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论冲动的惩罚。

刺猬公社 | 田不然

“原本创造信仰神话的现实主义作为一种文学形式已不再可能,但人民群众总是要做梦的。”

北大文学教授邵燕君在论文《猫腻:中国网络文学大师级作家》里,这样解释网络小说兴盛的原因,在她看来,相比于现实主义,幻想文学让作家有着更大的自由度,来成全“屌丝逆袭”的愿望。

邵燕君在文中解释“屌丝”和“屌丝的逆袭”

“虽然,如此‘逆袭’,每一次成功都在加固现实的法则,但对于广大屌丝而言,能在梦里快活快活也是好的。”

但这一次,10月15日,猫腻开更新书《大道朝天》时,大量读者拒绝进入猫腻给他们构造的梦。

说实话,阅文这次给猫腻新书做的推广够足,宣发时打着“全球同步首发”的名义,在创世、起点、QQ阅读和起点国际上同步更新,软文硬广也造了一波。

9月17日,阅文和腾讯影业宣布将对阅文家的13部IP开发时,猫腻一个人就占了3部——《庆余年》《将夜》《择天记》。

而作为“最文青”的网文作家,猫腻罕见地在被资本青睐的同时,也获得了一些来自学界的肯定,邵燕君曾在2015年6月和2017年9月两次与猫腻进行深入访谈,对他评价很高。

但猫腻新书的表现已经难以仅仅用“差强人意”来形容了。

不谈天蚕土豆《元尊》全平台首发首日拿下“千盟”(在文学门户中,如果你在一本书中消费1000元人民币,就能成为这本书的盟主,而千盟意味着这本作品下共有一千位读者消费累计过千元)成就,9月份番茄新书《飞剑问道》首日在起点的点击量也达到了2.36万。而截止到10月18日15:00,《大道朝天》只获得了1.6万总点击,这与他网文顶级大神的身份形成了极大的对比。

与之相伴的还有网上扑面而来的骂声。目前起点评论区只有600+的帖子,据说骂娘的都被删掉了。

更有人为了骂他,特意发了红包。

看起来群情汹汹,猫腻到底做错了什么呢?

猫腻此前打破了他们另一个梦。

今年“萨德”事件爆发期间,韩国女星金泰妍发布了一张乐天糖果照片,疑似支持乐天。

因为猫腻是金泰妍的粉丝,有网民在微博上咒骂猫腻全家死光,而猫腻当时有家人重病住院。

猫腻随后发微博暴走。

这种话已经超过了“政治不正确”的范畴,猫腻在2个小时后道歉。网上有人称他“为爱叛国,为钱下跪。”

隔天猫腻再次发表致歉微博,文末“皮袍下的小”化用鲁迅《一件小事》中的文段,网上对此有多种解读。

所以说,梦和梦,是有区别的。

当时《择天记》上映在即,缺乏了网文中“主角光环”加持的猫腻,终究也没法做到自己笔下人物的“虽千万人,吾无所谓。”

在此情况下,邵燕君在上述的《猫腻:中国网络文学大师级作家》中的观点格外显眼,尤其在被一个名为“作家助手”的公号转载之后。该公号给此文换了一个标题:《北大教授:中国网络文学已经诞生金庸级大师》。

其实这篇稿子只是在开篇的第一部分说“猫腻在封神之作《庆余年》阶段已然炼成‘金庸大法’”,并从故事、人物、境界、文笔上做了对比和论证,后面更多的是以“学者粉丝”的立场对猫腻作品进行解读。但由于一句论断猫腻“甚至,在我的评价里超过了金庸”过于抢眼,所以在网文的读者圈子里激发了大量的讨论——或者说是不屑和骂声。

相比之下,“金庸的成就在于完成了中国古典武侠小说向现代武侠小说的转型,猫腻的成就则在于将这一转型从纸质时代推向网络时代。”“老猫的文笔不错,但确实还不如金庸,至少不如我们今天看到的书版的金庸”等言论被人们忽视掉了,几乎没有做出探讨。

10月16日的时候,邵燕君研究团队主持的微信公号“媒后台”又推出《追更短评 | 猫腻<大道朝天>开篇》,汇总研究团队的一些对老猫新书的点评,也都是溢美之词。

如果先前还嫌单薄的话,至此,对于老猫新书的评价已经构成了两个主要稳固且边界鲜明的舆论场,一方是部分网民怀着“朴素的爱国主义心态”的猛踩,另一方面是以邵燕君教授团队为主的从文本角度上对《大道朝天》的肯定,二者截然不同,但因为讨论的焦点不一样,所以也不构成冲突。

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无论如何对于网文作者来说,这不是一件好事。

在刺猬君看来,老猫的作品有文字底子和思想内蕴,文本最终的价值诉求也并非网文典型的“有朝一日权在手,杀尽天下负我狗”可比——《间客》后记里他自陈“这是一个怯懦的人写的一本无畏的大书”,便可以让99%的网文写手相形见绌了,他笔下的宁缺、陈长生、陈萍萍坚韧自在,也不是“败苍天、斗帝王”可以笼罩。但他终究是一个网文写手,而网文写手对于作者的人身依附要远远大于传统作家。

换句话说,如果传统写作还可以背对读者的话,网文作者首先做的就是对读者进行讨好。不能太虐主,断更会催促,出现“盟主”(读者给作者打赏到某种额度,就会成为盟主)还要三更.......无论溢美还是谩骂,总体上看还是其乐融融。

这也许是一件好事,它意味着传统作者不敢想象的收入来源,以及所谓的“与人民群众站在一起”的写作立场,但缺点也很明显,一旦如猫腻般得罪了粉丝,哪怕你是顶尖的大神,受到了学界的认可,你也仍然处境尴尬。

所以猫腻这一次不单单是得罪了他的那些讨论问题时“立场先行”、“大是大非不动摇”的受众,这一次的脱粉,某种程度上,是网文大神对传统网文商业逻辑的一个碰撞。在近年来互联网舆论集体转向的情况下,老猫忽视了网文受众恰恰和“主流观点”的持有者高度重合的特性,这些人喜欢一个关于异世界大陆的英雄美梦,但他们接受不了造梦的人本身去挑战他们那关乎真实世界的美好愿景。

若网文有一天真的可以发展成高级的文本形态,具备了完备的文学意义上的价值,那猫腻的这次事件应该会成为“网文作者和读者关系”这条线索上一个重要的点,在一个依靠读者用脚投票的文体中,大神可以“冒犯”读者的程度有多深,读者们群聚起来形成的立场有多强,这些都要看《大道朝天》最后的表现。

最后录一段邵燕君在《猫腻:中国网络文学大师级作家》的话作结。

“我是1986年考上北大中文系的,如果允许我自恋一点说的话,那时的北大,真有点《将夜》里书院的意思。大一第一学期,就听钱理群老师讲鲁迅,所以,对我们那一拨人来说,启蒙价值观是‘基本设定’。这些年来,眼见着‘基本设定’的崩坏,内心自然比别人更压抑。直到读了猫腻,那股不平之气才从心底吐出来。”

而猫腻则在个人公众号上表示,“当在朋友圈看到邵燕君老师这篇文章时,其实我是拒绝的,标题也是,尤其是前面那些与金庸比较的话……因为我清楚自己在写书过程里,根本没想那么多。”

田不然

关注网络文学、电影领域

微信号:lt3160091

合作、转载事宜请联系微信号yunlug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