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朋友与另外一对情侣成为了室友,那次女朋友出差,正巧男室友也去上班,于是我偷偷和他的女朋友聊天,我们越聊越投机,有种暧昧的感觉从我们之间滋生,不过我们并没有做什么越轨的事情,只是偶尔双方对象不在的时候,一起喝酒聊天,仅此而已。

  考上研究生那年,我遇见琳。

  琳比我大4岁,曾是我的硕士生导师的得意门生。琳那时常回学校查资料,偶尔还会好心地帮我做些项目。也许因为家都不在上海,我和琳之间很容易产生共鸣。两个月以后她就成了我的女朋友。

  当时琳拥有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并已经在她的公司附近买下了一套房子。恋爱以后,我生怕被别人误认为是“吃软饭”的家伙,所以非要她搬到我与同学合租的简陋公寓里,由我来负担所有开销。现在想来,正是这个有些任性的决定,才铸成了我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我与同学租下的那套公寓很简陋,是旧公房的两室一厅,同学与他的女友占据了朝南的大房间,琳只好挤进我的7平方米的朝北小间里。小房间里只能摆一张单人床,我们挤在一起。

  琳也不是没有怨言,可见我一再坚持,她便很快地简单收拾了几件行李搬了过来——琳就是那样的女孩,简单、恬静,从不为些小事与我计较。

  同居以后,我们的爱情很快从激动变为了平淡。琳的工作很忙,一星期总有好几个晚上要加班,而我却空闲得很,下课后便做了饭菜等待琳的归来。除此以外,我们似乎再没其他“节目”了。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意外”,也许我与琳真能平淡而踏实地过上一辈子——可是有些事情的发生,偏偏是太多巧合凑到了一起。

  去年夏天,琳被公司派往香港短期培训两星期,而我因为手头正接了两个调查项目,整个暑假都没有回家。

  琳不在的那些天里,我每天晚上都守在家里,边孵孵空调玩玩游戏打发时间,边等候着琳在MSN上出现。可是就在她回来前两天的一个深夜,刚与琳在网上聊完,房间空调不知怎的突然罢工了。朝北的小房间立刻变成蒸笼,让人半分钟都呆不下去。

  见室友的房间已经熄灯,我便轻手轻脚地卷了条席子,打算在客厅走道里对付一宿;还是热,又把身上的T恤给脱了。我还自以为想得挺周到——为了避免第二天早晨“有碍观瞻”,特意用手机设了个闹铃,决定赶在他们起床前悄悄“撤退”。

  谁知半夜睡得正香时,我突然惊醒过来。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见室友的女友依依正站在我身边,原来室友加班,只有我和依依在家,那晚我和依依都睡不着,然后聊了很长时间。

  虽然那晚之后根本什么事都没发生,但从那以后,我和依依之间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了。以后每次在客厅或厨房相遇,我总忍不住偷偷瞥她,而其中的多数时候我都能恰好迎上依依的目光。

  琳很快回来了,也许是小别重逢也许是心有愧疚,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体贴周到——接她下班、陪她逛街,甚至一改睡懒觉的顽习只为了给她做顿早餐。

  琳为此感动不已,可她好几次问我怎么总有些心神不宁?嘴上坚持不肯承认,可我心里明白,哪怕与琳依偎在一起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也时常会闪现那天晚上的情景,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我偏偏就是心慌得很,心里能感觉到一种甜丝丝的煎熬。

  我与依依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这种煎熬只能一天比一天强烈。琳回来大约两星期后的那个周末,我终于忍不住拨通依依的手机。再次令我诧异的是,依依居然爽快地答应了单独见面。

  那天下班后,我们很有默契地约在离家很远的一家酒吧。那是个令人愉快的夜晚,我俩再没提那晚的尴尬场景,依依抱怨着他的男友工作太忙,以至于她烫头发、换香水都没能引起他丝毫注意;而我无从挑剔琳,只能反复地说:“我们太平淡了,什么改变都没有!”

  我与依依很快明白过来:我们都不缺爱情,缺的只是爱情的变化和刺激。从那以后,我俩便时常出去喝酒唱歌聊天,但始终没有“越轨”——最多也只是喝了酒时轻轻拥抱一下,仅此而已。

  不过我们始终不敢太过频繁地见面,每次回家也都是分头行动,依依直接坐出租车回家,而我就在附近逛逛或者找辆公交车晃悠回家。还好,依依的男友和琳都时常加班,所以从来没有发觉我们的“异样”。

  没有约会的日子里,我还是会为琳做晚饭,而依依也依然好脾气地等待男友下班。

  依依与男友很快搬离了,只剩下我和琳单独租下了那套房子。我俩搬到了朝南的大房间里,偶尔半夜醒来,我还是会想起和依依聊天的那个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