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推出玩儿工作室和三代目雕佑西老师的

皮衣合作款式

好像还没有公布出太多好玩有趣的内幕消息

甚至可能

部分小伙伴们对于三代目老师并不是很了解

那么三代目雕佑西究竟是谁呢?

关于三代目雕佑西其人其事

三代目雕佑西-Yoshinhito Nakano是以作品为本的日系纹身大师

目前日本刺青联合会的会长

也是位于横滨的世界第一所纹身博物馆馆长

纹身馆内收藏有12张刺青人皮

其对艺术的“守破离”理念得到各国纹身师的认同

1946年出生的Yoshinhito Nakano

是第二位被冠以尊称的纹身师

——在纹身师的前缀加上“Hori(彫)”

意思为雕刻

他的师父是传说中的纹身艺术家

Yoshitsugu Muramatsu

也就是雕佑西一代目(其儿子被命名二代目)

三代目技术与其师父一脉相承

完全继承了拥有200年历史

日本传统入墨技艺精髓

老师穷其一生去用刺青发扬日本的传统文化

坚持着老传统纹身要素和精神内涵

从史籍吸纳纹身图案素材

经过自身对于刺青文化的参悟与提炼

出版有《水浒传》、《百鬼图》、《西游》等纹案著作

奠定了日系传统纹身图案基础

广受国内众多纹身师敬重与推崇

刚好这次要到日本送第一批皮衣给老师

完成最后一步的绘制

(玩哥顺道补纹身~)

直接给小伙伴们带来一次现场直播

顺便和老师聊聊天

即时回答小伙伴们的问题

于是乎

由边忍痛边提问的前线记者玩哥

给大家带来第一手消息

玩儿拜访三代目雕佑西老师

三总工作室楼下↑↑↑

三总工作室门外

右边还有个雕着龙与虎的小图标↑↑↑

捕捉正在认真整理手稿的三总 ↑↑↑

采访纪实

主题:采访日本纹身大师三代目雕佑西

地点:日本横滨 三代目老师的工作室

时间:2018年6月21日 北京时间上午八点半

内容:关于纹身艺术及匠人精神

受访人:三代目雕佑西(以下简称“彫”)

采访人:玩儿哥(以下简称“玩”)

玩:老师平时几点钟起床呢?一般几点开始工作?

彫:一般早上五六点起床,起来以后喝一杯咖啡,吃完早餐就在工作室画画等着客人过来。基本上每天如此。

玩:我们发现在老师早期的画作中,有不少中国名著《水浒传》里的人物形象,老师之前是否看过《水浒传》原著?

彫:是的,之前有看过。

玩:老师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画画的呢?

彫:记不太清楚了,大概是十几年前……将近二十年前吧。

玩:老师最早开始画画和现在画画有什么不同?

彫:刚开始学画画的时候,很简单,我想到什么就画什么。但是我觉得学习绘画应该是一个从简单到困难的过程。

所以到了后来,发现之前画的还是不够好,我会自己给自己压力,对自己有所要求。

玩:看来老师一直在挑战自己啊。

彫:所有从事艺术职业的人,他的原点,都是一个匠人。现在除了上班的时间以外,我都是一个匠人的身份,也就是说,能力是慢慢一点点积累起来的。

这过程当中希望自己更加优秀,作品更好。首先是作为匠人,然后实现艺术。

彫:那我们先开始纹身吧。

玩:好像差一点东西…

彫:对

玩:这样好多了…

玩:看过许多资料说,有些纹身大师不太在意客人疼不疼痛,甚至他们觉得疼痛本身就是一种成长。您也是这样想的吗?

彫:不是的。我想尽量让客人不疼,但是没办法,纹身这种事就是疼。(双方笑)

我为客人纹身,有三个要考虑的问题。

第一个,我最先考虑的是作品本身要完成得漂亮;第二个,尽量不让客人感到疼痛,这个我是有在考虑的;第三个呢,是人际关系,与客人的交流,我希望聊天的过程是愉悦的。我认为对于一个专业纹身师来说,考虑这几点是必须的。

当然啦,每个纹身大师想的可能不一样,我的想法不代表别人的想法,有的大师认为疼是一个蜕变过程,自然也有他的道理,只是我不这样想。

玩:老师您是几岁开始对纹身产生兴趣的?

