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是中华文化绚丽的瑰宝,她是一种介于诗和曲之间的文体。在茫茫的词海中,有着数不尽的优秀词人,写出了无数优秀的词作。

一开始,词是作为消遣之用,属于音乐的附属品——歌词。后来经过一代代大词人的改革,词才成为一种正式的文学体裁。

词有很多流派,总体上分为婉约和豪放两派。不过从词的整体数量来看,婉约词人和作品数量是远远超过豪放派的,一般的词人还是以婉约为正宗。下面,我们就精选二十首优美的婉约词,感受一下词中优美的意境。

在李煜之前,词坛上盛行的“花间派”已经创作了许多优美的词作,也有许多诸如白居易、刘禹锡、温庭筠这样的大词人,但是总体上,词的影响力是不能跟诗比的。直到李煜出现,将词的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李煜存世的有三十多首词,基本上都是婉约词,代表作是:

虞美人·李煜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李煜死后,宋词一度被冰封。虽然有范仲淹、寇准这样的大词人创作了一些精品词作,但是整体上并没有什么突破。直到公元984年,柳永出生,引爆了北宋词坛。柳永传世的有近两百首词,大部分是婉约词,代表作是:

雨霖铃·柳永

寒蝉凄切,

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

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

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

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

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

更与何人说?

后来的李清照评价柳永的词低俗,可是柳永不过是一介平民,半生徘徊于烟花柳巷,想不低俗也难啊。与柳永同时代的晏殊是太平宰相,他的词相对就要高雅一些。晏殊的词,基本上全是婉约词,代表作是:

浣溪沙·晏殊

一曲新词酒一杯,

去年天气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

北宋词坛能人辈出,很多都是父子组合,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大小晏”。大宴是晏殊,小晏就是晏几道。晏几道并没有继承晏殊相对平坦的仕途,他一生比较困苦,所写的词也多半是凄凉婉约的,代表作是:

鹧鸪天·晏几道

彩袖殷勤捧玉钟,

当年拚却醉颜红。

舞低杨柳楼心月,

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

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釭照,

犹恐相逢是梦中。

晏几道没有继承晏殊的仕途,继承晏殊相对平坦的仕途的是欧阳修。欧阳修作为承接柳永和苏轼的词坛前辈,他的词大多还是写风花雪月的。与柳永比,他并没有突破柳永的水准,但是也并没有给后继者丢脸。欧阳修的代表作是:

长相思·欧阳修

花似伊,柳似伊。

花柳青春人别离。

低头双泪垂。

长江东,长江西。

两岸鸳鸯两处飞。

相逢知几时。

公元1037年,天才大词人苏轼诞生。苏轼对宋词进行了全面改革,使词正式成为一种文学体裁。一般把苏轼认定为豪放派词人,苏轼的词也确实大多数比较豪放。可是作为一个天才词人,他怎么会没有婉约词呢?

江城子·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

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的强大,在于他不仅自身很强,环绕他身边的每个人都很强。除了有名的三苏,还有著名的苏门四学士,而其中的秦观,就是四学士里词造诣最深的。秦观被尊为婉约词的词宗,他的代表作是:

鹊桥仙·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

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

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公元1100年,秦观去世。公元1101年,苏轼去世。遭受双重打击的北宋词坛并没有就此沉默,而是在宋徽宗的主持下成立了专门的作词机构——大晟府,而大晟府中成就最高的就是周邦彦。周邦彦的代表作是:

夜游宫·周邦彦

叶下斜阳照水。

卷轻浪、沈沈千里。

桥上酸风射眸子。

立多时,看黄昏,灯火市。

古屋寒窗底。

听几片、井桐飞坠。

不恋单衾再三起。

有谁知,为萧娘,书一纸。

大晟府是北宋最高的音乐机构,周邦彦因为精通音律而入选,不过当时与周邦彦一样精通音律的还有贺铸。贺铸是最有名的事件是给词牌改名,他有很多自度曲,很多前辈创作的词牌也被他改了名。不过从成就看,他是有给词牌改名的资格的。

踏莎行/芳心苦·贺铸

杨柳回塘,鸳鸯别浦。

绿萍涨断莲舟路。

断无蜂蝶慕幽香,

红衣脱尽芳心苦。

返照迎潮,行云带雨。

依依似与骚人语。

当年不肯嫁春风,

无端却被秋风误。

公元1127年,靖康耻,北宋亡,大批士人南逃。南逃的队伍中,有一个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大词人李清照。在李清照的《词论》中,把前辈苏轼晏殊等批得一无是处。虽然过于狂傲,不过从她自身的成就看,她确实有狂傲的资本。

