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基坦的埃莉诺,中世纪的紫天鹅任见

01

阿基坦公爵威廉九世,绰号游吟诗人,把自己的领地弄成了当时欧洲的文艺堡垒,被人们称为“爱的中心”。

小孙女埃莉诺出生于阿基坦宫庭,自幼跟着爷爷,饱受熏陶,年仅十五岁的美丽少女,不但拥有金发碧眼,奶油色肌肤,而且音乐、文学、舞蹈、骑马、打猎、拉丁文交流,样样出色。

父亲威廉十世溘然辞世,十五岁的埃莉诺继承了阿基坦公国的爵位,年轻貌美,机智聪慧,热爱文化,精力充沛,又长于社交,大手笔支持艺术事业,被传为佳话。

许多知名的吟游诗人与传奇文学作家,如法兰西的玛丽、特洛瓦的克里斯蒂安,都接受着埃莉诺的赞助。

埃莉诺积极介入政治事务,吸引了众多的追求者,胖子路易六世是法兰西最大的官,阿基坦的庇护者,他请求埃莉诺做儿媳妇,埃莉诺只好同意了。

02

办了路易七世和埃莉诺的婚事不久,路易六世就驾崩了,将偌大江山留给了小两口。

应该说,幸福日子降临了。其实并不。修道院培育出来的路易七世让法兰西第一小富婆埃莉诺痛苦不堪。

埃莉诺浪漫多情,活泼好动,路易七世却敌视情趣,将男欢女爱视作邪恶的罪过。

路易七世和埃莉诺如果上床,在床上的惟一目的就是让埃莉诺怀孕。

如果埃莉诺怀孕,就不再上床了,埃莉诺只有证实自己确实还没有怀孕,路易七世才会再次勉强自己进入椒房,与埃莉诺合作。

对于浪漫多情的埃莉诺而言,这是多么难堪的生活啊。

埃莉诺觉得自己不是嫁给了充满活力的法兰西国王,而是嫁给了一个灰暗猥琐的苦修士。

埃莉诺向路易七世撒娇,想方设法地挑逗他,路易七世却好像单是为了固守自己的城池而生活的,天长时久,两人难免常常吵闹。

03

埃莉诺所有关于情爱的努力,都被路易七世当成“邪恶”对自己的考验,都被他成功地防守和抵御过去了,因而,直到结婚七年以后,埃莉诺才生育了第一个孩子玛丽公主。

作为宗教人士的路易七世,实打实,是虔诚的。

在塞纳河畔维特里城的教堂里,路易与教廷关于主教任命产生了冲突,激起对打对杀,在对打对杀中,不知谁纵了火,很多人被烧死在教堂里。

公元1145年夏,基督教埃德萨伯国陷落于穆斯林之手。

消息传入罗马,当选教皇不久的尤金三世发布了十字军教令,将来自东方的坏消息通告了法兰西国王路易七世,说疯狂反扑的塞尔柱突厥人占领了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天主教成果爱德萨伯国,已在进逼耶路撒冷。

路易七世为自己不久前制造的教堂屠杀和大火,导致很多人丧生,而良心不安,正想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赎罪,听到埃德萨陷落的消息,立即产生了组织第二次十字军东征的想法。

