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3日凌晨1时47分,曾在大连工作,被大家尊称为“大胡子师长”的某集团军副军长——吴长富因病逝世,享年76岁。

他,是1987年的国内“十大新闻人物”,是当年的大兴安岭大火东线扑火总指挥,是真正的巨星,是中国脊梁!

“大胡子师长”是谁?

吴长富,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集团军副军长。1987年5月,在大兴安岭森林大火中,时任师长的吴长富担负大兴安岭东线总指挥,由于在紧张的扑火战斗中没时间刮胡子,吴长富被称为"大胡子师长"。

吴长富后来到国防大学进修,然后到16军任副军长,还曾到原大连陆军学院担任过副院长。2000年之后,已经是少将的吴长富退休了,还有很多人去看望他,人民忘不了为人民服务的英雄。

“大胡子师长”火了!

1987年5月6日,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的西林吉、图强、阿尔木和塔河4个林业局所属的几处林场同时起火,引起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特大森林火灾。大火持续燃烧了21天,过火面积达101万公顷,烧毁房舍61.4万平方米。

当时塔河火情十分严重,大火已逼进距塔河30公里处,塔河县城上空浓烟滚滚。塔河一旦被烧,县城5万多群众和国家财产,大兴安岭南麓的大片森林,都将遭受灭顶之灾,大家心急如焚。

时任师长的吴长富担负大兴安岭东线总指挥,率领步兵某师第一个赶赴火场。一下车,吴长富一面组织开设指挥所,命令部队抓紧做好扑火准备;一面找地、县领导请领任务。当天晚上,时任军区首长给他们打去电话,传达了国务院领导“死保塔河,不让大火向大兴安岭南麓蔓延”的指示。同时,全权授命吴长富为东线扑火总指挥。

“山火和绣峰之间的唯一屏障就是一条公路和铁路,外加一条小河,当时火势直逼公路,一旦大火越过公路,整个绣峰林业公司将化为灰烬。为了遏制大火向前推进,我们决定以火攻火。就是先打出80至100米宽的防火隔离带,再以道路、河流为依托,主动点燃可燃物,顶住烧来的火头,减弱火势。”吴长富当机决断。

水火无情,当时的情况不但紧急,还更危险,很多人都劝他放弃这种办法。可吴长富经过反复权衡,只有这种办法才能阻挡火势。“风险是有的,可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危急关头,就要敢于承担责任!”倔强的吴长富据理力争,最终得到大家的一致支持。

“我们决心定下后,立即展开堵截。干部战士每隔3米一个人,一字拉开,开始点火,风和烟刮得人睁不开眼,大火把我们的眉毛、头发烧焦了,把脖子、手和脸烧起了泡,可大家全然不顾。县领导几次命令我们撤下来,可是没有一个后撤的,急得他只好鸣枪示警,强令大家退下来,可是打红了眼的指战员们,还是没有退下来。经过全师连续4天4夜拼搏,终于把大火拦在了公路以北,绣峰和塔河保住了!”吴长富在给官兵们讲课时回忆到,“全师官兵转战东西两大火场,连续打了4个战役,先后两次保卫塔河,和兄弟部队、当地群众一起,共扑灭一公里以上的火点231个,消除10公里以上的火线17条,打宽80米至100米的防火隔离带125.5公里,胜利地完成了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赋予的任务。”

“那些天,我只睡了4个小时觉,稀里糊涂地吃了7顿饭。由于连续作战,体重下降了16斤,胡子长一公分多长也顾不上刮。所以当地群众都叫我‘大胡子师长’,后来一传十,十传百,就这么传开了,没想到竟传遍了全国。”当年,吴长富入选国内“十大新闻人物”,全国人民都记住了这位“大胡子师长”。

因为救火有功,他的部队被军委记一等功,他个人也被授一等功,还受到邓小平亲自接见!

“大胡子师长”教做人

“大胡子师长”火了,但吴长富本人却没有因为这张“名片”做过一件违背初心的事。

十几年前,已经退休在家的吴长富专门找到驻地媒体,借助媒体向全社会严正声明:任何人打着我的旗号托关系办事都是无效的,都是违法的,都是带有欺骗性质的,包括我的所有亲属。

原来,曾有一家财大气粗的公司不知通过什么方式找到了他,邀请他当公司的总顾问,并提出:“只要你同意‘大胡子师长’吴长富的名字印到公司简介里,每月就给你一万三千块,并且日本进口车随你挑,一年还保你在国内旅游两个月。”面对来人的单刀直入,吴长富又气又恨,快人快语的他直言:“难道我吴长富的名字就值这些钱?你们走吧,这事没门儿!”

吴长富的家人说,这种事自打他退休后碰到十来次,都被婉言谢绝了。还有人打着吴长富的名号给别人办事,从中收受好处费;有人冒充他的家人行骗,后来被法院判了刑。一辈子清正廉洁的吴长富说:“这些招摇撞骗者给我和我的家庭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的同时,更使一些人上当受骗,更令人气愤的是,这严重影响了我们军队的形象。”

“大胡子师长”走了

2017年8月23日凌晨1时47分,被大家尊称为“大胡子师长”的吴长富因病逝世,享年76岁。

吴长富不仅自己牢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还教育身边人也要做清正廉洁、正大光明的人。他的司机于磊介绍,谁说共产党一个“不”字,老首长就要严肃批评教育一番。病重前,每个月惦记着向党小组交纳党费,一分不少不说,还要多交上不少。

对共产党的爱,是吴长富一生的追求。他曾说:“不要过多地写我,多写我们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英明决策,多写写我们的战士。”尤其那场扑火战斗,吴长富一直认为,全师在塔河保卫战中取得的胜利,是坚决贯彻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指示的结果;是广大人民群众大力支持和帮助的结果;也是各兄弟部队紧密配合、相互支援的结果。任何功劳都不能记在个人的头上。如果离开党的领导、人民的支援、战士的拼搏,不要说是一个“大胡子师长”,就是十个“大胡子师长”也一事无成。

▲退休后的吴长富经常到部队讲课,图为授课结束后与战士们共同就餐

在吴长富讲课用的笔记本里,除了记录了他亲历的党和军队走过的辉煌历程,还有一块块剪下来的泛黄报纸,一旁附记内容笔迹不圆润,有的已经模糊不清,但仔细辨认就会发现,那是不断更新的党的创新理论、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最新成果……

在他病重期间,第78集团军党委先后多次到医院探望,代表集团军全体官兵表达对老首长的关注、关心和关爱。在他离开后,人民也永远不会忘记曾有这样一位“大胡子师长”,时时把祖国和人民利益举过头顶,把党和人民嘱托扛在肩上,用行动扛起了军人的担当,用行动彰显了军人的本色。

▲病重住院前,吴长富在家中向来访者讲述自己的戎马故事

戎马一生,方显军人本色

沧海横流,留给世人感怀

来源:军报记者、CNR国防时空、北部战区陆军、冯站长之家

校对: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