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九运会女子100米蛙泳决赛,罗雪娟刷新亚洲纪录夺冠,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她语惊四座:“泳池中的水不太干净,但我是干净地站起来的!我总有个疑问,为什么有那么多选手在全运会上表现如此出色。如果那些运动员真的有那么好的成绩,那他们为什么不去奥运会上出成绩呢,国家利益总是大于省的利益吧”。图为2003年巴塞罗那世锦赛,罗雪娟完赛后晕厥,她多次在比赛后晕厥,被称为泳池“林妹妹”。

2008年北京奥运会200米蝶泳冠军刘子歌在夺冠后也曾说过:“我的冠军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言下之意,在中国游泳圈,的确存在着不干不净的兴奋剂潜规则。

请来东德鬼子,将其服药经验带来,叶乔波第一个中招

中国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风潮始于1986年。当年,泳协聘请了一名东德人担任主教练,这位名叫克劳斯的东德人,给当时体育科学甚为落后的中国带来了三件法宝:高原训练、血乳酸测试和兴奋剂。由于国内没有专业的兴奋剂检测中心,这一时期中国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事例并不多见。比较出名的是1988年2月15日,在加拿大卡尔加里举行的第15届冬季奥运会上,速滑名将叶乔波的赛前尿样测试不合格,被查出违禁成分--甲基睾丸素。因此被取消参赛资格,同时被处罚禁赛15个月。

广岛亚运会游泳集体服药

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体育一度在世界范围内呈现出强劲势头,游泳成绩大幅跃进,直逼世界巅峰,举重、田径、自行车选手屡破世界纪录,好成绩层出不穷,但随后,一切变成了不堪回首的梦魇。1994年广岛亚运,中国得到23块游泳金牌,而昔日的亚洲泳坛霸主日本只得到了7块。日本泳协向国际泳联上诉,要求对中国队进行飞行药检并提供了证据录像带。原来,在中国运动员居住的房间内被事先安置了窃听器,中国运动员在房间内注射吃药以及随意丢弃的针头,都成为服用兴奋剂的铁证。

最后,包括熊国鸣在内的11名中国运动员兴奋剂检查呈阳性,其中7名为游泳队员。 包括世锦赛上夺金的吕彬、周官彬、杨爱华、乐滢四名女选手和熊国鸣、胡彬、傅勇三名男选手。获得四金的游泳运动员熊国鸣在被查出服用兴奋剂后,奖牌全部被收回, 还被禁赛两年。这是中国选手首次在国际大型运动会上发生集体兴奋剂丑闻,给中国体育和中国的声誉带来沉重打击,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甚至联手阻止中国选手参加此后举行的泛太平洋游泳锦标赛。 这也是迄今为止中国体坛影响最恶劣、波及面最广的兴奋剂事件。此后,中国体育加强了对兴奋剂事件的打击。

国家体委主任曝服药原则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以“五朵金花”(庄泳、钱红、林莉、杨文意、王晓红)为代表的中国游泳队 横空出世,在奥运会赛场上斩获四金五银,举世震惊。

中国游泳女队的惊人成绩,令国人振奋,却在国际上引来不小的异议,她们高大粗壮的身材,男人似的肌肉,甚至是隐约可见的喉结,都让人难免产生“联想”。

1994年游泳世锦赛,中国游泳更加所向披靡,女子项目16块金牌有12块被中国女将收入囊中。尤其是名将乐靖宜,她参加的四个项目打破四项世界纪录,成为“四冠王”。 一个月后,1994年广岛亚运,中国得到23块游泳金牌,而昔日的亚洲泳坛霸主日本只得到了7块。日本泳协向国际泳联上诉,要求对中国队进行飞行药检并提供了证据录像带。导致惊天丑闻爆发!

在90年代初,国内体育人对兴奋剂的认识并不清晰,时任体委主任的伍绍祖在其回忆录中写道:当时有个共识,成绩不行就得服兴奋剂。服用兴奋剂三个原则:有用、无害、查不出来。

1994年的丑闻,让中国体育的声誉跌落谷底。 广岛亚运会,成为了中国游泳不堪回首的耻辱,也成为中国体育真正重视兴奋剂问题的分水岭。时任总书记的江泽民同志专门批示:宁可不要金牌,也不能吃兴奋剂。 1996年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在中国代表团入场时,美国解说脱口而出:“看,一支靠兴奋剂出成绩的队伍向我们走来了。”虽然中国代表团进行了小规模的抗议,但由于前科历历在目,也只能不了了之。

国内外严查后,仍有不死心的

然而,兴奋剂的毒瘤并未因此前的种种耻辱略微消减,

1998年澳大利亚珀斯世锦赛四名中国游泳运动员在赛前的药检中被检出利尿药氨苯蝶啶呈阳性,原媛更是因为赛前在悉尼机场过关时被发现携带13瓶生长激素,被澳大利亚方面驱逐出境,并受到停赛四年严惩, 她的教练周哲文被禁赛15年。 随后,名落孙山的王薇也未逃脱被检的厄运,被查出尿样中含有违禁药物。 自此中国游泳队在澳大利亚抬不起头,长期受到歧视 。图为原媛被警方扣留并驱逐出境。

