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多少你不熟悉的能源公司巨头?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福布斯实时富豪排行榜上并列排名第十的科氏兄弟——查尔斯·科赫(Charles Koch),与弟弟大卫·科赫(David Koch)。

查尔斯·科赫是被《福布斯》认定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50人之一、世界上最富有的20人之一,他还是世界上被人指责最多的人之一。他执掌着美国第二大私营企业——科氏工业集团。

这家多元化经营的工业巨头因炼油起家,靠原油贸易发家,如今已经渗透全美乃至全球各个工业角落。

如今,科氏工业年销售额超过500亿美元,其业务遍及多个领域:典型的如原油开采、炼化、贸易、管道运输、农业和畜牧业、金融服务、道路沥青等。科氏还拥有北美最大的液化石油气加工集团,占北美市场总量的25%。大约拥有60000员工。在原油贸易领域,科氏年贸易量超过七亿吨。科氏还是美国第六大电力供应商,供电业务遍及全美五十个州。

2017年福布斯美国非上市公司排行榜

炼油起家的科氏家族

科氏工业集团成立于1918年,是一个典型的家族型企业,目前公司掌门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为科氏第二代,查尔斯·科赫(二子)和大卫·科赫(三子)。

他们从父亲弗雷德·科赫(Fred·Koch)手中接过科氏工业集团,并将其迅速壮大。

最为巧合的是,执掌科氏的父子三人都毕业自麻省理工学院。

科氏工业创始人弗雷德·科赫。

父亲弗雷德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化学工程专业。

1925年,应同学刘易斯·温克勒的邀请,弗雷德加入了位于堪萨斯州威奇塔的一家工程公司。在这里,他发明了一种新技术,改进了重油转汽油的热裂解工艺。这项技术对当时的炼油行业影响重大,因此,弗雷德·科赫的名字也被加入了公司名称中,这家公司后来改名为温克勒-科氏工程公司。

1927年,他发明了一种新型的炼制汽油方法,却因此受到美国一些石油公司排挤,列了44条法规来禁止这种方法用于生产。无奈之下,弗雷德远走苏联,与苏联政府达成契约,帮助斯大林政府建立了15座现代化原油精炼厂。

1932年,弗雷德回到美国,在堪萨斯州娶妻生子。1933年,老大弗雷德瑞克出生;1935年,老二查尔斯出生;1940年,双胞胎大卫和威廉出生。在教育儿子上,弗雷德极为严厉,查尔斯曾回忆:“我8岁的时候,父亲就让我在郊外的土地上劳作,从破晓一直到黄昏,稍有偷懒就会挨批评。”

在商业上,弗雷德也尽显强人本色。从上世纪30年代末期开始,他就利用在苏联累积的财富,收购了多家炼油厂。

1940年,弗雷德又参与组建了一家新的炼油厂,作为5名原始股东之一,他出资23万美元,获得了新公司23%的股份。这家炼油厂位于东圣路易斯附近,名为木河炼油公司,是科氏工业集团的前身。

木河炼油公司初期的发展并不顺利。公司成立不久就赶上了二战爆发,美国对炼油行业征收高达90%的“超额利润税”。祸不单行,几位原始股东之间又发生了冲突。1944年,有两位股东退出。

1946年,木河炼油公司以40万美元及10%的股份收购了岩石岛石油和炼油公司,这家公司拥有一个炼油厂和一个集油系统。收购来的炼油厂在三年后就关闭了,但那套集油系统却为木河炼油公司之后最大业务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四年之后,木河炼油公司的其他几名原始股东也相继退出,弗雷德买回了所有股份,独自一人发展业务。其后几年中,通过与当时的石油大亨们展开一系列大胆的商战,弗雷德逐步将木河炼油公司发展成为业界的龙头老大。

谨慎突进的科氏兄弟

上世纪50年代末,弗雷德患上了心脏病,公司业绩开始下滑,只能达到收支平衡。

查尔斯出生于1935年11月1日,家中排行第二,性格跟父亲很像,因此也最受疼爱和重视。查尔斯小时候并不是好学生,但后来成绩却突飞猛进,考上了父亲的母校—麻省理工学院。22岁时,查尔斯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通用工程学士学位,随后又取得了核工程、化学工程两个硕士学位。毕业后,查尔斯在著名的理特管理咨询公司工作了两年,随后被父亲召回了自家公司。弗雷德一心要让这位次子接掌家业,甚至表示,如果查尔斯不回来工作,他就要把公司卖掉。

