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黄龄这样算在歌坛有点小成就的歌手,歌曲被人认可,只是不红。虽然不红但是歌总是被比赛拿来唱,快乐女生郁可唯和江映蓉演唱她的《痒》,《HIGH歌》。歌红人不红,所谓的歌红是快女们和星光班的唱过后红的,这只能说明那两个节目在当地红,黄龄是通过这个平台叫人知道的,看这些节目的都粉选手,甚至还会主观排斥黄龄。

一个歌手在KTV里受欢迎的程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明一个歌手的人气。但就算能在KTV里大红大紫,也不能等同于这个歌手在现实中吃香。黄龄拥有传唱率颇高的《High歌》和《痒》这两首代表作,而且她的长相出众,声音识别度高,本人的曝光率也不低,却一直红不起来。有分析说,黄龄距离 红透 缺的就是她没能唱红一首歌:《痒》是郁可唯唱红的,《High歌》是张玮唱红的,身为原唱的黄龄似乎缺了点运气。

很多人第一次听说黄龄还是因为江映蓉,09年快乐女声10进7的比赛中,小花足蹬高跟皮靴唱了那首《High歌》顿时嗨翻全场,被高晓松评价 一个人独占三元 ,如此怪异的曲风自然无法立刻被保守的大众所接受,而原唱者黄龄在当时也还是默默无闻。即使小花唱了《一个人想你》,可唯唱了《玫瑰玫瑰我爱你》和《痒》,黄龄依然低调地存在着。当时网络上一边倒的评论都是快女超越原唱,但郑虹如果能超越阿黛尔,她为什么不立刻出一张全球销量超过1000万的唱片,还在这里被李代沫 羞辱 呢?

其实素颜的黄龄远远称不上美女,单眼皮,小眼睛,扁平脸,尤其是《痒》的MV中,更被打造成村姑跳大神的土鳖范,同 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的挑逗声音形成了鲜明对比。不过精心化妆后的龄姐却是另一种范儿,在芒果台《》的个人专场中,龄姐是一身俏皮装扮,金色的衣裤配粉红色丝袜,再加上齐刘海的发型,完全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一曲《夜来香》唱尽老上海风尘女子之胭脂味,而一曲《上海Party girl》则唱出了新上海物质女孩的浮躁感,终于在陈冲之后,我们见证了上海女人一个新的标志,她就是黄龄,天籁之音配上风情万种,即使没有倾城容貌,也能迷倒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