彫:大概11~12岁的时候吧,但真正开始从事这份职业还是晚些时候。

玩:您的第一个纹身是在什么位置?

彫:最开始是在手指上纹的一个戒指。大概是在我中学二年级的时候吧!课间休息的时候我给自己纹了一个。小时候我可不是个认真的孩子,我非常皮。(笑)

玩:那您是用了多久才完成了第一个纹身?

彫:不记得了,大概三十分钟吧。我就在手指上纹了一个线。

玩:第一次纹身会不会觉得特别疼?

彫:痛倒是不觉得,我只觉得特别对不起妈妈,觉得自己从此以后走上了不良的道路。

玩:(笑)您的妈妈当时看到您的戒指以后说了什么吗?

彫:纹完那个戒指以后,是我爸爸先看到了,然后问我,哥哥,你的手上怎么有一个金色的东西?我就说,哦,这个是我戴戒指然后掉色了。

接着我就不说话了,装作自己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其实爸爸已经知道我纹身啦,但是他也没有反对。就我现在自己回头想想,戒指怎么可能掉色留在手上,哈哈。

(注:老师的父亲称其为“哥哥”,因为他是长子,家中还有几个弟弟)

玩:老师是喜欢了多少年,才开始有了从事纹身职业的想法?

彫:大概十六岁的时候,当时我已经外出工作,过上了独居的生活。这意味着我不再受家人拘束,是个“自由人”了。

在一个悠闲的周末,我突发奇想,诶,反正无事可做,不如我来纹身吧。于是我就在自己大腿纹了类似日本以前打扑克的那个图案,纹了三个。

玩:诶,其实自己给自己纹身是一件比较危险的事情,在拜师之前老师大概自学了多久?又是什么时候开始正式接触和学习的?

彫:正式接触这个行业是21岁,之前头几年确实是在练习,自己练习了好几年。

大概22~23岁的时候,就因为已经有电的刮胡刀被发明出来,我自己改良,把刮胡刀自制成纹身仪器,也开始渐渐帮别人纹身了。

但是刚开始不像现在一样,能帮人纹全身的作品,受制于器材的关系,只能纹局部。而且当时的颜料不太好,会出现褪色、变色这些问题,比如纹了一段时间以后,黄色变成黑色,白色变成茶色。

许多不安定的因素,现在想来真是一段青涩的岁月。

玩:我们知道老师您师从Horiyoshi初代目,当时他是日本非常著名的一位纹身大师,您是通过怎样的机缘巧合拜Horiyoshi初代目为师的?

彫:刚开始Horiyoshi初代目老师并不想收我为弟子,于是我就不停央求他,您就收我为弟子吧!因为真的特别想当他的徒弟!说起来这个过程比追女孩子还要难呢。

玩:那您“追求”了初代目老师多久呢?

彫:我当时给老师寄了很多封信,希望拜他为师,但是他从来没有给我回信。后来有一天,我正准备登门去拜访老师,没想到老师居然亲自来找我了!也许是被我写的信打动了吧。

那年我大约23岁。老师过来以后就先问我,你现在给客人纹身收钱吗?我说,有收一点。老师说,那你要是当我弟子的话,还怎么收他们钱啊?

当时我很明白,比起钱我更渴望得到跟老师学习的机会。在想法达成一致以后,老师就收我为徒了。

玩:您大概跟着初代目老师学习了多长时间?

彫:虽然老师现在已经不在世了,但我觉得我跟他至今仍是师徒关系。我个人觉得,我还没有超越老师,所以我为了勉励自己,就把老师的照片挂在工作室。

我每天都会想,我一定要超越老师,并且不停地思考要如何去超越他。

(三代目老师向我们展示了初代目老师的照片,并表示初代目老师腿上的纹身是特别优秀的作品:“非常帅,如果你们亲眼所见,一定会起鸡皮疙瘩!”)

