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有一刻,我们会怀疑努力工作的价值?或者说,我们现在努力工作,为的是什么呢?

在日本职场,每个月加班百来个小时偶尔爆出有人过劳死似乎很正常。另外,日本也存在着一群“废柴”青年,他们过着不结婚、不生子、不买房、不买车、消费态度冷淡且没有标准正职的生活。他们享受相对清贫却闲适的生活状态,怀疑不停劳动工作的价值,他们被崇尚劳动的日本老一代人视作异类,但自己却对这样的生活感到满意。

国内不也是如此吗?每个夜里的办公室灯光下都是用身体在透支的奋青,他们可能住在潮湿昏暗的城中村,他们可能天天得烦恼叫什么外卖,他们可能每天要耗一两个小时挤着来公司,他们总是不停地焦虑与忙碌...当然,废青也同样存在。

不断加班工作透支身体,这是否是我们的日常?无欲追求只想稳稳当当活着,这是否又是我们的日常?一边是加班百来个小时可能过劳死,另一边是不婚不生不买楼的低欲望人生,哪一种才是我们想要的生活呢?工作应当在生活中占多大比重?安适清贫的生活与奔忙充实的日常,我们到底更喜欢哪一种?我们选择的工作模式,是否该考虑传统价值和社会责任?

我们来听听他们的看法吧。

@RiceCat:

我是 Al 领域的从业人员,我的工作就是带领一帮优秀的工程师和博士研发出能在某些领域替代人工的机器人产品,我们也是被李开复投资的团队之一。我从事这样的工作,不完全是为了钱,而是我非常清楚地意识到,人类处在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传统的价值观将要失灵,人生的意义不再是创造传统的生产价值,新教伦理所隐喻的工作观念仍然起效,但其产出将随着时代发生变化。传统认知的工业生产率、物质生活水平将不再定义人生的价值,因为它将由大规模自动化来提供。

所谓废柴文化在我看来只不过是一个过渡期产物,是经济到达一个瓶颈期的暂时现象,也可以视为对物质消费达到一个程序的逆反心理,是一种朋克。过度着眼于废柴现象只不过是顾影自怜,是纯粹地浪费时间,它只不过是时代性的产物,而人生的意义必须建立在永恒性之上,如耶稣所说,要建立在磐石之上。

@阿飛大叔:

现在台湾也有不少年轻人持这样的价值观,我觉得挺好的。所谓的成功,应该是由自己来定义的,不是吗?

@起名晚:

我认识的朋友中,泰国,日本和台湾的朋友好像都有这种想法,开一个小店就足矣,但是在国内岁月静好,还是不太可能吧。

@Sonja:

这正好彰显了人类发展的矛盾之处,社会不断开发新科技,就是在追求从无可预测的自然,以及无止尽的可悲劳动中解放。以后的世界势必工作会大幅减少,而人类的生命将不再取决于劳动成果的高低上。这种废柴说是一时的,事实却是人们必须要及早进入并学习这种不劳动的生活模式,换句话说,人人都要面临怎么当废柴这个问题。

这是一方面的解放,另一方面却是当代心灵的危机,当人类不劳动了,我们还剩什么?当我们没有产值、也不需要产值时,意义感能靠什么维系?

@kingcrab:

奇葩说海选的时候李开复在讲台上说:“我们的未来很大一部分重复性工作将会被机器所代替,所以现在最好的发展方向应当是人文和娱乐行业。”

那么出现的问题可能就是,我们不知道如何去做一个好的“逗哏”和好好研究文化历史。这在老一辈是想都无法想的事情,和别人聊聊三国就能够好好的活下去?说出哥特式建筑的特点以及华丽的辞藻去夸赞就能够满足温饱?这也许真的像社会主义所说的那样,我们最终将“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平心而论,我向往这种不追求物质的生活,就像冰岛那种高福利国家一样,我们专注自己的爱好,而不用耗费时间去做不爱的工作,有什么不好呢?

@微尘是一粒小尘埃:

做一个充实的废柴,或许比挣钱的工作狂还需要智慧。

随着科技发展,或许真的有一天劳动不再是衡量人类价值的标尺,你热心工作和你喜欢吃馒头一样不足称道,恐怕很多人都会迷失自我精神崩溃吧。至少在我身边,懂得如何休闲比懂得如何工作的人少得多,毕竟大部分人都不了解自己真正需要什么渴望什么,只是人云亦云。

@monsoon:

清贫如同呆老家,一眼望进坟墓;奔忙如同北上广,新鲜刺激不断。

@vonk:

身边有不少朋友选择工作的标准是酬劳,工作后每个月都在等待发薪日,就这样持续着追逐金钱的循环。看到这类例子不禁反思,如果我们的物质欲望少一点,留给自己的时间多一点,生活会不会有更多不一样的色彩?如果可以找到一个能实践自己理想的工作,我想在身体能负荷的前提下,我是不介意增加工作时间的。

所以我的结论是:如果是心目中理想的工作,我不介意工作占掉生活较大的比重,毕竟对我自己而言,太过安逸的生活不值一过。

如此看来,或许 DeepWork 打造的工作生活模式恰恰从两者中找到了一个平衡点,能更好服务于未来人类的需求。

你们呢?宁愿穷一些废一些丧一些,也不要营营役役累坏身子,还是要强大到不可理喻,从千万人中杀到顶峰?或者,你们可以考虑来体验一回 Deep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