声声慢·李清照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

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

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

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

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

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北宋灭亡后,赵构在临安建立了南宋,开始了科举选拔人才。在第一批次的队伍中,有许多非常优秀的人才,可惜这些人才都被秦桧所陷害,郁郁不得志。其中最有才的,就是有名的大诗人陆游。

卜算子·陆游

驿外断桥边,

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

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

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

只有香如故。

不过陆游并不是那一批举人中唯一一个因为有才而被陷害的,同时被秦桧陷害的还有张孝祥。因为当时的局势影响,许多词人为了民族利益,词风都转向了精忠报国的豪放词,张孝祥就是其中的代表。不过,张孝祥的婉约词,一点都不比其他词人逊色。

忆秦娥·张孝祥

天一角。

南枝向我情如昨。

情如昨,

水寒烟淡,雾轻云薄。

吹花嚼蕊愁无托,

年华冉冉惊离索。

惊离索,

倩春留住,莫教摇落。

受词局影响的豪放词风传遍了大江南北,甚至感染了大金皇帝完颜亮。不过完颜亮的存在,只是为了引出当时最出名的豪放派大词人辛弃疾。辛弃疾词风爽朗,铿锵有力。与苏轼一样,他的豪放词写得很好,婉约词更是不遑多让。

青玉案·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

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

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

灯火阑珊处。

辛弃疾生于大金,“归正人”的身份使他南归后仕途受到很大影响。不过比起其他词人,他依旧属于条件非常优越的那种。辛弃疾接济过许多有名的大词人,其中就有当时的布衣词人刘过。

唐多令·刘过

芦叶满汀洲,

寒沙带浅流。

二十年重过南楼。

柳下系船犹未稳,

能几日,又中秋。

黄鹤断矶头,

故人今在否?

旧江山浑是新愁。

欲买桂花同载酒,

终不似,少年游。

刘过是当时词坛上久负盛名的大才子,他虽然是一介布衣,但是他的圈子里基本上都是当时的名士,其中就有姜夔。北宋的词人很多,但是同时精通作词和音律的并不多,但是姜夔就是其中的一员。

扬州慢·姜夔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

解鞍少驻初程。

过春风十里,

尽荠麦青青。

自胡马窥江去后,

废池乔木,犹厌言兵。

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

算而今、重到须惊。

纵豆蔻词工,

青楼梦好,难赋深情。

二十四桥仍在,

波心荡、冷月无声。

念桥边红药,

年年知为谁生。

公元1251年,杭州涌金门外丰乐楼重建,有人在墙上写了一首《莺啼序》,这是宋词里最长的调子,共四片,240字,差不多相当于两首半《念奴娇》。这首词惊艳了整个杭州城,作者叫吴文英——号称“词家李商隐”,这个最长的词牌,他一辈子写了三首。

鹧鸪天·吴文英

丹桂花开第二番。

东篱展却宴期宽。

人间宝镜离仍合,

海上仙槎去复还。

分不尽,半凉天。

可怜闲剩此婵娟。

素娥未隔三秋梦,

赢得今宵又倚阑。

公元1279年,崖山失守,南宋灭亡。随着关汉卿、马致远等人的登场,元曲开始盛行,宋词走向了末路,只有少数几个词人拿着昔日焕发容光的毛笔,写下几首零星的词。这些词人中,比较突出的是蒋捷。

一剪梅·蒋捷

一片春愁待酒浇。

江上舟摇,楼上帘招。

秋娘渡与泰娘桥,

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何日归家洗客袍?

银字笙调,心字香烧。

流光容易把人抛,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在南宋词坛风生水起的时候,北方词坛也并没有闲着。只不过比起华夏正统的南宋,大金词坛相对黯淡,但是依然有元好问这样的大家平分半边秋色。与南宋一流的词人比,元好问的词丝毫不会逊色。

摸鱼儿·元好问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

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

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

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

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

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

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

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元朝灭亡后,元曲也难逃衰落的命运,不过诗词并没有回复昔日的荣光。除了受八股文影响,小说的兴起也从一定程度上挤占了诗词的市场。不过在大明朝,依然有杨慎这样出色的大词人。

少年游·杨慎

红稠绿暗遍天涯,

春色在谁家?

花谢人稀,柳浓莺懒,

烟景属蜂衙。

日长睡起无情思,

帘外夕阳斜。

带眼频移,

琴心慵理,多病负年华。

在大清朝,在各代才子的努力下,诗词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但是依然难以恢复当年的盛况。而其中词造诣比较高的,就有非常受欢迎的纳兰性德。

木兰花·纳兰性德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

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

比翼连枝当日愿。

各位看官,你还知道哪些有名的大词人,写过哪些有名的婉约词呢?

来源:诗词天地

编辑:沈阳有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