路易坚持认为自己是无比虔诚的,甚至愿意将个人的全部精力和国家的全部财力都投入到宗教当中。

04

就在女儿小玛丽公主出生的当年冬季,路易七世趁着圣诞节,向卡佩王朝宫廷大臣和几乎全国的贵族公开表示,自己要组织十字军,发起圣战。

但却没有多少人热心响应,远赴中东地区的巴勒斯坦,拯救沦陷在异教灾难中的基督教徒。

埃莉诺爱热闹,何况她有自己的领地,有自己的骑士团,作为王后,看到国王点兵打仗,非常欣喜和兴奋,也要亲身参与。

西欧社会对再次东征的冷淡反应,让教皇尤金三世非常不满,派遣能说会道的传教士伯纳德前去游说。

路易七世在勃艮第的韦兹莱大教堂召开大会,几乎所有的法国贵族都参加了,请伯纳德布道。

伯纳德确实极具鼓动力,在他布道完毕后,路易七世忍不住跪倒在他面前,表示顺从。

在路易七世的榜样作用下,数百名骑士,其中很多互为老仇人的,决定抛弃前嫌,跟着他一起,宣誓参加十字军。

伯纳德将自己的外袍撕下来,给他们用来做成十字徽记。

05

激动万分的年轻皇后埃莉诺,带着宫廷侍女们,穿上亚马逊女骑士的服装,跑到路易七世和贵族们面前,表示她们也要参军上前线,为基督而战。

埃莉诺跟着她的阿基坦诗人爷爷威廉九世,想必读了很多游吟派的诗,装束成了诗里经常出现的亚马逊女骑士首领。

路易七世写了几封信,分别寄给拜占庭皇帝曼努埃尔一世、神圣罗马德意志国王康拉德三世、匈牙利国王盖扎和西西里爵士罗杰,邀请他们通力合作,发动东征。

德意志王室同罗马教廷不睦,国王康拉德三世根本不想响应教皇尤金三世的号召,面对伯纳德的劝说,不断找借口推托。

公元1146年的圣诞节,伯纳德为了逼迫康拉德三世就范,专门发表了一篇布道文,把康拉德三世描绘成了一个眼看着基督受难而冷眼旁观的人。

06

康拉德在强大宗教舆论的压力下,无奈只好宣布他也愿意参加十字军东征。

但是,从埃德萨伯国陷落以后,两年过去了,东方未再传来警报,路易七世和康拉德三世对这次十字军东征的目标任务反而糊涂了。

到了公元1147年春天,以英格兰人为主包括弗莱芒人、弗里斯兰人的首批十字军英格兰联队乘船启程。

他们计划通过直布罗陀,穿越地中海。

但他们在葡萄牙遇到了风暴,停留在波尔图。

葡萄牙国王阿方索是个法国骑士,他劝说这支十字军队伍帮助他围攻穆斯林据守的里斯本。

阿方索允许十字军攻破里斯本后可以烧杀抢掠,葡萄牙主教也许诺他们将得到在东方一样的精神奖励,于是他们答应了。

阿方索的军队和十字军英格兰联队攻破了里斯本,英格兰联队也滞留在了葡萄牙。

后来阿方索以里斯本为根据地建立了葡萄牙王国。

07

康拉德三世的十字军德意志方面军约有两万人之众,包括他的侄子、未来的皇帝红胡子腓特烈一世。红胡子腓特烈这时候还是个少年郎。

德意志十字军走的是陆路,也就是第一次十字军的东进路线,从雷根斯堡跨过莱茵河和多瑙河。

比英格兰联军晚一个月出发,顺利通过匈牙利,九月份抵达君士坦丁堡,遇上了拜占庭的不合作。

康拉德三世威胁要武力占领君士坦丁堡,拜占庭皇帝曼努埃尔才怕了,派他的卫队做向导,送德国十字军过了海峡,进入小亚细亚。

康拉德把队伍里的非战斗人员留在了拜占庭控制区,自己率领主力向小亚细亚腹地进发。

十月二十五日,口干舌燥的德意志十字军发现了一条小溪,骑士们下马在溪边饮水,狼群一般的突厥军队突然冲杀出来。

十字军骑士们乱作一团,几无还手之力,战斗很快变成了一场屠戮,不多时十字军即被残忍的突厥人斩杀殆尽。

没有被杀的十字军骑士为突厥人所俘,后来卖为奴隶。德国人的十字军就这样消失了。

到了夜晚,康德拉三世带着侄子腓特烈和几个贴身骑士逃到了尼西亚王国。

