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姗姗怀孕了了,由于产假延长的缘故,她提前一个月休产假在家休息,我经常借着陪她聊天的借口,旁敲侧击的向姗姗打探刘一帆的消息。

  心无城府的姗姗丝毫没有看出我的异样,经常告诉我一些他们夫妻之间的的性事,还说她的老公是如何的厉害。表面上,我故作轻快调侃姗姗真是一个“性”福的女性。背地里,却不由得痛恨命运的安排。

  我想,上苍也真是太不长眼睛了,为什么相貌平庸的姗姗会那么顺利的嫁一个“猛”男为妻。而我,却活该情路蹉跎。

  至今,眼看年龄要过30大关了,身边还没有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那年的春节,姗姗带着刘一帆回到我们这个城市看看她的父母了。晚上,邀请了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往宾馆小聚。那天傍晚,我特地很有意的打扮了自己。我精心的化了淡妆。

  我站在家里的穿衣镜前左看右看却又不自禁的顾影自怜。心情黯然之下竟然不自禁的红了眼圈。是的,我承认我一直是个很多情很细腻的女性,我渴看找到一个自己中意的男人,像个小鸟一样偎依在他的怀里。我有很多绵绵的情话想要向他倾诉。我要告诉我有多么的爱他,得到他我就仿佛拥有了全部。

  那个晚上的刘一帆穿了一套深灰色的西服,发型打理的一丝不苟,刮得很干净的脸上一直挂着着谦和有礼的笑意。看着他得体的问候与姗姗之间配合默契的冷暄。意乱情迷的我心中出现了隐隐的妒意。

  在刘一帆向我敬酒的时候,我有些语无伦次的话语大概有些暴露了一直隐躲在心中的秘闻。众目睽睽之下,刘一帆眼里浮起了一丝只有我能看懂的怜惜。这个也许是正常男人都有的怜香惜玉的心理,却刹那间让我有了一种很安慰很受用的感觉。

  在这个城市里,我有一套装修精美高档的公寓。身为个体老板的我,凭着几年的高收进打拼下了这套屋子。屋子真的装修的很美,即便是一些细节之处都能发现它的女主人的独具匠心。

  在姗姗和刘一帆即将回到他们城市的最后一晚,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情感使我鼓起勇气,拨通了那个在我参加他们婚礼时就一直暗暗铭记在心的号码。我敢说刘一帆对我还是一些情愫的。

  也许是,之前很多我有意无意的眼神与举止已经轻易泄露了我的心意。也许是,此一往,我们两个人也从此即将隔千里了。接到我的电话后,他只是稍稍的迟疑了一下,然后,就答应了与我的单独约会。那晚,刘一帆没有走,在我家的卧房里,我们彼此心照不宣。

  直到了凌晨,刘一帆告诉我他必须离开,由于他的手机上已经有姗姗的第二十三个未接电话了。刘一帆走后,我静静从房间窗帘的缝隙中看着他远往的背影,心中涌起了一种特别感伤的感觉。

  不是你的男人你不要碰,碰了也只会给自己徒留伤悲。刘一帆走后,再也没有接过我一次电话,回复过我一次哪怕是礼节性的短信。我有时候会模糊生命中是否真的出现过这样的一个男人,为什么明知道不会有结果还是要去触碰这些禁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