1999年:熊国鸣、王炜终身禁赛

上海游泳名将熊国鸣、王炜此前已经被查出服用兴奋剂而遭受处罚,1999年国际独立反兴奋剂机构在飞行药检中再次查出熊国鸣、王炜服用兴奋剂,按照规定,他们被终身禁赛。

千禧年2000年雅典奥运会前

1998年世锦赛女子200米混合泳冠军、同时也是该项目世界纪录保持者吴艳艳被国内兴奋剂检查查出甲雄酮指标超标,中国泳协对吴艳艳做出禁赛四年的处罚,同时她也失去了参加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资格。 中国对所有可能参加奥运会的人员进行了药检,并对所有耐力项目运动员进行了血检,仅血检一项,中国就额外花费了数千万人民币。检测的结果是200米个人混合泳世界纪录保持者,泳坛金花吴艳艳被禁赛四年,并失去奥运会参赛资格。图为1998年澳大利亚帕斯世锦赛,吴艳艳(左)夺得200米个人混合泳金牌,她旁边是夺得银牌的中国选手陈艳。陈艳在随后被查出尿样中含有违禁成分。澳大利亚媒体再度为之鼓噪。

在国家体育总局进行的内部兴奋剂检查中,大名鼎鼎的长跑“马家军”被查出多人血检超标,从而被取消了参加2000年奥运会的资格。其中包括名将董艳梅。2001年,“马家军”主力队员宋丽清、尹丽丽等人因被查出服用兴奋剂或违反兴奋剂检查规定,又遭到田管中心禁赛处罚。

冠军的利润太大了,继续有人走险

2001年3月,田协宣布了对服用兴奋剂的男子短跑选手周伟和杨春雷的处罚决定,两人均被禁赛两年,其中周伟是当时名声显赫的“百米王”。

2001年10月,因涉嫌服用禁药,著名跨栏选手刘静被处以禁赛两年的处分,无缘九运会。图为2009年10月22日,禁赛处罚解除后,刘静参加全运会,夺得女子100米栏冠军。

2003年的第五届城运会上又有李慧泉和郑永吉等田径选手掉入了“尿瓶子”。而在2003年的举重世锦赛上,举重选手尚世春被查出服用了违禁药物,受到禁赛两年的惩罚;之前相对干净的足球赛场上,张帅在这一年成为了首位因为禁药而被禁赛的甲A足球选手。

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中国摔跤选手高延芝和射击选手王夏芃都因为服用禁药而受到了停赛两年的惩罚。

从2004年12月开始,湖北省体育局重竞技管理中心教练刘少军开始组织、指使湖北女子举重队6名运动员集体使用违禁药物。中国举重协会随即决定对奚汉祥、刘少军给予终身取消教练员资格的处罚,对集体使用违禁药物的 6名运动员以及参与集体作弊的另外6名运动员给予停赛2年的处罚,对于湖北举重队给予停止参加国内外比赛一年的处罚。

2005年第10届全运会上,孙英杰在女子万米决赛后药检呈阳性是当年中国体坛最大的兴奋剂事件。在孙英杰未能通过药检后,组委会随即取消了她万米亚军的成绩,她还被剥夺了参加其他比赛的资格。 事发之后,孙英杰称自己是在天安门广场东北角的一个公厕捡到了一个蓝布小挎包,“不知情而喝下了里面装的东西”,所以导致尿检呈阳性。随后孙英杰的队友于海还曾主动认罪,称是自己将兴奋剂放到了队友的食物中。但无论如何,对孙英杰的禁赛惩罚已经无法更改。

2007年,曾在多哈亚运会上为中国夺取女子铁人三项冠军的王虹霓被查出服用禁药,结果她遭到禁赛两年的处罚。当时24岁的王虹霓是中国女子铁人三项的头号选手,她被视为奥运会上冲击奖牌的希望。

2008年,竞走运动员宋红娟在接受国际田联的赛外检查时被查出样品呈阳性,她遭到禁赛四年的处罚。

2008年,男子游泳名将欧阳鲲鹏在一次赛外药检中被查出服用禁药,不久后他和其主管教练都被处以终身禁赛的处罚。 事后欧阳鲲鹏解释称自己是因为吃烤串才误食了“瘦肉精”,但仍然难逃严厉处罚。值得一提的是,瘦肉精几乎成为了运动员最“谈虎色变”的东西,却偏偏不少名将栽在瘦肉精上。 瘦肉精具有能够降低体脂,并且不损失肌肉的效果,因此它是一种被广泛使用的兴奋剂。