08

几天后的十一月初,路易七世率领的法兰西十字军来到了尼西亚,康德拉三世和腓特烈便加入了法兰西十字军团。

路易七世率领法兰西十字军,穿过帕加马、士麦那,于公元1147年圣诞节到达了爱琴海岸的以弗所。

这一串地方,全在拜占庭帝国势力范围之内,军队给养充足,整天洋溢着节日一样的快乐气氛。

但康拉德三世兵败之气还没有消,又患上了疾病,他很恼火,带领侄子腓特烈和他的骑士们返回君士坦丁堡养病。

康拉德走后不久,路易七世率领法兰西骑士们,雄赳赳气昂昂,沿着水边道路向安条克前进。谁知遭遇风暴和山洪袭击,人马辎重损失很大。

路易七世遂改行陆上近路,翻山越岭,跨越安纳托里亚高原,以缩短到安条克的行程。

09

公元1148年初,路易七世进抵劳底加城,军队本该补充给养,劳底加却是个空城。

给养缺少,又四面受敌,军队士气低落,来去无踪的突厥人像幽灵一样,紧紧缠着路易七世的十字军,很多掉队的骑士都成了突厥人的刀下之鬼。

这天傍晚,王后埃利诺和阿基坦人、普瓦图人组成的前锋军队来到一片高地上安营。

前锋将军杰弗里擅自改变军令,让军队转到附近的山谷去宿营,结果使路易七世的主力大军处于暴露无防之中。

紧盯着十字军团的突厥人,当夜突然发动猛烈偷袭,十字军团大乱,宿营地变成了突厥人的屠宰场。

路易七世慌忙带着数名贴身骑士逃奔,最后他爬上了一棵大树,骑士们则拿着剑在树下围城一圈人墙保护着他,这才逃过了劫难。

次日清晨,惊魂稍定的路易七世收拢起幸存的骑士们,宣布解除杰弗里的兵权,遣送他回国。

“看你这个老乡,算是什么玩意!”

由于前锋将军杰弗里是皇后埃莉诺的阿基坦老乡,在路易七世的怪罪下,埃莉诺很是尴尬。

10

路易七世命令骑士们整肃军容,继续前进。

二月中旬,法兰西十字军抵达拜占庭帝国控制下的安塔利亚,精疲力竭的路易七世害怕凶险莫测的山地,决定放弃陆路,再次改走水路。

他让安塔利亚总督为自己的军队提供船只,但安塔利亚总督一时根本无法找来足以供给全部军队乘坐的船只,路易七世只好带着王后埃莉诺和部分骑士,先行登船,前往安条克。

路易七世三月中旬抵达了安条克的圣西门港。

剩下的部队在阿塔利亚等待更多的船,由于城里盛不下这些人,他们驻扎在城外,结果多次遭到突厥人的袭击。

后来,骑士们乘坐总督安排的船只也走了,留下步兵和朝圣的信徒们。

安塔利亚总督害怕突厥人,驱赶步兵和朝圣者赶快离开。没有船只,他们只得从陆路前往安条克,一路饱受磨难,两个月后到达安条克时,人数已经不足原来的一半了。

安条克是一座大城市,仅次于君士坦丁堡。

11

经历了无数磨难的路易七世和骑士们进入君士坦丁堡后,都很兴奋,尤其按捺不住激动的要数王后埃利诺了,因为这座城市的主人是她的远房叔叔、图卢兹人雷蒙德。

法兰西十字军在安条克城休整后,雷蒙德建议路易七世进攻阿勒颇。

阿勒颇是穆斯林势力控制下的一个重要城市。雷蒙德提出这个建议,是想借助路易七世的十字军来打击威胁自己战略安全的势力,以巩固自己在安条克的统治。

很多骑士也觉得雷蒙德总督这个建议不错。

路易七世借口等待自己的步兵,没有当即表态,王后埃莉诺却坚决支持自己的叔叔,使得情况复杂化了。

路易七世内心是不接受这个建议的,他的目的地只有圣地耶路撒冷。为了顾全王后埃利诺的面子,他才没有当面拒绝雷蒙德,只是做了推诿。

更糟的是,王后埃利诺与她的叔叔私下里来往频密,打得火热。

埃莉诺跟雷蒙德在一起的时间超过了和自己的丈夫路易七世在一起的时间,而且他们俩之间,用朗格多克方言交谈,法兰克人根本听不懂,于是,漂亮王后埃莉诺跟其叔叔雷蒙德总督私通的丑闻传得沸沸扬扬。

