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第一个我所见到的国外客人中长得最有魅力最吸引我的一个。发挥我一贯的积极作风,我主动地为他找了他所要的产品的工厂。当然,不出意外,他成了我要负责的客人。

  当天,他问我某个产品的市场在哪里,我告诉了他。他要我的老板叫我和一个国外同事带他去市场看眼镜。这个市场里有做国外名牌copy的墨镜,这也是他所想要看的。我们在一家公司暂停了脚步。那个公司的销售小姐很有风情地和我的外国同事打情骂俏着。我留心的看着他的神情。这是他第一次来中国。我那个外国同事及中国女孩不争气的行为让我感到羞愧。他只是淡淡地笑着,看不出他的想法。

  那销售小姐与我同事的调情中想要把我都卷入,他制止了,说:别碰她,她是我的妻子。那女孩问我:你是他的妻子吗?对于第一次接触的人,我当然否定了。他不高兴了,问我:为什么你要否认?我说:事实上不是的嘛,我只是说实话而已。

  已经记不起了他当时的神情。但我想,他认为他这样对外人说我应该是对我的一种荣耀吧。

  那时,他说话的语气,及声调,都是与别的人那么不同,对于我来说,他是十分具有吸引力的。他喜欢说:you……他喜欢拉长“so”的调子……他喜欢戴raybon的墨镜……

  有天晚上与他一起去工厂回来后已是很晚了,大家都很累。他说,他好想找个人帮他按摩。我说,那你去休闲按摩中心吧。他说不,他要在酒店里。我说人家都不去酒店里做,要做就要去他们的场所里。他说,尽你所能帮我找到一个,不然你自己来帮我按。

  我笑着回他,我的工作是帮你的业务,不是你的个人问题。不然你就找我的老板吧,他认识好多的女子。他可以帮你找到你所想要的服务。他说,不用了,你不好。我知道他是开玩笑的,几天后,他回国了,等工厂把样品做出来后他将再回来。

  第二次他又来了,这是在半个月以后的事情了。他给我带了一个惊喜,他帮我买了一瓶channel的香水送给我。我很高兴,这是我第一次收到一个男子送给我的香水,而且来自那浪漫的异国他乡,那个对我有着致命吸引力的地方。

  这次,我们的关系进展了一步。我经不起他一再的诱惑了。他在我们一起去工厂的路上对我发起了攻击。我知道,我完全可以收回我的手,可是我实在喜欢那感觉。这是我从未体验过的。

  他见我没有拒绝,又作了进一步的攻击。

  从工厂回来后,他在我耳边说,可以下车和他喝杯咖啡吗?我知道,这杯咖啡只是个引子,他想要我到他的房间里去。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我喜欢他,但还没有到可以和他上床的程度。很艰难地,我拒绝了他的第一次邀请。

  自那次之后,他一直在找机会与我亲近。甚至在上公司的电梯间里,等到有其他人要进电梯了,他才放过我。他是一只极有魅力的猫,或者说是只狮子,想要捕捉我。而我一只灵巧的小鹿,享受着他给我带来的刺激,但不做任何表示。尽管一次又一次地被他进攻着,我依然守着我最后的防线,直到第二次他又意犹未尽地回国了。

  在他走后的日子里,我怀念着他带给我的诱惑。我知道,自己如他所说一般,我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的一种方式的调情的我也渴望着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只是矜持让我一次次地退却了。

  他打开了门,身上只包着一条浴巾。我知道,我是个很有中国气息的女孩。我让他感到新鲜。

  很喜欢他一次次的低喃,他说:baby,take it,it's all for you。他就象是一个慷慨的国王,赐给我他的快乐的奉献。

  我不喜欢在他的房间里过夜。在大多的情况下,我还是过着我如常的生活。他进入问我:do you love me?我回应着:是的,我爱你。他说,如果他不在这里,那我该怎么办?我说,我会等你直到你来。

  是的,我的法国情人,你知道吗?你是独特的,你是唯一的。你带给我的激情与感觉,其他人无法相比。我不知道,这世上有这样令人迷惑的男人!你的眼神,你的呢喃,你的动作,让你成为我的唯一!

  但,我知道,他只能是我身体上的。不是我精神的恋人。我们有太多的不同,他是无法理解中国女子的心理,甚至认为可笑。所以,我只能将他当作是身体的情人,生意的伙伴,以及他那极端的自信,他的言谈,让我活在异国的梦里。

  在他走后,我立即从梦里醒来,继续我中国的现实生活。但,我的异国情人,我还在等他的重来,等和他的销魂时刻。因为在这时,他才是属于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