彫:我觉得我这一生至死都是在修行。对我而言,每一天都是学习和成长的过程。我现在虽然已经是大师级别的纹身师,但是我觉得光把作品做好还不够,在创作的过程中,技术提升了,人格也应该有所成长。我对自己的要求。

玩:初代目老师对您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彫:应该说没有什么特别直接的影响。因为老师从来不会对我,你要去做这个,或者去做那个。都是我自己从跟他学习的过程中去感悟,哪些事是我该做的。就这样慢慢历练自己。

玩:那您跟初代目老师学习之前和之后两个阶段,对于纹身的理解,有什么直观的变化?因为之前是只有自己在练习,后来就得到了老师的帮助。

彫:这两个阶段是完全不可比的。因为之前我只是自己在盲目做纹身,什么都不懂。跟了初代目老师以后,觉得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见识了很多跟以前不一样的东西。

玩:我拜读了老师很多书,您较早前就跟海外纹身师进行过交流了。请问日本纹身界最早是从哪个年代开始跟海外有交流的?

彫:我个人的话是1984年开始正式跟欧洲大师有交流,当时是受邀过去的。在动身之前,我对自己非常有自信,我觉得用手纹雕纹身就挺好的。到了罗马以后,我受到了一点刺激——他们是用机器纹身的。

原先我觉得用机器纹身是纹不好的,就应该用手针纹。但是那一次如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我承认了用机器也可以纹得很好。

于是我开始学习他们的优点,也保留了自己日式纹身这方面的长处,将机器和手工结合在一起去纹身。

玩:那么国外的纹身师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到日本做交流的?

彫:1999年。其实在1999年之前,国际纹身界里主要还是欧美的纹身大师之间在进行交流。

那一年日本首次作为主办方,开办了一个国际纹身展,吸引了国外的纹身师前来交流。

也正是在那一年我创立了自己的纹身博物馆。

玩:老师怎么会有创办一座纹身博物馆的想法?因为在那之前,全球都没有纹身博物馆。

彫:我原本就是一个没有计划的人, 向来都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我有了这个想法以后,就跟爱人说,拜托帮我去找个地方,我想搞一个纹身博物馆。

日本主办的那个国际纹身展,是在1999年的10月份。大概在4月份的时候,我就开始跟爱人一起筹划,决心赶在纹身展之前把这座博物馆给办起来。

从找场地到装修,前后大概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办好了。

玩:老师是怎么看待copy和原创的?

彫:原创跟复制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原创是作者有自己的想法然后进行创作;复制的东西是不包含制作人的想法的,因为完全是从别人那里照搬过来的。

除非制作人在复制的过程中融入了自己的思想,并加以创新,这个可以有。

玩:如果原本就有一个纹身,然后老师再用纹身去遮盖它,这样有没有难度呢?

彫:在原有的基础上重新去做一个调整确实是很难的一件事。我大部分时候开始不会去想,会先把剩余的给完成,然后再去考虑。

这个过程跟画画是一样,如果开始就设定好想要画怎么样的,反而会局限自己,束手束脚。靠当下的灵感去作画,做好需要修改的一部分,再去延伸。是没有很具体的设想的,跟随自己的想法会做好。

玩:老师有没有徒弟呢?

彫:就只有我儿子一个人。

现在很多人,包括中国也有,都说是我的弟子。我可没有承认过,我只有我儿子一个弟子哈哈。

像美国欧洲那些地方很多纹身师,过来找我,有的时候会说有机会一起合照,这个照片一旦拍成了,会被拿着给不了解的人说你看你看我是雕佑西三代目的弟子。

甚至我招待他们的小点心也会被利用上,很多人就这样都会相信了。这个没办法。

玩:老师儿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习纹身的?

彫:其实他很小就会被耳濡目染了,起码从幼儿园开始就会接触到。当他说想要成为我弟子的话,是在中二(初二)的时候,但是当时我自己是感觉他并没有特别想从事或继承这个,没有很强烈的意愿。

就前几年,近年来,我能感觉出他是很想认真地做纹身,也是很努力地学习,各个地方出差汲取经验。

玩:那他应该也会到世界各地去布展和参展吧。

彫:今天刚好儿子来邮件,去香港参展。目前主要是在新加坡,那边有很多他的弟子,好像约好一样,就那边的都一起过去香港了。

玩:如果老师儿子想要能达到老师您这样的技艺,大概需要多少年的练习?

