子,想吃的时候自己做就行了。”大伯哥说:“你嫂子包的太多,我怕放哪不好了就顺便给你送点来,你还没吃吧?”我笑了笑说:“嗯,正准备做呢,也不知道吃什么好。”大伯哥把饺子放到桌子上让我趁热吃,我问:“你吃了吗?没吃一起吧,你送来这么多我一个人也吃不完。”他搓了搓手就拿起了筷子。这三个月我自己一个人已经忘记有家人的温暖,从蒸汽迷雾中看到大伯哥的面容,忍不住想摸一摸,大伯哥和老公长得有几分相似,只是从眉眼中看比老公更显成熟。大伯哥看我盯着他不好意思地问:“自己一个人还习惯吗?”我哽咽地说了声:“还行!”他说那就好。

  饺子在我们聊天的过程中慢慢变少,我起来想拿纸巾没想到脚碰到大伯哥的腿,顿时两人尴尬不已,我脸红的跟西红柿似的匆忙说:“对不起!”他说:“没事。”然后给我拿来几张纸巾,我有了一种和老公恋爱时候的感觉,这样的想法让我吓了一跳,怎么能出现这样的幻觉。吃完饭之后大伯哥准备走,回过头看看我说:“以后有什么事跟我说,一个女人家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该帮你的我会帮。”我点了点头说:“大哥慢走。”之后的好几天我都会梦到大伯哥又来我家吃饭了。

  休班的一大早我就被手机铃声吵醒,接完电话我穿上很长时间不穿的衣服,画了个淡妆就出门了。今天同学王怡组织聚会,已经长时间不联系的同学突然聚会不免有点慌,我打了个车到了聚会地点,已经有几个老同学在那拉呱了,我走到王怡的身边拍了她一下,她一惊回头看到我就高兴地抱着我不撒手。经过一阵寒暄话人都来齐了大家才手挽手的进了包间,不难看出王怡这次手笔挺大的能订这么大的房间。等大家都落座菜也纷纷端上来,男同学已经开始拼酒,王怡不满说:“你们别自己喝呀,怎么也得来个大团圆,来,兄弟姐妹们我敬大家。”我本来就一杯倒但是碍于老同学的面子硬生生的端起酒杯喝光,喝完之后脸就火辣辣的胃也翻滚的难受。

  我和王怡打了个招呼就出去透透气,迷迷糊糊中我看见了老公,他慢慢地向我走来。我揉了揉眼待他走近后才看清原来是大伯哥,我摇摇晃晃的站不稳大伯哥伸手扶着我说:“你喝醉了,走,带你回家。”我说话已经不利索了:“聚,聚会还没散..我,我不能走。”但是他不管不顾地抱起我就走,那一刻,我的心中竟有几分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