查尔斯没有辜负父亲的信任。在他回到科氏之前,科氏在欧洲的业务遇到了很大的麻烦,销售额急剧下滑,几乎入不敷出。查尔斯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理这个烂摊子。他亲赴欧洲,在那里大量开办生产基地,同时拓宽原有的销售渠道、打入其它相关产品的市场,这些策略获得了成功。

随即,查尔斯开始着手发展科氏公司当时最大的业务——原油采集。他大量购买货车和货运公司,同时还建造和购买输油管道。弗雷德对查尔斯的做法大多支持,不过由于年龄和健康的缘故,弗雷德相对保守。有一次,在弗雷德即将出国旅游前夕,查尔斯提出要购买北达科他州的两家原油货运公司,弗雷德只同意了购买一家。但等他一启程,查尔斯立刻把两家公司都买了下来。弗雷德得知这件事后大发雷霆,但最终还是原谅了查尔斯,因为这两笔收购的确给公司带来了高额回报。后来,弗雷德完全把公司放手交给这个积极进取的儿子,并对他说,“只要不卖公司,你怎么办都行。”

5年后,弗雷德去世,查尔斯成为公司总裁。为了纪念父亲,他将公司改名为科氏工业集团。

与父亲和二哥相同,大卫也是麻省理工学院毕业。1970年进入公司,一直追随查尔斯的长远发展计划,1979年,他升任公司工程系统的“一把手”,正式接管核心业务。

在集团内部,查尔斯担任董事长兼总裁,大卫则是副总裁,两人感情深厚,配合默契。

当然,在家族企业发展中,总少不了兄弟夺权的戏码。在与大哥弗雷德瑞克和四弟威廉的对抗中,毫无疑问查尔斯与大卫站到了同一阵营。

查尔斯和大卫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以13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另外两兄弟和其他股东的股份。这个决定让他们负债累累,却完成了科氏工业集团的“中央集权化”。全权掌握公司后的查尔斯和大卫当即解雇了“造反”的兄弟。从此,弗雷德瑞克搬去了摩纳哥,成了一个收藏家;威廉则自己开了公司,重新起步。

科氏工业的规模成长得益于一系列的收购:从60年前的岩石岛炼油到60年后的乔治亚-太平洋纸业,从克莱斯勒旗下的市政租赁业务到杜邦旗下的英威达(英威达是全球最大的纤维和聚合物综合生产商之一,拥有1000多个美国专利,近年来被炒得火热的“莱卡”就是英威达旗下品牌)……这些收购都是科氏工业自己掏腰包,没有一分钱是来自资本市场。

查尔斯始终记得父亲在他刚来公司时,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我希望你的第一笔生意赔钱,否则你会高估自己。”

虽然查尔斯在自己的书里幽默地说道:“其实他大可不必担心,因为我做的很多笔生意都赔了钱。”

但实际上,查尔斯的大多数决策都是很谨慎的,只有在考虑好了完善的退出机制后,他才会同意与交易对手建立伙伴关系。

科氏的大部分生意都是独自完成的。上世纪60年代做石油开采业务的同时,科氏还在开展运输业务。科氏惯常的做法是:自己建一条输油管道直通新油田,一旦有原油产出,这条管道也能同时给公司带来收益。

随着原油产量的提高,石油库存经常偏高,于是科氏又开始进入原油贸易业务。1970年,科氏集团打入液化气采集、分馏及贸易领域,最终成为全美该领域最大的公司。

后来,科氏又利用液化气方面的开发能力,开展了天然气采集、运输、加工和贸易业务。再往后,气体业务和其他相关业务能力又让科氏开拓了氮肥业务,科氏氮肥公司很快成为一家重要的化肥生产、经销、营销和贸易的跨国公司。为了拓展商品交易而开发出的定量分析能力和风险管理能力,又让科氏开拓了自己的金融业务……

此后科氏工业涉足了化肥制造业,购买了数千米的输油管道,2004年收购了杜邦公司的纤维生产业务,2005年购买了乔治亚太平洋公司,这些收购都有一个不变的主题:让原有的产品更有价值。

自2005年开始,科氏工业第一次超越了嘉吉,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私人持股公司。从此之后,科氏工业与嘉吉营收不相上下。

在北美,科氏工业的业务从原油开采、炼油、化工、建材、纸质品、纺织品,到农业、畜牧业、金融服务……一应俱全。它拥有占北美市场总量1/4的液化石油气加工集团和北美最长的石化产品管道,是北美最大的天然气开采、运输、贸易商之一,是美国主要矿物贸易商之一,也是全球最大的石油焦炭贸易商,其供电业务遍及美国50个州。

但正如《福布斯》杂志在《科氏王朝》一文中所写的一样,科氏工业并不仅仅是一家能源公司,这家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把初级材料转变成高附加值的产品。

据报道,若科氏上市,其市值将与麦当劳匹敌,可轻松跻身全球前40强公司。

不过,查尔斯曾撂下狠话:“除非我死了,科氏才能上市。”

科氏工业集团是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幕后黑手?

