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建立一个‘许可食用动物正面清单’,然后禁止捕杀、加工、运输、销售、食用非许可食用动物正面清单之外的动物及其制品。

文 | 姜浩峰

“2019年的新型冠状病毒,最早发现在一种蝙蝠身上,但中间宿主尚未明确。”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昨天接受新华社专访时披露。

那么,最早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是从哪里感染病毒的呢?

据中国疾控中心官网1月27日消息,该中心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585份环境样本中,检测到33份样品含有新型冠状病毒核酸,这些阳性样本分布在市场上的22个摊位和1个垃圾车。

1月24日,世界顶尖医学期刊《柳叶刀》在线发表的一篇研究通讯则称,首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于去年12月1日发病,这意味着感染至少发生在去年11月,而此患者并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

柳叶刀研究通讯截图

1月26日,美国《科学》杂志的在线报道称,研究通讯的作者之一、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主任曹彬认为,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并不是病毒的唯一源头。

同样对本次新型冠状病毒传播路径做研究的美国生物学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通过测序分析,试图进行溯源。他认为,有三种路径可以导致病毒出现在华南海鲜市场——

1.一只带有病毒的动物被带入市场;

2.一群受感染的动物被带入市场;

3.有人在海鲜市场外感染,这个携带了病毒的人进入了海鲜市场,将病毒传播到动物与他人。

尽管目前尚未查实最初的人类感染新冠病毒路径,但很明显,这次病毒的传播,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曾经是个传染源。但究竟是哪种动物成为病毒中间宿主,按照钟南山的话说,尚未明确。

目前看,从华南海鲜市场的采集样本,以及该市场售卖的诸如果子狸、竹鼠、袋鼠、狐狸、孔雀、野鸡、斑鸠等等野生动物来看,中间宿主极大概率来自这些野生动物中的一种或者几种。

网传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野味价目表

日前,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会同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先后下发紧急通知和公告,宣布在疫情期间实施最严厉的野生动物管控措施,全面禁止人工繁殖场所野生动物转运贩卖,禁止一切形式的野生动物交易。

对此,亦有人发出疑问:疫情过去以后呢?难道又要恢复交易?

此前,1月23日,北京大学原校长许智宏等19名院士学者,曾公开联名呼吁杜绝野生动物非法贸易和食用,建议全国人大紧急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将公共健康安全内容写入法条之中。也就是说,在中国法学界,一些人希望将目前针对疫情的最严野生动物管控措施常态化。

2016年重修《野生动物保护法》时,曾有不少争议之声

日前,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裴长利博士呼吁,要尽快建立全面禁绝食用野生动物的治理体系。裴长利认为,野生动物不是人类食用必须,却往往会成为冲击人类健康的恶性病毒的宿主。

裴长利认为,人类食用动物,本质上就是为了摄取蛋白质等物质,这就是所谓的营养需求。

当然,也有口味上的需求。美食文学家唐鲁孙的文章中,经常可见“充肠适口”四个字,如果说得再俗气一点,无非——寻求口腹之欲。

帕劳蝙蝠汤

然而,野生动物真比人类畜牧业产品更美味吗?其实未必。很多时候,只是满足了一些人的猎奇心理,或者可以在他人面前炫耀罢了。

在太平洋岛国帕劳,有一种水果蝙蝠汤。这本是当地从前畜牧业不足,因地制宜的特产,按照中国的说法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台湾地区的投资者见到商机,到帕劳开设餐馆,用中草药来熬制蝙蝠汤,特供来自亚洲的食客。一些食客说,这玩意儿吃起来像鸭子、鹅混合的口味,且骨多肉少。

按照裴长利的话说,“人类现有的食物结构已经足以满足人类生存延续所需,无需再行探索新物种。”另一方面,裴长利认为,野生动物生存于野外,根本无法进行防疫,是大量未知病毒的宿主,这些在野生动物身上可能永远不会发病的病毒,于人类而言却可能是致命的恶性病毒,一旦传染给人类,将会造成极其严重的危害后果,人类历史上几次死伤无数的疫病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编制的埃博拉病毒生存周期概览图,其中蝙蝠扮演着原宿主的角色

2003年的非典,源头恰恰也来自蝙蝠——确切说,是中华菊头蝠。2017年11月,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发表这一研究报告时,距离非典发生足足15年。当时,谁也没想到,下一个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疫情又是来自于蝙蝠,而爆发地恰恰是石正丽所工作的武汉!

在接受《新民周刊》微信连线采访时,裴长利表示,目前看,疫情期间禁止野生动物交易,仍是个临时性对策。“目前看,等疫情结束很可能恢复野生动物交易。目前看,各界学者、行业专家都有积极建言,包括我个人的观点,是需要有进一步的更加严格的规范。”

前不久,白鲟灭绝之事曾上热搜

前不久,长江白鲟灭绝,让人唏嘘不已。目前《野生动物保护法》及相应的《刑法》等,主要规制的是珍稀、濒危野生动物名录中的动物,而对未列入“名录”的野生动物如何保护、是否可以食用,均没有明确规定。

换个角度来说,《野生动物保护法》堪称“珍惜野生动物保护法”,其对野生动物与人之间的关系,应当做一些与时俱进的修改。裴长利称:“未经检验检疫的野生动物交易是否违法,貌似目前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边远地区的狩猎、渔民都普遍存在野生动物的交易,且是私下交易,难以完全管控。这些都值得关注。”

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

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作为一个公开的交易市场,本应当对进入交易场所的产品安全负有必要的管理责任。

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已经关闭。但国内此类海鲜市场也好、批发市场也罢,该如何进一步规范呢?

裴长利告诉记者:“未来重点在于‘禁食野生动物的治理体系’,而不是简单的禁食。常规的捕猎可以食用的野生动物当然需要允许;我的观点是:首先建立一个‘许可食用动物正面清单’,然后禁止捕杀、加工、运输、销售、食用非许可食用动物正面清单之外的动物及其制品。”

裴长利认为,人的生命没有第二次。从法律上来说,对于很多违法行为,可以责令行为人恢复原状、赔偿损失,以弥补受害人。而疫情一旦发生,其后果之严重往往是无法恢复原状的。这才是建立“全面禁食野生动物的治理体系”刻不容缓的根本原因。毕竟,人类对整个自然界不可能完全知悉的前提下,自身仅是整个自然界的一个物种,是渺小的,我们人类应当对自然保持敬畏。