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不应该出轨儿子同学的妈妈,但我那时候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她就像春风一样扑进了我的心里,让我慢慢地为她沦陷,老婆一直没发现这件事,而我也没有告诉她,最后我跟那个女人分道扬镳,看到她坐上别人的车才明白她从来没真心爱过我。

  两年前,在孩子的英语培训班里,我见到了她。起初,只觉得她气质很独特,五官清秀,文静内敛,总是一个人,低着头,很少说话,虽然她孩子已有五六岁了,但她身上还存有一种校园的青春气息。她白皙,清瘦,恬淡,像青涩的大学生一样,只是这青涩中多了一份淡然与疏离之美。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每次送孩子上课,她都带一本书,坐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然后旁若无人全神贯注地拿着书看。我远远地注视着她低头读书的样子。她看得很投入,还一边用笔在书上写写画画。看久了,她会仰起头,脖子向后伸展,再四周扫视一下。

  有时她的眼睛撞上我灼热的目光,就立马收回去,又低头继续看书。快下课时,老师都会要求家长提前五分钟进教室,回顾和用手机录制这节课的内容。大家陆陆续续进了教室,只有她,还独自坐在最后一排空荡的椅子上,沉浸在书里,我很想过去提醒她该进教室了,但最后还是没去。

  因为有她,我开始觉得周末早上的英语课也没那么令人生厌了(一周好不容易有个懒觉可睡,却因上英语课被剥夺了)。现在,我都早早起来,洗完头发,吹好造型,精神百倍地出门。也不是每次都能见到她,见不到她时心里会有一丝失落。

  后面有一段时间,几乎每次都是她来送,每次都能见到她,但我们依旧保持着一定距离,没说过一句话。一次,老师让家长填写一个课程反馈的表格,要备注学生名字。她的表格交上去后,我去看了一下,看到了一个英文名字 Angel 。

  回去后,我打开班级群,看到了 Angel 妈妈的备注,犹疑了好几次,还是没有勇气加。时间一晃,半年过去了,那是过完年后的第一堂英语课,也正好是元宵节。

  下课后,天上飘起了雪花,洋洋洒洒地落下来。她走在我前面,风雪中,她的身影清晰而又袅娜。我点开群,看了好一会她的头像,最后发送了好友请求,忐忑等待中,对方通过了,我礼貌性地问候了一句:元宵节快乐。对方一直没回,我没有再问。

  我不知她是否知道是我加了她,除了线上打了一声招呼,我们仍然没有说过一句话。有时,我很想问她看的是什么书,能不能借我看看,但她不苟言笑的样子,让我不敢有半分冒犯之心。我

  只是找机会坐得离她近点,有时坐她后面,有时坐她旁边隔着一个空椅。有次,她看完一本书,就顺手把书搁在我跟她之间的空椅上,那是一本很有厚度的书,封面上赫然写着五个字:《历史的温度》。

  对书天然的亲近感,使我不自觉地拿起了那本书,她用惊诧的目光看着我,并很友好地说,如果我喜欢看,可以带回去,她已经看完了。这是我们第一次近距离交谈,她比我想的热情健谈一些,倒是我自己,心脏扑通乱跳,讲话不是很利落。不过还是很有突破性的一次交流。

  我知道了她叫小冉,她的工作是在一家出版社做编辑和策划,怪不得她身上散发着浓郁的书卷气。谈到她负责的一个关于历史的书画专题,我表示出了很大的兴趣。

  她说可以发给我看看,说完她就打开手机找到链接,然后熟练地打开对话框,输入我的昵称,问这个头像是不是我,我说是。心中默默欢喜,原来她对我也有了解和关注。

  回去后,为了跟她有共同的话题,我每天要啃那本书到很晚,读完几章,就很认真地写读后感发给她,她说:“不错,不错,现在爱看书,尤其是看这种沉闷的历史的人很少。”她年纪轻轻,说话却像个长者一样,我觉得蛮有意思。

  我又东拉西扯地问了她很多,知道了她比我小五岁, 90 年的;知道了她爱收藏书,她给我发的她家里的藏书照片,两大实木书柜,摆满各种文献古籍,我开玩笑说有机会想去看看她的书,她很认真地问我喜欢什么类型的书,她那边很全,可以给我推荐;我还知道了她的老家不是本地的,巧的是,她的老家跟我姥姥是一个县城的,我小时候去过很多次,某种意义上,还算半个老乡。

  那段时间,我每天都要找她说会话,聊完后,都会感觉精神愉悦,充满了未知的期待和幻想。一早醒来,再跟她打声招呼,新的一天格外的精神焕发。有次聊天,她问我家二宝出生了吗 ,我说已经两个月了(之前上课我媳妇有跟我一起去,她大概注意到了)。我说:'你也一定很幸福吧?你家孩子那么漂亮、优秀。“她隔了一会回复:“我离婚了。”那一刻我有震惊、心疼,也有一点跃跃欲试。她那么柔弱、美好,我想进入她的生活,保护她,也想得到她。

  一次上完英语课,一起从教学楼下来,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处,我问她怎么来的,住哪,要不要我捎一段。她说不用,并指了指对面的小区说,闺蜜在那边,要过去待会。

