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决定将我做小白脸的亲身经历在网络上讲述出来,反正也没有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曾经作为小白脸的我对过去那段被包养的日子挥之不去。

  接下来,故事正式开始——

  那是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遇到一个很有气质的中年女人。后来我就被她包养做了小白脸。

  开始的时候,我原本以为她是真心想要替我找工作,于是心安理得在她家住了下来,但是谁知道她却把我拐上了床,随后我才意识到自己上了贼船就再也会不了头。

  作为一个小白脸,回忆起来,我被那个富婆包养的那几年,我真的感觉自己就像是她的一个玩偶。

  2006年,我从苏州一所大学毕业。那本用3年光阴换来的计算机专业大专文凭,没有让我在家乡找到工作。那时,我妈已从市内一家国企下岗,爸爸是工人,一年后也将退休。

  家里的窘迫让我心里慌乱,我不敢再在家里呆下去。

  2004年春节后,在朋友鼓动下,我找父亲借了3000块钱闯到上海。可上海的就业竞争更为激烈,一个多月后,同行的两个朋友都找到了工作,只剩了我还无着落。

  2009年4月20日,无聊的我整日泡在网吧里,偶尔进了个网站我闲着无聊顺便注册了个会员,没多久就跟个自称“赵梅”的聊上了,她还要加我的QQ视频,聊得投机她问我要了手机号码。

  第二天一直睡到下午,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我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很纯正的上海话,说就是昨晚网上的赵梅。

  赵梅问我住在哪儿,说,愿意帮我找个工作,第二天早上来接我。

  我不明白我们只是视频聊了会天她为什么要帮我,但能找到工作,足以让我欢欣鼓舞第二天一早,我刚洗漱完毕,赵梅就到了。

  她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女人,不算特别漂亮但却让人感觉舒服。我带着行李跟她上了车。

  赵梅把我带到武进区一个高档小区的三居室,说是让我先住下,工作的事不能急,慢慢来总会办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