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2700字,阅读需大约8分钟

一部《新白娘子传奇》,有人关注江河倒悬的爱情,有人关注人兽鬼怪的奇幻,但少有人知道,这段奇缘还有另一个版本,其中故事的主角也不再是许仙和白素贞,而是二人的管家——白福。

白福为鬼,道高且深,

修炼千年的白蛇不及他一半功力。

可幻化出实体,可在白天出现。

他生前也是个郎中,

且少年成名,医术高超。

不过,人终究是人,医术也不是法术,

生死轮回已由天定。

“让我救人,又让我无能为力,

让我行医,又让我一败涂地,我不服!”

医过几次束手无策的病人后,

年轻的白福便开始另辟蹊径。

他听闻,峨眉山上有仙草,久食强身,驱病延年。

为求仙草,便匆匆前往。

不料,断崖失足...

终年一十九岁。

求长生法宝不得,反而失了性命,

执念成痴,无法投胎。

白福成了峨眉山里一只飘荡的野鬼。

前五百年,野鬼白福没有意识,

昼伏夜出,仍旧痴痴地在山林中找寻仙草。

山中的每一棵草他都认得。

又五百年,鬼心萌动,

依旧只能昼伏夜出,却有了鬼生的思考。

“我是谁?从哪来?又为什么想要仙草?”

再一千年,意识健全,

前生往事,历历在目,

却不知该何去何从。

“都成鬼了,那不如做个长生鬼。”

他开始广交鬼友,研习修炼,

竟渡过两次千年劫,成了峨眉第一鬼。

如果不是白蛇的出现,

白福兴许会渡第三次千年劫。

每到月圆,白福便早早等在山顶。

月华如雪,亮如白昼。

这是修炼的绝佳时机,

当然,这儿也汇聚了几乎山中所有妖怪。

白福年岁最大,又是个热心鬼,总张罗着维持秩序。

“鼠爷,尾巴收一收,一会再踩着您。”

“熊姐,孩子管管,给我腿骨都玩丢啦。”

“哎呀,马家妹子好久不见,睫毛又长了哟~”

群魔乱舞,山嚎呼啸。

这次乱舞之中,白福总有意无意地往一个角落瞟,

那有一条蛇,

鳞片细碎,星星点点,

像一团白色的焰火,却又不十分耀眼。

不会是条美女蛇吧,白福念了一句。

果不其然,刚过子夜,

一片光华晃过,

白蛇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白衣女子,

举手投足若轻云之蔽月,

衣袂飘飞如流风之回雪,

眼波流转,芙蓉花开,

把白福也看呆了。

有一招没一式的练完,

白福下山前挡在白蛇身前。

“哪儿来的?之前怎么没见过?”

“青城小蛇,不入大爷法眼。”

“多大年纪?”

“蜕皮千回。”

“哦,还小,那,我专研长生之术,想学可以找我,我叫白福。”

白蛇“扑哧”一笑,扭身下了山去。

从那以后,白福总以各种名义巧遇白蛇,

“这么巧,你也出来修炼。”

“这么巧,你也出来散步。”

“这么巧,你也出来....吃小兔子.....”

......

他还帮白蛇取了名字,

叫“白素贞”,

红苞紫萼欺贞雪,素艳清香解动人。

“好听。”她终于说话了。

“那要我帮你修炼吗?”白福大喜。

“不要了。”

“你不想长生吗?”

“想。”

“那为什么拒绝?我不收费的。”

“我想到人的世界看一看。”

白福不解,呆呆看向远方。

这一天,白福又在山上寻仙草,

一小鬼飘过来说:

白福白福,我看见白姑娘抱着一个男人,正往她洞里去呢!

白福一愣,丢掉草药就冲了过去。

光洁的山洞里,

白素贞正帮一个男人包扎。

男人衣服破烂,血迹斑斑,

人已昏死过去。

“他哪来的,怎么回事?”白福急匆匆地问。

“我见他从山崖上跌下,身上背着个药篓,像是来寻草药的。”

白福似乎想到了什么,也开始帮着照料。

三日后,男人醒来,对两人千恩万谢,

原来,他名叫许仙,家中开有药铺,

只因现在瘟疫横行,他才出来寻药,

谁料,仙草长于孤峰绝壁,非灵蛇飞鸟不能近,

一不小心,跌落崖底,幸好有二白相救,

一番感恩戴德,不知如何报答。

白福不禁摇头感叹,当年怎么就没人救自己呢?

