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为何,今晚这里格外冷清。刚过9点钟,偌大的泳池只剩下了我和另外一人。趁几圈之后一个休息的空当,我偷偷朝那边瞟了一眼。一个近三十岁的男人,看着很像游泳教练,此时也正停歇在池边,与我相隔了一个水道的距离。他摘掉泳镜,冲我这边微笑。开始我还稍微怀疑了一下,他是不是认错人了或者别的什么,但很快我意识到他是真真切切地在向我传递着某种信息。

  我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种混合了毫不在乎与骄傲得意的成就感,有人瞄上我了!真不可思议,我一直以为女人在游泳的时候戴泳镜泳帽藏起眼睛头发、都裹得跟猪头似的,竟然会……我不由得感激地回报以笑容。然而随后,我马上又觉得窘迫起来,怎么能够这样做呢!我于是重新按上泳镜,继续埋头游我的泳,同时密切关注着对方的行动。

  谁料到他竟大胆地凑近了一个水道,到我旁边如影随形起来。更可恶的是,他比我游得快,总能追着我,而且把我怎么也学不会的自由泳操之自如。我顿时心生反感,再次回触到池边时就索性上岸不游了,匆匆去洗澡穿衣,想赶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