12

经历长途跋涉和连年情感饥渴的埃莉诺,对雷蒙德,确实是一见钟情。

尽管按照辈份,埃莉诺应称雷蒙德为叔叔,但雷蒙德又是一个头发金红、体格强壮、既英俊又有趣的法兰西男人,每每使埃莉诺神魂颠倒。

两相比较之下,路易七世既病弱又固执,相貌平平还言语寡味,简直就是只癞蛤蟆。

雷蒙德的才能也远在路易七世之上。

雷蒙德的作战计划与埃莉诺不谋而合,埃莉诺当然于公于私都成了雷蒙德的坚定同盟。

埃利诺一直帮着雷蒙德说话,催促路易七世进攻阿勒颇。

路易七世总是以后续部队还没到达为借口来搪塞,埃利诺因此和路易七世多次争吵,夫妻关系出现了裂痕。

德意志国王康拉德三世到君士坦丁堡治病,拜占庭皇帝曼努埃尔不记前嫌,精心照顾他,将他治愈了。

康拉德一旦痊愈,就坚决拒绝再走小亚细亚恶劣不堪的陆路,而是直接乘船,到了耶路撒冷。

13

四月,耶路撒冷大主教派人送给路易七世消息说,康拉德三世已经顺利到达我这里了。路易七世立即宣布:大军直接向耶路撒冷前进。

埃利诺激烈反对路易七世的这个决定,她怒气冲冲地说:“我已无法阻止您的决定和您的行动,但是我要继续留在这里,除非返回巴黎,否则我哪儿也不去。”

路易七世冷冷地说道:“作为妻子和法兰西的王后,你必须跟随在你的丈夫和国王的身边。”

埃利诺斩钉截铁地说:“那我宁愿放弃做国王的妻子!”

争吵的结果,是埃莉诺占了上风。其实在她内心最隐秘处的想法,是决定留在雷蒙德身边,而不是跟随丈夫去耶路撒冷。

路易七世既想坚持自己的见解,又敏感地意识到自己的帽子有点儿发绿,于是他做出了一件令所有人始料未及、超乎他勇气范围内的事情:命令侍卫们强行绑架了埃莉诺。

法兰西人在夜深人静时离开了安条克。

埃莉诺被绑在马上,带离了雷蒙德的势力区域。

埃莉诺与路易七世的关系无疑彻底恶化了,后来,作为王后的埃莉诺再也没有在军中发挥什么作用。

14

六月,路易七世的十字军抵达耶路撒冷。在橄榄山脚下,路易受到了大主教和圣殿骑士们的热烈欢迎。

即使在这时,仍没有人确切的知道这次十字军的军事目标是什么。

休息数日后,路易七世和各路十字军首领和代表们举行会议,讨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商议进攻的方向。

经过你来我去的利益协调,最后决定进攻大马士革。

七月二十四日,十字军团开到了大马士革城下,扎下营寨,砍伐树木,打造攻城器具。

三天后,觉得在城下扎营不安全,他们又转移往城东的荒漠中扎营。

晚上,路易七世和康德拉三世听说敌方有援军正向大马士革赶来,遂决定撤军。

次日清晨,没有取得任何战绩的十字军撤离大马士革,背负耻辱,踏上了归途。

回到耶路撒冷后,康拉德三世就由于德意志内部事务立即带着自己仅有的少量部属启程回国了。

15

路易七世继续留在圣地“净化心灵”,直到次年的复活节才启程返回法兰西。

第二次十字军行动,闹闹嚷嚷,除了在葡萄牙无心插柳,攻占了里斯本以外,颗粒未收、寸功未建。

欧洲掀起了指责这次十字军行动的舆论。

大家再也不愿这样不明不白地去东方送死了。

在以后漫长的时间里,只有个别的朝圣者前往东方,他们在那里参加一些零星的战斗就返回了,圣地的骑士要靠他们自己的努力在穆斯林的围攻下维持基督教小王国的存在。

路易七世和王后埃利诺在安条克发生争执以后,两人关系一直未能好转。

埃莉诺的愤怒程度可想而知,她宣布自己再也不愿继续与路易七世的婚姻了。

连教皇尤金三世都为路易七世和埃莉诺的婚姻大吃一惊,赶忙亲自出马,挽救他们的夫妻关系,甚至在古堡里设计了温馨的居室,不惜拉下脸皮,让路易七世和埃莉诺在里面同房。

恰在此一时期,一个不幸的消息传来,使埃莉诺失却了幻想:雷蒙德在与穆斯林的战斗中丧生,他的头颅也被当作战利品送进了哈里发的王宫。

16

尽管埃莉诺与路易七世形同陌路,在雷蒙德死后不久,埃莉诺还是生下了她与路易七世的第二个孩子:艾丽丝公主。

路易七世对埃莉诺的第二次怀孕抱着很大的期望,期望生育能够挽救他们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却偏偏生下的又是个女儿。