不过,命数在天,现在也不错,

他笑着看了一眼白素贞。

而白素贞似乎被许仙的义举打动,

正一脸崇拜且欣喜地表情望着他。

“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你没事就快回去吧,城里百姓还等着你救命呢!”白福赶紧说道。

“可是他没有仙草啊,不如我们帮他找仙草。”白素贞回头看向白福。

“你们见过仙草吗?能否告诉在下位置,我可以自己再去采,小生先替城里百姓谢过了!”许仙说完,便挣扎要起来磕头。

人命大过天,白福不忍拒绝。

这一天,可能是有史以来峨眉仙草被采最多的一天,

成棵成棵的仙草被从崖间采回,

又转交给许仙,

令许仙惊诧不已。

“不用奇怪,我哥是采药的行家。”她在给白福使眼色。

哥...

白福不想承认,

但又不知该如何拒绝,

难道告诉许仙,

你面前站着的是一蛇一鬼?

又过半月,

在白素贞的悉心照料下,

许仙已能自如行走,

一番梳洗打扮,

便成了俊美少年郎,

二人也似乎生了情愫。

白素贞要和许仙一起走。

“你去做什么?”白福仍要问。

“我跟你说过。”白素贞低头答道。

“能不能不去?”

白素贞不答,拉着许仙就要走。

许仙见状,以为兄妹吵架,

便从中调剂,邀请白福一起。

白福气闷,却又不解她为什么一定要去,

便答应下来,相跟着下山去了。

不过半月路程,已到城中,

许仙、白素贞两人熬药治病,

因有仙草,药到病除,

百姓都说二人是神仙眷侣,下凡救苦。

瘟疫远去,城中百姓就张罗着帮二人拜堂成亲,

要以一场喜事来冲洗瘟疫带来的苦闷。

白福寻了个四下无人的机会,拉着白素贞问道,

“许仙凡夫俗子,你俩相伴不过百年,又有什么意义?”

白素贞摸着庭前一株小树说,

“你看这树,风吹是一年,雨淋也是一年,花开花落都不曾见过街上的景象,即便是活过万年又有什么意思呢。”

就这样,白福看二人着红牵花,

只能自己喝得烂醉。

但鬼又怎么能喝醉。

之后几年,

许仙在前面经营药铺,

白素贞则帮着找寻草药,

伉俪情深,羡煞旁人。

虽然看着两人恩爱心烦,

但白福试着理解,

他不是好吃懒做鬼,

平时没事便帮家里和药铺打理起后勤来,

生前便是郎中的他也做得有模有样。

每日除了整理药材,他还会准备饭菜,

蛇体性寒,即使修炼成人,

仍免不了怕冷,

他不顾许仙大呼可惜,

不时就用仙草配上豆花炖成鸡汤给白素贞喝,

不但味美,也有助于修炼。

日子就这么过去,

一人一妖一鬼,

直至遇见法海。

老和尚坚持人妖两立的原则,

暗中观察许久,

一心制二白于死地,

趁白福出门买办之际,

挟持许仙为饵至金山寺,

白蛇上当,一路狂追,

中了法海埋伏,

被困往生阵中,

只等白福一到,一同收拾。

但他哪知道,白福功力远在他之上。

白福赶到时,白素贞已被逼出原形,

无力挣扎,鳞片散了一地,

许仙则跌在一旁惊恐得不知所措。

“妖孽,还不快快现出原形,束手就擒!”

法海禅杖一顿,声如洪钟。

“放了她,还可保你全寺上下周全。”

白福看向白素贞,眼中已是无尽怒火。

法海摇头,杖环齐鸣,

白福现行,森白骨骸化作利刃,

只两个回合,白福便把法海钉在原地,不得动弹。

“我佛慈悲,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涅火从法海身上燃起,连带着许仙、白蛇和白福一并燃烧。

“我不想死!救救我啊!”许仙翻滚着大叫。

“走吧,我已经看过街边的风景,谢谢你。”白蛇奄奄说道。

怒火鼓催法力,

千年道行把江河引动,

白福用尽修行。

水漫金山!

法海死,许仙亡,

白蛇修行尽毁,又成一条小蛇。

白福用最后的意识带她回到峨眉。

自己化作仙草,开遍山野,常伴左右。

这就是白福的故事,如今仍在四川流传,当地人称藤椒为“白总管”,藤椒便是那仙草,驱寒补气,常食有长生之功。

现“白总管藤椒豆花鸡”已在郑州开业,精选峨眉藤椒,现磨豆花,麻、辣、鲜、香,给你不同的川味体验。店内已使用“莲菜网”专业食材采购平台,食材更安全,健康有保障。

常食地址:中原万达三楼白总管藤椒豆花鸡

人均消费:三五十元

本故事由千味央厨赞助播出

千味央厨,只为餐饮,厨师之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