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身穿着一件花衬衣,下身却是白花花的一片,在阳光下晃得人眼晕。一个男人的头正趴在张冬苗的匹股上,随之传出一阵诱人的吸嘬声。张冬苗俏脸都快红透了,咬着衣袖,声音颤抖的说:“春钢……吸出来了没?”这时,俯身的男人抬起了头,露出一张好看的脸,只是看上去感觉有些呆滞。赵春钢擦了一把嘴角的殷红血迹,痴痴的说道:“冬苗嫂,还没呢……我帮你……清干净……”赵春钢说完,又趴了下去。张冬苗有意想要拒绝,可是一想到要是不及时处理的话,自己的小命都可能不保,顿时又咬着嘴唇忍住了。她本来是来山上挖点愺药的,却在小解的时候被一条毒青蛇给咬了。偏偏还是咬在自己的匹股上。估计是刚才撒尿的时候根本没看清,淋到了灌木里的毒青蛇身上。大山里的毒青蛇剧毒无比,要是不尽快处理,她可能真的会有生命危险。可是举目望去,整个山脚下连个人影都没有。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张冬苗遇到了在这附近放牛的赵春钢。虽然赵春钢是山头村出了名的傻子,可现在张冬苗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偏过头看着俯身在自己.臀.部上吸嘬的男人,张冬苗俏脸羞红的同时,芳心也是一阵颤动。“嘤……春钢……你要不是傻子多好啊……”张冬苗感觉自己的意识有点模糊了,不知是毒蛇发作了还是内心的情欲被挑动了。可要是赵春钢不是傻子的话,张冬苗还真不敢让他给自己吸毒呢……赵春钢又抬起头,俊朗的脸上露出痴呆的笑意说道:“嘿嘿……冬苗嫂,你这里好白,好嫩,跟马丽婶家的豆腐一样……”张冬苗正被赵春钢吸嘬的动情,此刻又偏头看到男人冲着自己傻笑,说的话又这么露骨,顿时整张俏脸更是羞红如血。张冬苗伸手在张春钢的头上摩挲了一下,说道:“傻春钢,胡说什么呢……快点帮嫂子把毒吸出来吧,嫂子头有点晕……”赵春钢吃吃一笑,点了点头,两只手抓着女人的身子,又把头低了下去。只是低下头的一瞬间,在无人察觉的时候,张春钢的眼底深处有一抹狡黠的光芒闪过。赵春钢原名赵俊生,母亲刘雅在他出生的时候就难产走了。父亲赵俊是村里唯一的一个老师。只可惜在赵春钢五岁那年,村里的学校发生了一次泥石流,他父亲赵俊为了救那些孩子,最终没能逃出来……也是从那之后,大受刺激的赵俊生,在一场感冒发烧中变成了痴傻儿。这些年来,村里人也都习惯了他痴傻的样子。村头的鳏寡老人刘老汉,生前给还他取了个野名:赵春钢。在众人眼中,赵春钢基本能够认人,说话也说不了长话,只能讲一些短句。只是因为他父亲赵俊的缘故,村里人感恩。这些年,也都对赵春钢很不错。算起来,赵春钢可算是山头村里第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人。可是在去年的时候,赵春钢的痴呆症就好了。不过赵春钢有着自己的打算,并没有将自己的病情告诉村里的其他人。就连他最亲密的田瑶嫂子都没说。因为这关系到他的一些小秘密。当傻子多好,村里好多漂亮媳妇和黄花大闺女连在河边洗澡都不会躲着自己。赵春钢吃吃一笑,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目光落在了面前白嫩的身子上。因为角度的缘故,赵春钢甚至能够看到女人那里的景色,让得赵春钢慢慢有了反应。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给冬苗嫂把毒吸干净才好。要说张冬苗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年仅二十三岁,嫁到山头村不到两年时间,丈夫
>>>>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