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精神分裂,经受过电击疗法,出院回家还被锁在地下室里,你会画些什么聊以自慰?

《裸体的阿丽莎》

也许你也会画一些看起来像是阴阳人、像是人和植物杂交的生物。这让人想到分裂:

你也许会用线条的疏密、交叉,表现画面空间的明暗。这让人联想到电流:

你也许会用解刨图似的“规格”勾勒人物的性格。而这又让人联想到医院冰冷的空气:

至少有过上述经历的艺术家Charles Steffen是这样画的。

Charles Steffen自画像

Charles Steffen生于1927年的芝加哥,高中毕业后来到伊利诺伊斯理工大学主修艺术史,在大学的哲学课上,他的精神问题爆发了:他在课堂上一边大喊着要自杀,一边把自己的课桌上的纸张书本点着了……

随后他进入Elgin State精神病院接受治疗。10年之内,他反复来往于家和医院之间。他不得不经常接受电击疗法。在家的时候,家里人给他腾出一间地下室。

但每天当他走进地下室,家里人就会把地下室的门锁上。

地下室里有张特别大的餐桌,每天他就在上面画画。他的材料是药店买来的包装纸,以及各种彩色的铅笔。差不多每两三天,他就能完成一幅画。

有张吓人的大姑娘的旁边,他用文字标注,“这个27岁的金发舞女只要一表演,全芝加哥的小伙子都会来看她”。

他已经不可能在亲眼看看舞女们了,他只能通过诡异的笔触缅怀。

你能发现,就算他想表现情欲,他的女性画面的裆部几乎都是“空白”的,因为他不知道要画些什么——他的侄子说,Charles Steffen一辈子都没和女人接触过。

Charles Steffen笔下的舞女

他笔下的外星人、畸形人、杂交人,我们能看到的只是一小部分。据说他每年就会销毁很多,也有说法是他的姐姐认为画太多容易着火把房子烧了。1995年,就在他的母亲去世、兄弟姐妹各奔东西,他因为搬家马上要把最后的作品丢掉之时,他的侄子特意跑来劝说阻止他。

他侄子所保管的两车画是他最后留给世界的痕迹。

人物

这些画作中,有关他母亲的作品最多,而且只有他母亲的画面最为温馨,最能看到人类丰富的情感。

在一张他母亲的“肖像”旁,Charles Steffen写道,“我现在61岁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意识到,母亲对我简直太好了。家里人只有她一直在帮助我。我活得这么遭罪,真是对不起她。”

《穿长袍的母亲》

《戴帽子的母亲》

《祈祷的母亲》

画交给侄子后,Charles Steffen死于咽喉癌的手术。

——————

文图来自于维基百科、The Good Luck Gallery、chicagoreader.com、赫芬顿邮报等

以上内容来自:

YT云图-全球视觉文化媒体

www.yuntoo.com

各大应用商店下载“YT云图”APP

中国最大视觉艺术图库限时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