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韩啸是一位二次元文化爱好者。

文| 铅笔道 记者 洪佳添

►导语

2015年年底的北京天气严寒。下了班的韩啸身装便装,背着双肩包,大步疾走,穿过车灯与人潮交织而成的暗涌,不时呼出几口白气。

而在北四环一座古色古香的茶楼里,有人正等着这位“我爱手办网”的站长。

事实上,在韩啸心里,这个自己于2008年创立的网站,已经近乎“死了”。

2010年年底,他加入易车集团,繁忙的工作令他无暇打理网站,更新严重滞后。至2015年年底,网站基本停止更新,日均IP已不足1000。

对方联系到韩啸,表明了合作意向。于他而言,“非常希望有人来将其发扬光大”,遂欣然赴约。

二人相谈甚欢,当即确定合作。随后,连续创业者、手办收集狂汤楠入伙,担任CEO。“我爱手办网”更名为手办酱,再度启程。

2016年春,手办酱新版的PC端及移动端页面正式上线。同年8月,手办酱推出第一版 iOS App, 2个月后安卓版上线。

截至目前,手办酱已收录53000多件手办数据。用户可于平台浏览手办资讯、查看数据,发表手办相关的UGC内容,平台为用户提供手办购买渠道。

今年2月,手办酱完成200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博泰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应宜伦。

注: 韩啸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动漫少年初入手办坑

动漫少年初入手办坑

2007年,中关村E世界动漫城里仍是一番热闹景象。

无意间闲逛至此的韩啸第一次接触到手办。自小喜爱动漫的他,瞬间被吸引,并花了350元当场买了一件凉宫春日的手办。此后,韩啸开始通过网络了解手办相关信息并购买,正式踏入手办坑。

某天,同样是手办玩家的一位朋友来韩啸家里玩。他对着这件凉宫春日端详了许久后,告诉韩啸:“这是国产高仿海洋堂的盗版,价格估计在100多元。”

“妈的。”韩啸心里一沉,嘴里只蹦出二字。尽管痛心疾首,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吃亏。

通过这次教训,他联想到:还有许多像他这样的人,喜欢手办,然而自身缺乏鉴别能力,却不知道有什么渠道能了解相关信息。

“我干脆就做个网站吧。”考虑到此前的工作经历并且有过担任个人站长的经验,韩啸将自己定位为搬运工,决定建立一个手办数据库——“我爱手办网”。

时值2008年夏天,韩啸正于某软件公司上班。得益于工作量并不饱和,他将所有的空余时间都花在了网站上。

韩啸就住在公司附近。每天6点下班后,他先出门吃饭,稍作休息后跑步或者健身,洗完澡8点左右回公司,折腾网站至夜里十一二点。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年多,“每天至少有5个小时花在网站上面。”

网站很快搭建完成。然而由于信息的采集效果并不好,数据基本由韩啸手工上传。他从日本的网站上搬运回手办相关的信息,自己翻译、编辑后,区分关键词,按照原作、系列、出处、公司、系列等十多个标签进行筛选、分类,在网站的数据库里实现关联。

2011年,“我爱手办网”活跃度最高时,日均IP过2万,收录手办数据3万多条。

◆曾经的“我爱手办网”

无奈停下网站

无奈停下网站

网站运营一段时间后,韩啸逐渐有了商业上的想法。

他从大众点评及自身“被宰”的经历中获得灵感,跑了北京多家手办店,尝试与线下实体商铺联系起来,在网站上增加店铺信息版块,用户可发表评论、评定等级。此外,出于让网站“好看”、内容饱满的心理,韩啸增加了资讯、在线漫画、动画等版块。“每天从国外搬一篇回来,自己翻译。”

然而独木难成林,个人毕竟精力有限,且流量主要来自手办数据库版块,他决定回归原先的定位,仅保留手办、图库、论坛等版块。

2010年年初,他在网上结识了ES,一位制作手办电子月刊的大学生。二人聊得十分投缘,韩啸于是邀请其加入“我爱手办网”担任副站长。凭着热爱,二人分工明确:韩啸负责网站整体的栏目更新,为ES提供工具、技术上的支持;ES则负责后台数据的添加录入及网站的运营。

同年年底,受朋友邀请,韩啸加入易车集团。工作量陡然增大,且经常需要出差,他对于网站的维护越来越力不从心,“哪怕每天抽出一两个小时也很勉强”。网站只能保持着最低程度的更新。

这样的日子持续至2013年年初,受其影响,孤军奋战的ES渐显疲态,更新频率亦越来越低。

某天下午,韩啸正于办公室内工作,突然收到ES发来的QQ消息,大意是自己现在也找到工作,没办法再像之前那样管理网站。网站的更新越来越慢,自己也倦怠了。

韩啸心里很复杂,既无奈又愧疚,尽管这段对话他早有预感。“好吧。”他回道,手指在键盘上敲了又删,删了又敲,似乎还想再多说点什么。

“祝你工作顺利。”他回头继续投入易车的项目里去,怅然若失,“连对不起也没开口”。

此后,韩啸随朋友离开易车集团,开始创业。“每天忙到晚上一两点,下了班从和平西桥走回安贞桥。”同时,妻子怀孕在身,韩啸忙得焦头烂额,终于无暇顾及网站,只得隔几个月大批量采集一次数据,不做任何处理,“基本相当于停止更新了”。

那么多个深夜,韩啸走在回家的路上。从和平西桥到安贞桥不过短短一千多米,一头是事业,一头是家庭。安静的夜空中偶尔会有星星,就像突然涌上他心头的350元盗版凉宫春日,还有ES黯然的语气。

重燃梦想再出发

重燃梦想再出发

项目日渐起色,家庭亦趋稳定。2015年年底,韩啸萌生去意。

此前他亦有过退出项目、运作“我爱手办网”的想法,但都被朋友劝住了。而这次,他态度坚决。“考虑到爱好、发展理念等各方面因素,这次再不出来干,恐怕以后就没机会了。”

下定决心的两周后,韩啸的QQ信息里突然弹出一条好友请求,对方欲向其咨询“我爱手办网”的合作事宜。

下班后,韩啸急匆匆赶往北四环,一路上冻得直哆嗦。

一个小时后,走出茶楼的韩啸热血沸腾。

茶楼内,双方很快谈拢,确定合作。

随后,“我爱手办网”更名为手办酱,并迅速组建好团队,投入研发。

2016 春,手办酱新版的PC端及移动端页面正式上线。同年8月,手办酱推出第一版 iOS App, 2个月后安卓版上线。用户可于平台浏览手办资讯、查看数据、发表手办相关的UGC内容,平台每周亦会撰写自有内容,同时为用户提供手办购买渠道。

◆ 手办酱界面

截至目前,手办酱已收录53000多件手办数据,主要数据来源为商家官网及其它以动漫周边信息为主的日文站点。

今年年初,在白云路的云起时珍宝花园内,手办酱举办了为期三天的“Fantasic Figure Festival(F3)”手办展览,现场展出手办600多件。

今年2月,手办酱完成200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博泰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应宜伦。

谈及将来规划,韩啸计划以手办为切入点,建立高粘度、高活跃度的手办爱好者社区。“电商肯定会涉及。此外,二次元用户具有共性,基于用户的异业合作也可以考虑。”

2017年,距离韩啸创立“我爱手办网”已有9年。期间,项目死而复生,韩啸曲曲折折,终于又走回原来的路上。

/The End/

编辑 赵芳馨 校对 石晗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