彫:他什么时候能超过我,完全需要看他自身的努力,现在也说不上来。我要求是工作的时候就要认真工作,但是也要在合适的时候出去玩,尽情释放自己,这样心态会有调整,有自己的空间。

我给他的说法是,工作要努力工作,这样就有钱赚,有钱就能出去玩。你要玩可以花三倍的钱去玩,要工作,就要花三倍的精力去工作。

因为现在也算是正在玩的年纪,不需要过分约束自己在工作。

玩:看到过老师的一些书籍,您儿子两三岁的时候可能就接触到很多海外的艺术家,因为会有不少人来交流,有点想知道这样的成长环境下,是不是也是很好玩的事情?对他后来的创作也有一些影响吧?

彫:时代不同了,我觉得是要应着那个时代,不断地去学习一些新鲜的事物。不一定非得局限在我那个年代去做我那个年代做的事情。

现在他自己每年都要外出学习四五次。我就跟他说,去学习吧,多出去外面接触接触。所以他几乎一年到头都在外头跑。

玩:老师从一开始就在做传统风格的日式纹身,那么您在学习的过程中有没有想过做其他样式的纹身?

彫:我就只想做日式传统的纹身,但这不代表我对其他国家的纹身不感兴趣。比如美国的我也感兴趣。

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传统,中国也好印度也好,都需要被尊重。如今我已经将坚守日式传统视为了自己的责任。

玩:目前仍在从事日式传统纹身的纹身师还多吗?

彫:如今在日本仍有许多从事日式传统纹身的老师在。我跟他们不同的是,他们会比较追求作品看上去很漂亮,但如果从专业的角度仔细观察,会发现其中很多设计是错误的,那就意味着其实他们并没有真正起到保护传统的作用。

当然我不是说他们画画不行,只是确实有以上所说的客观情况存在。

玩:老师您现在全身的纹身是用了多长时间才纹好的?

彫:我自己的纹身,断断续续纹了十年,倒不是从头到尾一直都在纹。

如果真的要算纹的时间估计得五六年。我有一个客人纹全身的,从脚踝到胳膊,胳膊再到脖子这边,全身都纹,一周一次,总共花了五六年。

玩:一周一次,五六年,那需要很大的毅力啊。

彫:嗯……我目前为止接触到的客人,几乎,大多数吧,都是先做一部分,然后再慢慢补满。一来就说要纹全身的客人我只遇到过两个。连我自己都是先纹一部分,然后再说补一下胳膊吧,补一下别的地方。

其实一般来纹身的客人,并不像大家想的一样, 他们都比较轻松随性,过来就只是说老师您帮我纹一下吧!都是这样。

一过来就很大决心说要纹全身的比较少。

玩:这些年有没有让您印象特别深刻的客人?

彫:很多。对我个人我而言,我对每一个客人都很尊重,也很为他们着想,所以现在很多客人也都成为了我的朋友。所以我对大家的印象都很深刻的。

玩:老师最担心给怎样的客人纹身?

彫:女人比较麻烦。太麻烦了,因为纹身不能穿衣服,她们又一定要挡住身体。我说那你就挡着呗,我又不是为了看,(你有的)我也有,哈哈。总之就是太麻烦了。

玩:女孩子会不会比男人怕痛?

彫:女人比男人强。 因为生理构造不一样嘛,女人是需要分娩的,她的身体对疼痛的忍受力其实比男人强,更能忍受纹身时候的那种痛。

玩:有没有女孩子找您纹过比较大面积的纹身?

彫:女孩子的话我不太建议纹全身或是纹太大的面积。女孩子身体白,跟男人不一样,原本就要去体现肤色的白。

而且女人纹身要性感一点,我不喜欢给她们纹全身,纹个后背就可以了。我也不建议女人纹胸部,因为如果上了年纪以后胸部下垂,画作就会受到影响。

所以我给女人的建议就是只纹一小部分。

玩:嗯,想纹身的女生们要听一下老师的意见了!

玩:那在您看来有什么样的人是不适合纹身的吗?

彫:不适合,指的是哪一方面呢?比如纹身会过敏的人就不适合了,但是他如果不去纹身,又不会知道自己过敏。

玩:您给我们团队李老师的手臂纹的图案是龙和樱花,这两个元素结合在一起,有什么含义吗?

彫:其实没有特别的意义。我只是想到这条龙从水里飞出来的时候,樱花正好纷纷落下来,这是一个特别有美感的画面。

玩:您从事纹身职业以来有没有自己特别满意的作品?