就在艾丽丝降生的这年——公元1150年,英格兰玛蒂尔达女王的儿子亨利二世继承了诺曼底公爵的爵位,第二年,他又继承了父亲安茹伯国的爵位,将来还有个英格兰的王位在等着他去继承,毋庸置疑,亨利二世成了西欧最有实力的贵族之一。

作为诺曼底公爵、安茹伯爵,亨利二世有义务经常去晋见法兰西国王路易七世。

开始的时候,青年亨利入宫大概确实是晋见路易七世,但后来却变成是去晋见埃莉诺了。

十七、八岁的青年公爵与二十八九岁的成熟王后之间相当来电,两人眉目传情,完全无视路易七世的存在。

17

路易七世终于怒了,公元1152年,以不守妇道和不能生育男性继承人为理由,向教廷申请撤销自己与埃莉诺之间的婚姻关系。

黔驴技穷的教会不得不宣布他们的婚姻终止。

这一年,恢复了自由之身的埃莉诺三十岁。她随即离开巴黎,踏上了返回自己封国的路途。

然而这时的埃莉诺,到哪里都是不太稳当的,因为几乎所有的贵族都清楚这位法兰西前王后的身价,已婚人士们扼腕长叹,单身汉们都想向她求婚。

有人干脆铤而走险。

在回阿基坦公国首府普瓦捷的旅途上,甚至有两个贵族青年试图绑架埃莉诺去结婚,其中一个是布卢瓦公国的蒂奥博特五世。

埃莉诺机智地脱身回到了阿基坦。

回到自己的宫廷以后,埃莉诺立即开始着手为自己选择下一任丈夫。

放眼当时的西欧,最佳人选莫过于年青、英俊的亨利二世了,他未来将成为英格兰国王,地位丝毫也不比路易七世逊色。

埃莉诺立即写了一封信寄给亨利二世,建议他尽快来阿基坦和自己举行婚礼。

18

亨利二世和他那极有抱负的母亲玛蒂尔达都非常清楚,迎娶埃莉诺意味着什么。在她那庞大的嫁妆面前,十多岁的年龄差距根本不是问题。

亨利二世的母亲说:“我不就比你爸年长十一岁之多嘛。”

亨利二世和玛蒂尔达收到埃莉诺的信,第一时间便做出了令埃莉诺满意的答复。

为了不惊动太多人,亨利二世按照埃莉诺的要求前往阿基坦,与埃莉诺秘密结婚。

此时距埃莉诺与路易七世离婚仅过去了六周时间。

亨利二世拥有诺曼底公国、安茹伯国,又拥有了阿基坦,实际上成了法兰西最大的领主,土地面积已经大于卡佩王室了,将来还要拥有英格兰。

前妻闪电再嫁,路易七世回过神来,转过筋来,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不可挽回的错误:卡佩王朝失去了富饶辽阔的阿基坦公国,是自己将它拱手送给了对手亨利二世。

懊恼又愤怒的路易七世向亨利二世宣战,盟友是在路上绑架埃莉诺想跟她成亲的布卢瓦的蒂奥博特五世。

路易七世连续发动了两次收复领地的战争,却均以新婚夫妇大获全胜告终。

19

仅仅过了一年,再婚后的埃莉诺就为亨利二世生下了一个儿子。

路易七世愈加垂头丧气。自己认定埃莉诺无法生育儿子,痛下决心离了婚,丢掉了整个阿基坦公国,可人家生儿子了,生了。

路易七世因此成了整个欧洲的笑柄。

就在埃莉诺生下儿子不久,心慌意乱的路易七世也匆忙再婚了,新娘是卡斯蒂利亚康斯。

和埃莉诺一样,卡斯蒂利亚康斯也只给路易七世生了两个女儿。

不幸的是,在第二次生产的时候,卡斯蒂利亚康斯竟送了命,可怜的她只有二十二岁。

同样不幸的是,亨利二世和埃莉诺的长子也夭折了。不过人家有田好耕作,埃莉诺此后接连不断地为亨利二世生下了四子三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