2009年,在第十一届全运会女子百米飞人大战中,21岁的福建选手王静以11秒50的成绩夺冠。但在药检中,她却被检出兴奋剂呈阳性, A瓶检测结果呈外源性表睾酮及睾酮代谢物阳性, 遭到终身禁赛的处罚。赛后王静称自己在检录处等待的时候去上了厕所,当时装着饮用水的包就随意放在外面,由于场面混乱,任何状况都有可能发生。

十一运丑闻不断,女子百米飞人王静和她的教练都被终身禁赛,此外内蒙古的射击选手栗杰也被查出服用了一种具有镇定作用的兴奋剂,受到了禁赛四年的严厉惩罚。

世界举重锦标赛上廖辉的药检呈阳性,被处以四年禁赛处罚,也因此无缘伦敦奥运会。这也是第一位奥运会金牌得主因服用禁药遭受处罚。 他在2010年举重世界锦标赛上夺得的男子69公斤级挺举和总成绩两项冠军以及创造的世界纪录均被取消。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廖辉直斥这是“诬陷”,并表示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并将就此提出上诉。此事后来不了了之。

2010年:李富玉被国际自联禁赛

国际自行车联合会宣布,中国自行车名将李富玉因为药检中被检出合成代谢类固醇呈阳性,遭到禁赛。八月,中国自行车权威机构已确认这位“中国车王”的B瓶样本也为阳性。最终李富玉未能通过药检已经得到确认。

2010年:佟文被国际柔道联盟禁赛两年

2010年5月8日,国际柔道联盟正式决定处罚中国柔道名将佟文,称其在2009年8月荷兰世锦赛上药检结果呈阳性,需接受为期2年的禁赛处罚,禁赛期至2011年9月结束。佟文蝉联三届世锦赛冠军时所获金牌将被取消,但亚军及以下名次不会顺位上升。事情发生后,佟文和其主管教练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她辩称,自己是误吃了带有“瘦肉精”的排骨,才导致被检出兴奋剂。此后,事态急转直下。佟文决定上诉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要求撤销对其的禁赛令。经过研究,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认为:国际柔道联合会在对佟文B瓶尿样检测的时候,没有向当事人或其代表提供到场的机会。由于程序违法,佟文的禁赛规定也随之取消。

不过中国反兴奋剂中心主任杜利军则表示,并不能就此认为佟文完全无辜,他从技术角度上解析称:“佟文被查出来的这种药物,对增强运动员的耐力是有作用的。”“瘦肉精”是一种β兴奋剂,学名叫“克伦特罗”,属于肾上腺素类激素,克伦特罗能扩张支气管,改善呼吸。这种药物在世界上被明令禁止使用,因为它可以帮助人体进行“机能改造”。杜利军介绍道,此类物质对于人体有着巨大的作用,“运动员服用克伦特罗,可以帮助改善呼吸机能,改善肌肉结构。通常耐力型项目的选手会使用,如游泳等。”

对于佟文教练的“误服”一说,杜利军说:“在国际和国内反兴奋剂的相关条文中,‘误服’是不被认可的,不存在这个概念。”杜利军表示,我国对于运动员的食品采购有严格规定,要求采购的时候必须经过安全检验,而且必须通过正规渠道来引进食物。

2011年宁泽涛又因为被查出服用了瘦肉精,遭到国际泳联禁赛一年的处罚。

2012年6月9日,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公布了四例兴奋剂阳性事件,2009年曾在罗马游泳世锦赛与队友共同获得4x100米混合泳接力金牌的辽宁女子选手李哲思出现在名单中。 她被查出服用促红细胞生成素而遭到禁赛。图左一为李哲思

孙杨在2014年5月17日一次尿检中被查出使用了曲美他嗪,遭禁赛3个月处罚,时间从5月17日至8月16日。同时,孙杨在全国游泳冠军赛上的1500米冠军头衔被取消,罚款5000元。

国家羽毛球队女双“希望之星”于小含在2015年韩国光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药检阳性,导致中国队混合团体赛银牌和女子双打银牌被取消。

2015年-2016年,中国游泳运动员共发生3例克仑特罗(俗称瘦肉精)阳性和3例氢氯噻嗪(利尿剂)阳性。 2015年的三例克仑特罗阳性。3名运动员分别为海军队的赵莹(8月21日接受检测)、王立卓(8月30日接受检测);天津队的安家葆(9月1日接受检测)。上述3名运动员接到A瓶阳性通知后,均申请B瓶检测,结果仍为阳性。宁泽涛、王立卓所在的海军队不同年度多次发生服用瘦肉精事件,实在令人费解。图中光头者为王立卓

在2016年1月的赛外检查中,某知名省队的3名游泳运动员先后在赛外检查中被查出氢氯噻嗪(利尿剂)阳性后,均声明放弃B瓶检测,自发出阳性通知之日起,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已禁止以上3名运动员参加一切国际、国内比赛。

2016年8月10日, 中国游泳选手陈欣怡在里约奥运会前夕的兴奋剂检测中呈氢氯噻嗪(利尿剂)阳性,目前未有处理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