彫:都很满意。无论是您也好,团队李老师也好,都纹了适合各自的纹身,我觉得都是很好的作品。

玩:您会把觉得适合客人的纹身图案用在不同的客人身上,是吗?

彫:主要还是先听客人自己的意见,问一下客人想做成怎样的纹身,然后我会根据客人的意见再进行个人的创作。

玩:我记得我一开始来找您纹身的时候,跟您说了很多奇怪的话。我当时就说,我想要这种图案那种图案,想要这个含义那个含义。您当时说我的要求太具体了,又太贪心了,就回绝了我。(笑)

彫:一个专业的纹身师都会这样做。

玩:包括上次,我想在胸口纹很多字,您也说,no,不好。两个字就好。最后您给我纹了“梦”和“心”。

彫:那您现在回想起来,比起很多小字,是不是两个大字比较好?

玩:我现在都不好意思回想了。

彫:哈哈,没有啊,刚开始不懂我会理解的。

玩:现在觉得这两个字是非常棒的。您方便再跟大家介绍一下,您对“梦”和“心”这两个字的看法吗?

彫:“心”这个汉字呢,我把它纹在你左边心脏的位置,右边再纹个“梦”字,代表了用心去实现梦想。有心才会有梦,有梦才会有心去做。这两个字其实是连在一起的。

玩:非常感谢老师。

玩:我们现在正在进行一项非常有趣的合作,就是今年秋冬的系列皮衣。您觉得在皮衣上画画是什么样的感觉?跟纹身有什么区别?

彫:虽然说纹身是纹在身上,而皮衣则是作画,但是其实这两者同样都是很需要责任感的,因为都是不能改的。

画皮衣的话,我也不可能先画一个当做临摹然后再描上去,就是当场作画。责任感是一样的。

玩:当时跟老师说70件衣服全部要手绘,您最开始听到都有点吃惊。

彫:对我来说,我觉得是有很大的压力。

每一件衣服都需要饱含了我的心血,都需要饱含了我的精力, 因为每一件都用心去做,认真对待,所以会感到蛮大压力的。

玩:非常感谢老师。今天呢,我们带了两件皮衣过来,您方不方便现场为我们手绘创作一件呢?

彫:可以的。

玩:皮衣右边是“不动心”,左边写了个“道”字。

彫:对,万事万物都有它的“道”,插花有花道,茶有茶道,不动心也有它的道。

玩:我们还带了一双鞋子,同样要拜托老师现场创作一下。

彫:要写什么呢?

玩:“梦”和“心”吧。

彫:目前市场上,鞋子的手绘都很满很复杂。像现在这种简简单单的我反而觉得很好。

彫:您这个店铺我很喜欢。

玩:小伙伴们,今天的直播就要结束了,非常感谢老师。老师跟中国的爱好者们打一下招呼吧!

彫:emmm……说点什么好呢?那我就“纹身”跟观众们说几句吧。

玩:好的!很多小伙伴在纹身之前都很困惑,一直在想我要纹什么。还有人纹了之后又会后悔。

彫:其实,就我现在的学识去回答这个问题有点难,因为每个小伙伴去找他们自己的纹身师,每个人的问法和答法都有所不同,所以这个我还没有办法去回答。

玩:老师说几句话为我们加加油吧!我是做皮具厂的,做了四年的时间,工厂的名字就叫做“玩儿”。工厂里有很多师傅在做手工制品,他们都有着10~40年的手工经验,老师给这些手工师傅打打气吧!

彫:我是三代目雕佑西,我做纹身师已经四十七年了,在国际上粉丝很多,但在中国的粉丝特别多特别狂热。接下来为了大家也好,我也会继续加油!也请大伙一起加油!

以上

如果错过了直播的小伙伴

可以到淘宝店铺微淘重温回放

作为一个复古手制皮具店铺

玩儿家多年来一直坚守传统手工工艺

执着于品质,也无畏于突破

这跟三代目雕佑西的“守破离”艺术理念有着共通之处

接下来玩儿与三代目老师会陆续展开更多合作

下次有机会还会为大家带来动态直播

敬请期待~

新鲜好玩的刺激不会不到

顶多不要脸地记一次迟到

下期硬广再见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