由于受父亲影响,查尔斯天生对政治具有极大的兴趣。他和弟弟大卫是对信奉自由意志论的兄弟,并将这套政治自由的理念引入了公司内部。

科赫兄弟颇具政治头脑,他们一心希望凭借政治力量来保护和推广家族实业和自己的经营主张,并为其政治理念不惜血本。

在查尔斯的带领下,科氏工业与政府建立起良好关系,从而获得数年的政策支持。

查尔斯和大卫曾尝试跻身政坛。1979年,大卫出任自由党总统候选人埃德・克拉克的副总统候选人。大卫彼时便预见,由于不满税收政策,美国将出现规模庞大的抗议活动,他们还提议废除联邦调查局、能源部等联邦政府机构,终结社会保障、枪支管制和个人所得税制度。这次竞选花费了逾200万美元,但结果却令其失望,克拉克与大卫的竞选搭档只获得了1%的选票。

竞选失败后,科氏兄弟决定改变路线,从学术机构和智库下手。由于他们长期奉行推崇大幅度削减针对个人和公司征收的税务、将穷人的社会福利减至最小、政府应减少对工业的监管等,科赫兄弟投资成立了奉行这些主张的智库――卡托研究所。

目前,卡托研究所已成为美国著名智库,其观点经常被美国主流媒体引用。外媒甚至将卡托研究所视为对抗奥巴马的工具。

卡托研究所定期几办许多与全球暖化及全球暖化怀疑论有关的研讨会。在2003年的研讨会包括了环保和生态学者Patrick Michaels、Robert Balling、和John Christy等人。Balling和Christy还主张全球暖化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归咎为人类制造的现象:没有人知道有什么方式可以在短期内停止全球暖化发生。国际性的协议像是京都协议书和联合国的气候改变协议框架,都不会在政策实行的期间内(例如50年或更长)对平均的气温有任何的影响-即使是所有国家皆合作亦然。

2008年,奥巴马在一次演讲中说,必须采取措施阻止全球变暖。卡托研究所的学者第二天就在报纸上发难,质疑这一观点。卡托研究所的主席克莱恩直截了当地说:“全球变暖理论让政府对经济控制更多。”

此外,科氏兄弟控制的基金会总共向近40个政治和政策组织提供经济资助,这些机构批评美国政府为气候变化立法、干预经济等政策,并支持削减企业税负。

而真正让奥巴马头疼的,则是科氏兄弟一直在幕后资助反对奥巴马政府的“茶党”,该党是共和党右翼的分支,主张低税收、小政府。2012年奥巴马获得连任,科赫兄弟筹集1亿美元(约合6.3亿元人民币)“战争基金”,誓将已获得连任的奥巴马赶下台。不过,奥巴马和幕僚们除了生气,对科氏兄弟也无可奈何。

而2016年的大选,科氏兄弟投入的是将近9亿美元。科氏兄弟及其顾问早已建立了一个强大的政治运作团队,其中包括数据和分析公司,聚焦重点问题的宣传团队,以及针对年轻选民和西班牙裔选民的亲和团体等。

这两个亿万富翁近来招募保守派捐赠人,人数达数百位。有评论称,这是除了两大政党外最大规模的政治资金集合。

今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在国内外引起的抗议声音不绝于耳。前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更发表声明批评这会伤害美国,使美国成为世界上少数拒绝未来的国家之一。

据台媒报道,有民主党人直言,特朗普退出协定的幕后黑手即科氏企业,因为退出巴黎协定,可让公司不受严格的环境条例管制,有利其事业发展。

民主党参议员怀特豪斯前日批评,川普为化石燃料工业,以及否认气候变化的科氏企业服务,退出协定是出卖国家,另一民主党参议员莱希也认同,指特朗普此举为了满足亿万富豪及特别利益关系。

据传特朗普政府多人都与科氏企业有密切关系,包括副总统彭斯、环境保护署署长普鲁特,所以一但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后将放宽有关排放的法规,让多年来向不少政党捐献的科氏企业,可获得极大的利益。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萨克斯更称:“他们买通共和党的高层,特朗普只是工具。”这是科氏兄弟部署20年得来的胜利。

图片来自giphy,纯属娱乐

但无论查尔斯和大卫的政治立场是什么,你都无法否认这对兄弟在商业上的成功。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华夏能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