  傍晚,我带儿子在周边学完琴,主动给她发信息,问她还在不在闺蜜家,她说在。我问她什么时候回,可以顺路接她们一起回,她说不用,打车就可以。

  将儿子送回后,已经八点了。我坚持要去送她,她说已经打到车,我再问她到哪儿了时,她说已经快到小区门口了,我刚好停在她从出租车下来的地方,我按了声喇叭,她回头看向我那一刻,怔了一怔,问我怎么会在这,我用手挠着头支支吾吾说:“我要去接你,你说你快到了,我就………”她笑意盈盈地说:“这样啊,那我们回来了,你回去吧。”

  回去后,我还是无比想念她,微信上问明天中午可不可以请她吃饭。她说可以。吃完饭后,把她送在单元门口,她下车后,我停在原地,欲言又止,一直看她。

  她返回头很自然地说;“你不是要参观我的书吗,一起上去吧。”她的房子是一个旧的二手房,说是离婚前她买了打算给父母住的,没想到自己住了。她像对待相识已久的老朋友一样招呼我,给我沏茶,倒水,递书看。

  第一次,我们这样近距离的单独在一起,这之后,我们的距离拉近了很多,我很频繁地约她一起吃饭、兜风,去帮她装饰家,陪她买花,买鱼,裱画,做大大小小的事,感觉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是光亮幸福的。

  那段时间,我的公司是淡季,加上我的心思都在她身上,我每天都会抽出两三个小时陪她。她的工作时间相对自由宽松,她说要给地面换新地板,我也积极帮忙购买,亲自帮她铺。我觉得陪在她身边,能为她做一些事是开心的。

  这期间我们都克制着彼此,关系真正升级是在半个月后。那天,我从外地出差回来已是晚上十一点,我说想先去看看她。与她分开的那几天,除了工作时间,其他时候我都像失了魂,无时不刻,满脑子都是她,下了飞机,我直接打车到她楼下,给她打电话,说我在楼下。

  她嗔怪我,说我这样贸然不好,我哑然。她又问我吃饭了吗,我说没有。她说你上来,我给你煮点面吧。外面漆黑一团,屋子里餐桌上灯光摇曳,吃着她做的饭,幸福得令人眩晕。那一晚,我们在一起了。

  在经济方面,我并不是富足的人,公司目前是起步阶段,好在还有国企的一份稳定收入,我尽可能地帮助她,关心她的起居,生活上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她喜欢的食物,我都会搜教程,有空带来给她做。

  她生病时,我会放下一切过来陪伴照顾她。她的喜怒哀乐,我也时刻关注着,她的微信我都是秒回,随时向她报告我的行程,让她安心。她过生日,我精心为她挑选了一条价值五千的项链,这是我上班一个月的工资,我知道她还喜欢手表,我又默默下单了一块两千的手表送她。

  她开心地说:“有一个礼物就够了!”我说:“你过生日,我想让你开心一点。”她回省外的老家办事,我会开车四个多小时过去接她,在回来的路上,她柔情蜜意地看着我。

  她变得越来越依赖我,见到我有讲不完的话,性格也活泼很多,比以前的漠然斯文多了几分灵动。我对她说,我越来越爱你。她总说是我滋养了她,在我面前,她脑子很轻盈灵活,是我托起了她的灵魂,能在高空自由地飞舞,也能舒适地降落,说我是个静气恒温的男人。

  这些生活里的小欢喜,让我们像一对恋人一样,一起探索新世界。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夏天的傍晚,褪去一天的燥热,我们约好一起去户外锻炼身体。九点后,城中的这条骑行路线上人越来越少,夜越来越静,硕大的月亮高高地挂在我们头顶,树影幢幢,光影如水。马路静悄悄的,我骑着单车,将她载在前面,车轮在向前滚动,两边的树在飞快倒退,她在兴奋地叫着,开心得像一个孩子。路上没有一个人,耳边有风吹过,载着她,像载着鲜花一样,做着青春的梦,希望一路盛放下去。

  然而,当我看到那辆宝马车的时候,我仿佛听到了梦破碎的声音。每次上英语课,我都会比她早来一会,给她和孩子买好早点。

  那天,我在路边买早点时,看到她从一辆宝马车上下来,我当时不悦,但隐忍没发。我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我每次见她都要先发微信,再打电话,才能去找她。

  还有那天,她接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她不愿意接,电话就一直响,她不堪其扰,关机了。当她再次开机,电话又轰炸过来,她解释说是前夫找她,但我知道不是,她前夫我见过一次,而电话那边明显是南方口音。我藏起自己的种种猜测,想继续对她好,也希望是自己的胡乱猜测。但事实上我还是被打脸了。

  那是一个燥热的中午,我跟她一起待到两点,她情绪有点不安,一直催我赶紧走,说她嫂子一会要过来。我下午三点跟人有约,见时间还早,下楼后我坐在车里刷了会手机,当我准备开车走时,又看到了那辆熟悉的香槟金的宝马驶过来,车上下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我顿时木呆在原地。

  一个小时后,她给我打电话,我懒懒地回答着。我从没用这种语气对她说过话,她好像感知到了什么,问我怎么了。我说我刚才一直在楼下,看到......她那边长久的静默,我挂了电话。

  那一刻,感觉自己被欺骗,所有的付出都像个笑话,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家,再没主动给她发信息。这之后我们有再见面,但我感觉自己的心像灰烬一样没了温度。我们最终变成了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